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 2014-09-05 中大学生报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5885

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自六月尾的全民公投后,有关占领中环的消息似乎越来越少:同学甚少在传媒之中看见占中的消息,取而代之的是「反占中」的大量街站、横额与广告。在817日,反占中大联盟声称动员了25万人游行,大大削弱了占中以及争取公民提名的不同民间团体的声势。但占中三子的应对,竟然可以用一个字来概括:等。

在「反占中」签名运动期间,泛民议员放弃与社会讨论占中的机会,甚至连「政改」两只字也甚少提起;在「反占中」25万人游行之后,才登一页报章头版广告稍稍回应,完全没有任何反动员之意。而在人大常委会公布有关香港政改框架的前夕,他们所举办的活动,竟然是「民主登高」,登上太平山顶,寓意社会要「向上望,不要向下沉」云云。

可惜的是,首先向下沉的不是社会,而是占中三子与泛民议员。在八月中,消息传出中央必定会设立一个有筛选的提委会,而三子与泛民主派则纷纷前仆后继地与中央官员谈判。

谈判还是投降

在这个时候与中央作所谓沟通谈判,究竟会有什么政治效果?不会有。即使有,也只会是泛民单方面的的退让。

陈健民曾言:「有张力才会有谈判的发生,而占中,便是要制造这一种张力。」换而言之,在万人占领或其他公民抗命发生之时,泛民与中央之间才能产生足够的张力,从而展开谈判。占中运动计划一年以来,虽在公投中累积了80万人的民意,勉强算是有一些筹码,但现在亲政府势力大加反扑,占中一方到底何时会发动占领?有多少市民会站出来?在这些答案完全不明确的状态下,又如何有张力和底气与中央谈判?

八月中,泛民立法会议员分批与中联办主任张晓明会面,除了公民党依然口说自己坚持「公民提名」,大部份泛民议员的口风都一退再退,即使张晓明在会面中明言「支持『结束一党专政』者不能选特首」,泛民议员亦不正面反驳,只说大家有分歧;主持会面的林郑月娥甚至还称赞民主党有「为中央着想的逆向思维」。民主党主席刘慧卿虽常说民主党「天生一副硬骨头」,但骨头硬,关节软下来,跪倒在地上的日子想必已经不远了。

运动的软弱

事实上,泛民的示弱以并非一朝一夕的事,而是:在一年多以来,占中运动在三子与泛民政党主导下,所选取的路线极为软弱。他们所提出的和平占中运动虽然提倡利用公民抗命来争取民主,但实际上,和平占中的论述只是希望能够经过道德感召来吸引更多市民关心民主,而非透过直接行动迫使政府让步。口里说要占中,身体却很诚实—他们只是希望动动嘴,就能说服中共让步。

故此,和平占中运动一直以来所表现的是极端的被动:从未计划行动详情,甚至会以「运动很快便会被清场」为由,淡化占中的影响;学联在七一后策划「占中预演」,占中三子也刻意斩断该活动与「和平占中」的关系,千方百计减低运动的对抗性,其实是不断示弱。泛民与三子心底里最希望的,就是中央会大发慈悲,在最后时刻让步,给予香港人民主普选。这种态度不但不会对民主运动有任何推进,更是令大部份运动的支持者失望,连稍微凝聚起来的抗争意志也磨灭得一乾二净。

唯有激进化才能做出改变

中央强硬的态度非常明显,筛选几乎已成事实。占中三子与泛民政党一直以来强调温和的路线,已令大部分市民对占中失去信心(详见下一篇文章)。在形势如此不利的情况之下,继续强调「沟通」、「温和」只会继续消耗抗争的意志。

在大卫与歌利亚的故事中,即使大卫愿意谈判,歌利亚又怎会与「弱小」的大卫「有商有量」?政改运动危在旦夕,我们需要的并不是坐下谈判的「气度」,而是抗争的勇气。笔者无意否定泛民与占中一年多来对与政改的努力,但政党与三子必须改变这种以退让、谈判为主的路线,否则大家应抛弃他们,以更为基进、直接的行动,冲击这场沉寂的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