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gnzxl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97

如何看待昆明恐怖事件?

——新疆问题十问

(出处:工农在线)

编者按:自昆明恐怖案以来,人人自危,政府和主流媒体高调谴责、镇压恐怖分子,然而新疆恐怖势力为何愈演愈烈?本文用马克思主义的方法帮助我们分析了恐怖势力的由来,并表明作为一个共产主义者对待恐怖事件的态度。

1、新疆是否“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分裂的领土”?

在公元前四纪的汉朝时期,新疆分成若干个小国,最早是匈奴汗国的附属国,后来到了汉宣帝时期,由于匈奴势力的衰落,中国汉族的中央王朝(汉朝)控制了西域,但随着中国内部的分裂,事实上,一直到唐朝,中国的统治者始终没有控制新疆,强盛的唐朝曾经以不可一世的武力打败了突厥汗国,但残民以逞的帝国也有由盛转衰的时候,公元8世纪中叶,中国本部发生“安史之乱”,之后,一直到元明时期,中国再也没有涉足新疆。蒙古人当皇帝的元朝和汉族人当皇帝的明朝,中国中央政府对新疆控制的区域主要是哈密和吐鲁番的东部地区,也就是今天汉族人比较多的地方。公元1759年,满洲统治的清王朝打败了蒙古的准噶尔汗国,控制了新疆全境。中国对新疆持续的控制时间要从这个时候开始算起。

2、“祖国神圣不可分割的领土”新疆为什么如此重要?

新疆面积超过中国陆地面积的六分之一,边界线长度占四分之一。以此为走廊,中国军队可以进入中亚特别是经由巴基斯坦找到通往印度洋的入海口,在帝国主义时代,控制了远洋航线就意味着决定了国际秩序。新疆有富的石油等矿藏资源,中国是一个贫油国,新疆对中国政府建设战略石油储备至关重要,且在阿克苏和克拉玛依的天然气资源是“西气东输”工程的基石。新疆铁矿石资源也很丰富,就在2009年爆发“七五事件”前,当地发现了好几个可以开采的金矿。对于中国来说,伊宁等口岸是中国同中亚和土耳其等国家进行对外贸易的重要交易地。

3、新疆如此重要,他的建设和发展惠及谁?

我们知道,在一个国家里,辛勤和汗水总是劳动群众付出的,而财富和荣耀属于上流社会的体面人,老板(无论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的资本家)从新疆的发展中获得了更多的利益,开办矿泉水公司、开办旅游公司、进行对外贸易。

4、为什么会有新疆独立运动?

我们知道,在资本主义市场里,有些大民族比较强势,他们建立了统一的国内市场,在这个市场里,要说他们的语言,汉语是新疆的官方语言,不会汉语对维吾尔群众来说意味着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甚至会汉语机会也未必多,在中国资本主义发展的过程中,少民群众干得多、拿得少,南疆地区的贫穷现象并非空穴来风,“2014-3-1”昆明暴力袭击事件中,大多数的恐怖武装分子个子都不到17,维吾尔人属于白种人,我们印象里的白人应该是人高马大的,为什么身高反而不高呢,是不是存在某种营养不良的现象。新疆独立运动的诉求是建立一个伊斯兰教政教合一的国家,这样的建国运动得利者肯定是当地的资产阶级,因为在独立的“民族国家”范围内,他们能发展自己的资本主义经济(哪怕这个民族国家在政治上依然会依附于从前的母国),然而,资产阶级的民族解放运动或分离运动如果没有被压迫群众的参与,一分钟也不能存活下去。新疆建设兵团雇佣了新疆人口的14%——250万人之多,但只有区区25万人是当地穆斯林。维吾尔群众中的失业率甚至有夸张的统计数据显示为70%,如果有成型的维吾尔族群众反对汉族统治阶级的剥削斗争,也许他们会同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思想决裂,但现阶段,不满群众很容易把“汉族老板、当官的欺负我们”理解为“汉人欺负我们”。

5、我们对伊斯兰教的态度?

我们是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者的思想体系是基于唯物主义立场的,如同马克思所说“宗教的苦难是对现实中苦难的表现,同时也是对现实中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的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当中的有情,正如它是没有精神的景况中的精神一样。它是人民大众的鸦片。废除作为人们幻想当中幸福的宗教,就是实现他们真正的幸福。要扬弃与这处境相关的幻想,就是要扬弃产生这种幻想的处境。”我们的世界观同包括伊斯兰教在内的一切宗教是对立的,宗教思想是基于唯心主义立场的。伊斯兰教并不比其他宗教落后,它产生于阿拉伯半岛由氏族社会末期向封建社会进化的过程中。他的诞生伴随着阿拉伯半岛人民反抗波斯(萨珊)帝国霸权统治的斗争。穆罕默德和最初的伊斯兰教信徒是有着深刻的反权威激进主义色彩。在导一神论的亚伯拉罕宗教中(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其先知们大都是出身低微的平民,不是牧民就是难民之类的,正好反映着这个宗教形成的阶级背景。在早期伊斯兰教的传播中,穆罕默德被视为中东奴隶、平民的解放者。伊斯兰信徒主要是遭到波斯王朝和拜占庭压迫的贫民,伊斯兰教成为团结这些被压迫群体的精神领导。但当穆罕默德和他的继任者们成了统治者之后,伊斯兰教社会依然保有了原先的富人压迫穷人的社会秩序。所以,归根到底伊斯兰教是一种产生于前资本主义时代的意识形态,但却可以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寻找到继续生长的空间,并为剥削秩序服务。包括维吾尔群众聚居的南疆地区在内,多数伊斯兰教国家和地区来到资本主义世界市场里比较晚,在经济上被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控制的时候,一些不满的知识分子诉诸于反资本主义的立场,但这个立场并不是向前跃进到劳动群众的社会变革,而是向后退回到传统的窠臼。即便如此,伊斯兰教信众内部也是分裂的,他的上层——一部分高级神职人员与资本主义经济密切相连,挣的满钵。以新疆为例,在1949年革命前,新疆的清真寺掌握着众多的土地,作为地主,贫苦的农民依附于他们,而在今天,新疆的阿訇依然有决定婚丧嫁娶的权利。而广大信教群众却陷入了赤贫状态,2009年,新疆有27个国家籍贫困县,多数在维吾尔人聚居的南疆地区,当地的大学生就业率甚至不到20%

6、“东突”分离运动的实质如何?

这种排外的、诉诸于恐怖手段的武装分离运动,把矛头指向了大民族的普通群众,它无疑是极端反动的,这样的运动不可能给维汉群众带来福祉,无尽无止的流血冲突只会把新疆的各族群众带向野蛮的深渊。但这样的运动能够生长出来,在于维吾尔无产阶级的群众运动缺席了,贫苦的农民甚至一部分失业的工人做了极端的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俘虏,这种运动排斥汉族资本家,也分裂了汉族工人同维吾尔工人的团结。这些运动某种程度上是反对现代商品经济(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给群众带来的困难的,但它导向的不是劳动群众的解放,而是资本主义极权因素的膨胀,取代世俗的维汉联合政府的将是一个压制非伊斯兰教信众权利甚至不承认男女平等的国家,而对于维吾尔工人来说,即使都是穆斯林,当他们为了生计斗争的时候,资本家也不会顾忌对有相同宗教信仰的工人手下留情。

7、我国政府在新疆问题上的政策是怎么样的?

中央政府曾出台过“《中发〔1984〕第5号文件》”,其中确实有规定“对少数民族中的犯罪分子要坚持‘少杀少捕’,在处理上一般要从宽。”这个规定使得对一些维吾尔小偷和强买强卖的切糕商人是会从轻处罚,但相比较对于维吾尔籍官员的贪污腐败的宽容,哪个包庇得更明显呢?与此同时,维吾尔族的老师被限制教授本民族语言,维吾尔族的学生被剥夺了信仰伊斯兰教的权利,强制维吾尔族妇女不能蒙面纱上街,维吾尔群众阅读“境外敌对势力”的宣传资料以“思想罪论处”,在内地大城市里实行对维吾尔公开的族群歧视政策(如云南一些地方曾试图赶走新疆人,一位新疆摄影师在东北不能上网吧,上海的高校曾公开让政治辅导员、班主任监督班上的维吾尔族学生)。2009年,当乌鲁木齐爆发族群冲突的时候,政府采取了粗暴的切断网络的措施。少民群众在经济上已经处于弱势地位,对于文化和日常生活上,还以“二等公民”的态度去对待他们,当然只会更加加速离心因素。

8、我们对“三月一日恐怖事件”的态度如何?

我们是共产主义者,共产主义者维护工人阶级的利益和团结,我们站在工人阶级立场上谴责无差别地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这种个人复仇的行动根本无法影响权贵改变在新疆问题上的政策,他们希望通过在大民族群众心里投下恐怖阴影,来迫使大民族的统治者让步,但这恰恰让小民族的群众憎恨,让大民族的群众接收统治阶级的偏见,被绑架到民族压迫的战车上。而统治阶级为了维护所谓的秩序,他们不会痛心无辜群众的牺牲,他们不会害怕排外的、嗜杀的武装恐怖行动。

9、如果政府采取雷霆手段,维护了社会的稳定,我们是什么态度?

我们共产主义者对资产阶级的任何措施,都不应该加以政治上的支持。这种社会稳定的获得,必然以对群众民主权利的侵犯为前提,在另一种恐怖——国家机器带来的恐怖所营造出来的稳定氛围,不可能让劳动群众安心地生活。昆明事件中,犯罪者拿刀砍杀群众,然而,现实生活中,一般群众连菜刀都要实名登记,工农被禁止了自我组织以及连带的自卫的权利,谈何维护自己的权利。

10、汉族工友应该如何对待少数民族(维族)的工友?

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穷苦人,穷人何必为难穷人。正因为汉族的资本家和他们后面当官的歧视维吾尔工人,我们汉族工友更应该以国际主义和阶级团结的立场去对待维吾尔工友,尊重他们的习惯、想法,在日常的维权行动中与他们紧密联系,抛开那些歧视维吾尔阶级兄弟的偏见。09年在东莞玩具厂曾发生过汉族工人和少民工人的冲突,我们一定要避免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汉族工友在现实中更应该对维族工友秉持谦让精神,只有这样才能打破资本家在我们中间设下的藩篱,赢得他们的信任。

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پۈتۈندۇنياپرولېتارلىرى،بىرلىشىڭلار(作者:木椿)

2014-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