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5642

週四2014-08-28

【中港纏綿三十年大戲落幕】 -夢醒時刻,面對現實!

中港纏綿三十年大戲落幕

——夢醒時刻,面對現實!

文:周永康(學聯秘書長)

如果時光倒流三十年,1980年代提出及支持「民主回歸」的大學生知道趙紫陽允諾的「民主治港」將是「一千二百人功能組別提委會、一半提委提名入閘、行政長官候選人數目限為二至三個」,定必反不買賬,呼籲港人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中方陣營對香港「長期利用、充分打算」的「回歸」算盤就打不響。

奈何,如果只是如果,香港人就這樣走過了三十年。「18學者方案」倡議人方志指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民主回歸論已走到盡頭,更是由當年的得益者-中共,親手將其推上斷頭台。然而,拒絕逆來順受、自主緊握命運的另一波思潮,早已逐漸成形,早在六二二民間公投中樹立旗幟,要自決前程。八十萬人公決未來政制,正正是港人命運自決的呼聲。

民主回歸作古 卅年神話終結

當大家星期日坐在電視前,看著不知如何上任的中央官員,板起面孔,對稿碎諗「為了國家安全⋯⋯香港民主,提委會四大界別一千二百人,不變。50%提名門檻,肯定。候選人二至三個,可以,以達至開放有競爭。同志們,香港民主邁進了一大步」,目睹中國政府否定了經民間公投七十多萬人支持既公民提名,不知大家有否一樣一臉茫然?

如同普選的涵義被抽空得只剩「一人一票」般,「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國兩制」等神話正式終結,當年承諾通通作古,只剩下冠冕堂皇的牌匾。這沒有港人、沒有自治、也沒有兩制。八十萬港人自決,換來狠狠一巴掌。當一直相信的誓言都被一一否定時,我們都要再審視路向,在犬儒與奮起間抉擇。回歸已成現實,但說好的民主未被兌現。港人身份何價?中港關係如何逆轉?兩岸四地如何反撲「中國政府」這個極不穩定的因素?當政制自決被否定,港人如何繼續自決前程,取回香港生活的各個主場?

由民主回歸走到命運自決

當回歸已不能走向民主,反而愈加是「主權移交」成為歷史記憶,懊惱過往的歷史錯判時,香港人又再次走到命運之神跟前。現實是當權者不會放棄權力和既得利益,只會將異議於門外,再動用龐大資金營造「和諧」景象。我們是要默默認命,忍受屈辱,抑或奮起反抗,捍衛正被摧殘的家園?這是我們這代人需要回答的問題,向生於斯長於斯的自己、建設香港的前人,及我們的下一代交代。當民主回歸路線面臨全盤檢討,我們重新思考香港價值,重港人主體性,立足本土環視四周,才能看清本港及兩岸四地未來三十年的走向。

沉默的權利?

香港政制停擺之日,也是港人未來停擺之時。學生罷課,是新生代面對今次港人命運危機的行動回應:我們不願成為沉默冷漠的幫凶,坐視香港車毀人亡。我們倡議罷課,是要重新推動群眾運動,凝聚學生、連結社會各界,作出反抗的呼籲。身為新生代,眼見香港的未來被一群趨炎附勢的人不斷出賣,我們實在沒有沈默的理由。當青年也不甘再默守成規,挺身而出時,香港人,你今天身在何方?命運危機,大家有目共睹。奮力反撲,豈非應有之義?

認命抑或抗命,三十年前的人們作了選擇。三十年後,我們亦要作新的抉擇。夢醒了,就求各位香港人別再昏醉下去。

想變?誠邀同學加入大專罷課委員會!】報名表格:http://tinyurl.com/ogu8uj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