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独立媒体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5793

事有必至,理有固然

——从中共本质谈人大决议

区龙宇

八三一人大决议,足以打破人们最后一丁点幻想了。不过,眼前的泛民大团结,不是牢固的。这首先因为,种种幻想的根源,还未消除。

你不以它为敌,它以你为敌

前几天,一位中大教授为文,希望当权者不要故意制造虚假敌人,也想望一个没有敌人的社会。然后,另一位学者在接受访问时,一再表示,他能够明白,在「维稳经济」下(靠吃维稳饭的各级官员/办事人员),维稳人员非要制造敌人不可,但不明白为何中央也加入这种行为,「其实对中央都无好处」。

「对中央都无好处」论,恰恰出于不懂中共的本质。今天中共是一个官僚专制主义政权,同从前的王朝一样专制。而习近平就是无冕皇帝。即使是无冕皇帝,也是乾坤独断,臣民山呼万岁,实在太过瘾了。怎么「无好处」?好处多着呢。而皇帝和下跪的臣民,又是一对双子星,谁也缺不了谁。你不愿下跪,就是皇帝的敌人。所以,专制主义当然要制造敌人。

今天还问「为何中央把我当敌人」,好像中央和它下面的各级维稳官僚毫无瓜葛,实在太幼稚了。皇帝本人,与整个官僚维稳体制,两者根本一体。中国二千年的专制政体,皇帝从来不过是官僚统治集团的大佬,又是最高精英集团或各地豪强之间的最高仲裁者而已。官僚得为皇帝办事,但皇帝也得为官僚办事。宋神宗支持王安石变法,装模作样说皇帝也得为百姓着想一下,但文彦博立即提醒宋神宗:「(皇上)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也。」官僚和皇帝,皇帝和官僚,其实都一样。

这些道理,上述泛民学者大概都知道;只不过,那种「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华人文化心理,其实也很顽强,在关键时刻就冒出来,发出「何以中央偏听偏信」的悲鸣。

零和政权

正常人的良好愿望,当然是政府不把人民当敌人。不过民主政治告诉我们,光有良好愿望不能成事。所谓事有必至,理有固然。中共今天所为,是其零和政权所决定的。所谓零和博弈,就是一方有所得的话,另一方必有所失。所谓零和政权,就是它要把一切权力抓到手里,它要赢尽一切,绝对不容许政权与人民两者之间存在双赢。一些泛民一直以来走妥协主义路线,是因为相信中共是双赢政权。没有的事!它只想自己赢尽。或者准确地说,它在策略上可以双赢,但这不过是为其零和战略服务而已。为什么它要赢尽?因为它是专制主义啊。它做这个决定,不是因为不懂得双赢的博弈,也不是因为它选错了保守主义价值观,而是因为…做无冕皇帝过瘾啊。中国的统治集团,不过是由各级大中小皇帝所组成的金字塔而已。

人民的确不想与中央为敌,但不表示中央不与人民为敌。八九民运,学生不过以自苦(绝食)来要求民主,结果一样遭到残酷镇压。差不多三十年又过去了,中共在哪个方面有过进步呢?既然没有,又怎能指望中共会对港人额外开恩呢?

民主运动如果连这个政府是否人民公敌,也搞不清楚,还以为它可以让香港自治,那就太可悲了。自然,目前泛民都团结反对人大决议,但我再说一遍,骨子里其实很多人仍然有幻想,或者仍然有太多陈腐的臣民思想。或者,另一个可能原因,就是严重缺乏信心。关于这点,暂且不表。

但上述所论,只涉及部分的中共本质。民主派应有比上述更深刻的理解,才能对症下药。

今天中共是「极权主义」吗?

从来专制主义就不是为专制而专制(虽然这本身已经很过瘾),更是为了有效从人民身上夺取经济资源。不过今天中共做得更绝而已。毛时代的干部,当然不是一些人所说的那样尊重平等,相反,以权谋私才是普遍。不过,同今天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中共的专制主义,当然不完全就是过去的君主专政。于是不少人使用较为现代的「极权主义」一词,来形容中共专制。这表面上很适合,其实也不然。讲到专制/极权,毛时代与习时代一脉相承(程度有别,本质无别),但是两者所专制的社会内容,却分道扬镳。毛时代的中共专制,首先是为实现他们所理解的「共产主义」现代化,所以是反资本主义的。邓时代的专制主义相反,不只是为恢复资本主义而服务,而且是为中共各级官僚自己致富服务。使用「极权主义」一词,掩盖了两个时代彼此相反的社会经济性质的关键事实。

官僚资本主义的垄断性和掠夺性

应该把今天的中共政权,称为官僚资本主义,意思是它同私人资本主义不同之处,在于官僚摇身一变,变成既官亦商,雌雄同体。他们利用国家独断的强制力量,来帮助自己的资本积累。这也是马克思所说的「超经济剥削」-通过垄断政治权力,来进行经济剥削。「超经济剥削」本是前资本主义时代,土地贵族或所有纳贡社会的剥削方式。只有到资本主义,财富的积累才可以自行通过市场,不需要直接依靠政治权力来进行。但今天中共所推行的官僚资本主义,却兼具前现代与现代两种财富积累模式:以权谋财,以财谋权(买官卖官)。既然拥有资本大小直接由垄断权力多寡决定,那也决定了,官员集团非要永远垄断政权不可。又既然权力不受任何制约,官僚资本主义的经济掠夺性自然也不受制约,永远只赢不输。在大陆连一个出版社的书号,一个批文,在当官的手里,都可以成为敲诈工具。除此之外,就是各级党政机关都或明或暗办公司经商。这就是为什么,这种资本主义特别具有垄断性和掠夺性,也特别丑恶。这也是为什么中共的专制要做尽做绝,因为这符合它的物质利益。它所宣扬的保守主义价值观,要从它所保卫1%统治集团的利益中,来得到解释。

这种掠夺性今天发展到一个地步,就是中共官僚资本不只已经成为大陆最大的垄断资本集团,而且发誓要成为香港最大的垄断资本集团,好让红二代和官二代肆意发财之余又可以随时「五鬼运财」跑到国外。但要做到这点,非得把香港的廉政、法治、自治以及社会运动统统消灭不可。这也是毛时代的中共所不敢想象的。也就是说,毛时代的中共,即使有政治上的理由要消灭港人自治权,但不会有经济上的利益要这样做。今天的中共呢,无论是政治利益还是经济利益,都要求它这样做。所以,简单用「专制主义」和「极权主义」来形容今天的中共,就无法把握毛时代的中共与邓时代的中共的重要分别,也无法把握香港今天危局的来龙去脉。

人民公敌

主流泛民在三十年前定下妥协主义路线,当中有一层计算,就是以为中共既然在恢复资本主义,那么早晚就成为港人的同路人。因为他们相信中产论述的典型公式:资本主义→现代化→经济发展→中产化→民主化。他们对于资本主义本质必然是掠夺性这一点,毫无警觉性。他们不知道,如果西欧社会看来比较人道一点,只是因为多年来的社会/民主运动,多少限制了大资本的掠夺性,而不是资本主义的逻辑结果。今天由中共所建设的资本主义那么腐烂,恰恰因为它完全消灭了公民自由,摆脱了一切民主监督。

中共的官僚资本主义具有超级掠夺性,自然也同本地与外国财阀发生矛盾。最近梁振英政府想引进大陆电力,就侵犯了本地两大电力财阀的利益。另一方面,大陆资本近年不惜成本抢占外资地盘,也引起外资的警惕。不过,这种分赃不均的内部矛盾,无论如何及不上「全世界大财阀联合起来剥削人民」的共同而且更根本利益的。所以本土与外国大财阀都附和中共,出来反对占中。中共最大的敌人,始终还是普罗大众,他们的民主自治权,他们要求免于受剥削的自由,他们的一切。

政治上搞专制,经济上搞官僚资本主义,这就是中共本质。这种政体一定视人民为敌。套句老话,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明乎此,才会明白,今天港人为何再无退路;为何「打破幻想,勇敢占中」这句话,至此才有个着落。

认识这个真理其实是痛苦的-果若如此,则事必无转环余地,只剩对抗,但香港与中共对抗,又必无胜算……

但真是这样吗?

201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