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周三 2014-06-11 土地正义联盟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3522

反东北懒人包之一:要求政府立即撤回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的十个理由

由土地正义联盟及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制作。

反东北懒人包之一:

要求政府立即撤回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的十个理由

1. 不能解决香港房屋问题

整个计划占地614公顷,收地约400公顷,住宅用地只占96公顷,提供60,700个单位,公/居、私营房屋比例为四六比。可是私营房屋却多为低密度占地的「豪宅」(54公顷),实质用于公/居屋的土地面积只有36公顷,即整个发展区总面积的6%

被剔出计划粉岭哥尔夫球场,其占地面积为170公顷,无须发展东北,足以兴建60700个单位有余!而目前闲置官地多达4,000公顷,足以建设45个东北!

2. 毁人家园

大部份原居民村得以保留,可是两区近万村民失去三代家园,长者晚年顿失依靠。失去家园的多为新界非原居民,不但造成新界村民间的分化,被迫迁的村民,即使拥有私人土地,赔偿不足以重建家园,也失去社区网络,租户更面临地主逼迁,更为弱势。

3. 长者冇屋住

政府最新计划会把整个住上千名长者的石仔岭安老村分两阶段清拆,并在2023年在石仔岭公园兴建护老大楼。计划貌似细心,但合资格申请搬上大楼的长者有限。2018年第一期清拆时,亦会令住在安老村内长者面对严重环境及噪音的影响。

除了居于安老村的长者以外,还有数千名在村内居家安老的长者被忽视。长者是人,不是重建或发展的首先牺牲品!

4. 违反程序公义

发展计划的大纲图正按《城市规划条例》咨询公众,城规会并未审议,政府却偷步向财委会申请拨款;具体收地范围未定,就偷步进行人口冻结。

而有权决定是否拨款的立法会财委会,多名议员的公司都拥有东北土地,涉及利益冲突却从不避嫌,包括主席吴亮星(新鸿基)、田北俊(新世界)、刘皇发及石礼谦。

5. 原址换地,利益输送

计划表示拥有4,000平方米土地的地主就可申请换地发展。可以想象,只有大地产发展商或坐拥大幅土地的原居民才能拥有这么大的土地。所以「原址换地」是用了公帑做基建,令地产商可以将贱价囤积得来的农地,补补地价便能开发建豪宅的法门。村民在官商利益分赃下被牺牲,他们的家园行将被毁。「原址换地」,其实是用了市民的钱,去毁灭农田家园,然后利益输送到地产商口袋的不义手段!

6. 牺牲本土农业和乡郊生态

计划将摧毁香港差不多四分之一活跃农地,破坏食物安全和生态环境。政府从来没有为乡郊土地制订永续发展政策,而计划令地主为发展就把余下的乡郊土地沦为『有待城市化』的临时土地,继续被地产商囤积,以及被露天货仓等临时用途破坏。香港的可持续发展和城乡共生顿成空话。

7. 创造就业成疑

计划指「新发展区邻近数个现有及兴建中的新口岸及深圳......善用与内地日益频繁的经济互动」,会提供约37,700个就业机会,其中包括研究与发展、商业零售及社区服务,可是相关比例和教育要求未明,迁入新界东北居住的市民是否有相关的技术去满足人力需求成疑,以横空的创新工业取代区内早已经营多年的农业和传统工业,岂是本末倒置?

8. 无视民意反对

受计划影响的村民和支援的行动者用尽了各种方法,希望当局收回成命,撤回新界东北发展。村民曾经向官员陈情请愿;到地政署示威抗议;收集五万份反对规划的意见书等等。甚至有将受迫迁的石仔岭安老院长者在立法会旁听席跪下,可是,当权者始终不为所动。

9. 1200亿大白象,可以花得更有意义

政府以天价1,200亿打造的新界东北发展,基建用了410亿,另外300亿作土地赔偿,当中95%进了囤地已久的大地主手中,包括原居民地主及地产商。与其以1200亿牺牲本土农业和村民家园,倒不如以1200亿设全民退休保障,回购领汇、东隧和西隧;发展社区及绿色产业等,都是更加善用公帑,更受市民欢迎。

10. 城市规划要更民主

土地要发展必经城规会,可以城规程序黑箱作业,有如橡皮图章,专业措词令普罗市民难以参与。从利东街重建、深水埗重建、天星、皇后到菜园村的抗争,市民愈来愈体会到,城市规划制度必须更民主,城市空间才不会被有钱人垄断。

结语:如此荒谬的计划,用来突显官商勾结、规划短视、行政腐败和立法被建制派垄断一定绰绰有余,但要达到解决房屋问题、创造就业、达至香港长远可持续发展的利益,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1,200亿且还会随时超支变成另一无底深潭的大白象工程,变相又一次打市民荷包。你若给它通过,今次7百万港人,每人承惠17,000元!你忿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