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advancedyout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0

论不该迎合左翼青年
的自大情绪兼谈先锋队理论

作者:佚名  来源:进步青年网

阶级解放事业的参与者既不应该妄自菲薄,也不应该狂妄自大。需要承认的是当下所谓的很多马克思主义青年,多数都是学生,青年学生没有在实际的剥削秩序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游离于生产领域之外,他们大抵不能算是“小资产阶级”,但这些激进青年被排除于阶级之外或是仅仅从一旁观察事物的知识分子,现阶段,甚至没有像样的运动去锻炼他们。运动高水平的情况下,这些青年学生能在学运、工运、农运中得到历练成长为成熟的阶级战士。但在低落时期甚至连像样的赤色工运都不存在的情况下,我们的马克思主义青年们通常要么激进了一段时间忙自己的生活去了,要么总是试图用自己的理解去想象和构建社会变革运动应该这样那样搞。青年人血气方刚、理想远大,并不是什么坏事情,作为一个共产主义者,要发挥其建设性的一面,发狠为阶级事业尽一份自己的贡献,但如果盲目自大,那最终会适得其反。

本文所谈并非道德说教,一来是想与青年探讨如何真正服务于工人阶级,二来也是想辨析先锋党的真实含义。

有些青年表示现在“脑力劳动者无产化”,我们出来后也是工人阶级中的一份子啊。是的,我们谈论的正是如何在未来帮助你所属的群体能团结起来的事情。

青年学生固然能接收新思想,社会变革的思想在中国、俄国和地球的其他角落,都曾经得到过莘莘学子的积极响应,但他们其中只有少数人能真正参加到革命党里,做一个合格的阶级先锋,其余的多数或最终后悔于自己年轻时代的“激进病”,或毫不犹豫地在革命中站到了工人阶级的“对立面”上。

一些激进学生,言必称现在的“自发”工潮需要革命青年去帮助只有工联意识或者要么幻想当小店主要么对剥削秩序选择忍耐的产业工人们去克服他们身上的“落后性”,他们预言,如果没有他们这些激进青年从天而降,那么这种“自发性”多半会暴露出各种问题:比如类似黑社会式的抱团,比如盲目的滥打滥杀。他们言必谈“不能当群众的尾巴”,大意是如注意力不从野草般生长的工潮中挪到他们的雄文、雄辩上,不安抚迎合他们的“上进情绪”,那就是“唯出身论”了。

马克思主义相信工人能自己接管社会,但不是说工人不需要有担待的知识分子去帮助他们,只是,对参加工人运动的学生必须予以严格的培养和筛选。青年马克思主义学子,必须意识到,他们来到工人运动中,是以学生的资格,而不是以先生的资格,他必须先学会去把握阶级深处的脉络、动态,了解战斗的无产者群体需要什么,他们的想法以及跟在他们后面普通无产群众的状态,并在实际的日常斗争中接受考验,工人也必须对他进行审视,确定他不是投机政客才能慢慢委任他以重要的职责。

现阶段,应该鼓励学生去工人中,做产业调研、整理工人斗争素材、编给工人读的小册子、参加工人社区建设,并对一部分有担待自愿入厂去当工人的青年学生以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支援,但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现在中国没有成型的共产主义工人运动,而共产主义者是没有能力跨越历史阶段的,我们所做的只能是促进工人运动的发展,而不是去人为创造什么。我们是接生婆,而不是炼金术士。更重要的是,工人运动需要马克思主义者的帮助,但他们不需要满口马列的“救世主”,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向产业工人靠拢的事情,只是以群众的学生的身份,去锻炼自己的能力,让自己能在下一阶段的历史考验中站出来不那么磕碜。当然,如果力所能及,我们可以在一些工人斗争中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帮助维权的工友们。

关于先锋队”的理论,其实列宁在《怎么办?》中间已经说了很清楚了,对他的理解一定要建立在资本主义下客观的群众斗争和主观的阶级意识之间相互关系下。列宁固然反对阶级斗争本身能给工人带来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机械唯物主义主义的观点,社会革命的理想,没有一个革命先锋队的努力,不可能真正去影响群众,而这种努力的结合需要革命核心和阶级先锋们几十年如一日,扎根于无产大众中,在日常斗争中去帮助团结工人群众进行防御性的改良斗争,并在资本主义统治秩序危机的时候,带领动摇脑海中旧偏见的劳动群众去发起进攻性的斗争。然而,列宁从来就是排斥自命为“先锋”的说法的,先锋队只有真正能领导起广大工人阶级的斗争的能力时,才能为历史事实所认同接受。宣传小团体还不是先锋队,固然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一定能长大,但孩子就是孩子,不是成年人。工人运动容不得半点吸引眼球,我们需要“以真名呼实物”。

左翼里现在有这样一种浮夸情绪,几个激进知识分子,固然读了不少东西,也写了不少东西,但他们多数只是资本主义秩序下的青年学生或灰色小市民,他们口头赞成改造社会,其实并不相信工人是劳动群众,他们站在阶级之外观察工人,言语中充满了隔阂甚至轻蔑,他们不相信无产者接管国家的前途,把社会变革代入为自己代替资产阶级上台,在他们看来,巴黎公社原则是废纸,上百万俄国工人流血牺牲的工人委员会运动和工厂监督运动已然过时。他们宣称要把“成立先锋队”提上日程。暂且不说赤色工运毫无苗头的情况下,类似不负责任的轻率尝试,只会给强力机器的办公人员的业绩报告上增光添彩。他们自己也承认目前无力鼓动青年入厂,他们认为组织形成了之后,不会反对让成员入厂去推动工运。一个机会主义的党派通常拥有一个熟读理论并自觉充当工人起义制动阀的领导机构和一个有担待和牺牲精神却人云亦云、理论认识贫乏的基层,党棍们需要战斗性工人群体俯首帖耳,在不动摇统治秩序的情况下充当一个推动资本主义社会“进步”的左翼改良主义政党。只可惜的是,现在多半所谓的先锋队,只有大脑上的几片脑神经元,他们的核心环顾四周,想找躯干来接上,但一方面,左翼青年的基数太少,另外一方面,真正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有担待的青年,不需要什么“先锋”的名头,但他们愿意去踏踏实实地放下自己的身段,为工人事业去做铺路石。

先锋队只可能是在马克思主义和工人运动结合的情况下才能落实,另外做了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俘虏的各色工人党(比如第一次世界帝国主义大战中的各国社会党、社会民主党、工党)决不是什么阶级先锋队。马克思主义语境下,只有真正站在工人阶级历史利益和坚持革命无产者独立政治立场并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所经历的各个发展阶段上始终维护整个运动利益的共产党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先锋队,而且前提是这个共产党是参与到现实的阶级斗争中去的,而非只是停留在口头正确的宗派状态中。

一个青年,如果真的立志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就应该脚踏实地地去参与到无产大众推动巨石的任务中去,而且他应该明白在这一过程中不应带入阶级社会各种钻营、功利的心态和习气,更不应该把自己视为高于斗争工人的“优秀分子”。当他明白这些道理之后,共产主义青年之间固然要相互之间尊重友爱,但不应该刻意去营造所谓的“其乐融融”的大家庭的氛围,在这样的氛围里,多半会造成无原则的政治包庇和沾染上中庸而唯唯诺诺的市民习气。同时,我们认为,站在阶级立场上的青年固然不该相互“扣帽子”,进行人身攻击,但对于同志,要做诤友,指出一些“马克思主义青年”好高骛远的习气,而不是刻意的迎合他们,是所有站在阶级立场上的赤色分子的职责所在。

当然,在外界情况受限的当下,左翼青年远离大运动的同时,把各种修正主义、机会主义的思潮奉为圭臬,所以他们是否能长得更高,也不应该太过牵挂。零散的共产主义者一方面要提高自己,另外一方面应该力所能及地帮助那些出于对社会不公的忿恨或为了个人和本群体利益已然投入到日常反剥削斗争中的各地劳动群众。我们相信随着资本主义体系的膨胀和阶级矛盾的周期性发展,社会思潮会有所改变,大浪淘沙,以“是否促进工人斗争,是否有能做无产群众铺路石的觉悟”来作为衡量准则,一定能从青年学生中筛选出脚踏实地的战士。我们也欢迎励志成为阶级先锋的青年学生,严于律己,不断锤炼自己,把自己当作工人斗争的催化剂,而不是头颅。

与大家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