週五 2014-09-05 中大學生報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5885

拋棄溫和路線為民主直接抗爭

 

自六月尾的全民公投後,有關佔領中環的消息似乎越來越少:同學甚少在傳媒之中看見中的消息,取而代之的是「反中」的大量街站、橫額與廣告。在817日,反中大聯盟聲稱動員了25萬人遊行,大大削弱了中以及爭取公民提名的不同民間團體的聲勢。但中三子的應對,竟然可以用一個字來概括:等。

在「反中」簽名運動期間,泛民議員放棄與社會討論中的機會,甚至連「政改」兩隻字也甚少提起;在「反中」25萬人遊行之後,才登一頁報章頭版廣告稍稍回應,完全沒有任何反動員之意。而在人大常委會公佈有關香港政改框架的前夕,他們所舉辦的活動,竟然是「民主登高」,登上太平山頂,寓意社會要「向上望,不要向下」云云。

可惜的是,首先向下的不是社會,而是中三子與泛民議員。在八月中,消息傳出中央必定會設立一個有篩選的提委會,而三子與泛民主派則紛紛前仆後繼地與中央官員談判。

談判還是投降

在這個時候與中央作所謂溝通談判,究竟會有什麼政治效果?不會有。即使有,也只會是泛民單方面退讓。

陳健民曾言:「有張力才會有談判的發生,而中,便是要製造這一種張力。」換而言之,在萬人佔領或其他公民抗命發生之時,泛民與中央之間才能產生足夠的張力,從而展開談判。中運動計劃一年以來,雖在公投中累積了80萬人的民意,勉強算是有一些籌碼,但現在親政府勢力大加反撲,中一方到底何時會發動佔領?有多少市民會站出來?在這些答案完全不明確的狀態下,又如何有張力和底氣與中央談判?

八月中,泛民立法會議員分批與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會面,除了公民黨依然口說自己堅持「公民提名」,大部份泛民議員的口風都一退再退,即使張曉明在會面中明言「支持『結束黨專政』者不能選特首」,泛民議員亦不正面反駁,只說大家有分歧;主持會面的林鄭月娥甚至還稱讚民主黨有「為中央著想的逆向思維」。民主黨主席劉慧卿雖常說民主黨「天生一副硬骨頭」,但骨頭硬,關節軟下來,跪倒在地上的日子想必已經不遠了。

運動的軟弱

事實上,泛民的示弱以並非一朝一夕的事,而是:在一年多以來,中運動在三子與泛民政黨主導下,所選取的路線極為軟弱。他們所提出的和平中運動雖然提倡利用公民抗命來爭取民主,但實際上,和平中的論述只是希望能夠經過道德感召來吸引更多市民關心民主,而非透過直接行動迫使政府讓步。口裡說要中,身體卻很誠實他們只是希望動動嘴,就能說服中共讓步。

故此,和平中運動一直以來所表現的是極端的被動:從未計劃行動詳情,甚至會以「運動很快便會被清場」為由,淡化中的影響;學聯在七一後策劃「中預演」,中三子也刻意斬斷該活動與「和平中」的關係,千方百計減低運動的對抗性,其實是不斷示弱。泛民與三子心底最希望的,就是中央會大發慈悲,在最後時刻讓步,給予香港人民主普選。這種態度不但不會對民主運動有任何推進,更是令大部份運動的支持者失望,連稍微凝聚起來的抗爭意志也磨滅得一乾二淨。

唯有激進化才能做出改變

中央強硬的態度非常明顯,篩選幾乎已成事實。中三子與泛民政黨一直以來強調溫和的路線,已令大部分市民對中失去信心(詳見下一篇文章)。在形勢如此不利的情況之下,繼續強調「溝通」、「溫和」只會繼續消耗抗爭的意志。

在大衛與歌利亞的故事中,即使大衛願意談判,歌利亞又怎會與「弱小」的大衛「有商有量」?政改運動危在旦夕,我們需要的並不是坐下談判的「氣度」,而是抗爭的勇氣。筆者無意否定泛民與佔中一年多來對與政改的努力,但政黨與三子必須改變這種以退讓、談判為主的路線,否則大家應拋棄他們,以更為基進、直接的行動,衝擊這場沉寂的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