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帽子無阻守護本土決心

──《學苑》前任副總編輯回應區龍宇先生

 

Keyvin Wong

https://www.facebook.com/keywongchunkit/posts/10203467006295372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10/65808

 

區龍宇先生於三月八日以《時危見節,世亂識良 新形勢下新思維(二)》為題撰文,該文提到要清算「打民主旗號的反民主右派」,又說當中以《學苑》文章為最。《學苑》素來以激發思辯為宗旨,自然喜見文章引起迴響。而區先生斷章取義扭曲文意,筆者原先不欲回應,以免變相為其文章宣傳。考慮此事關乎學苑聲譽,本人迫於無奈只好撰文以正視聽。

區先生於文章引述筆者文《本土意識乃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以下簡稱《本土意識》),指《學苑》的「新民族論」是基於仇視及醜化大陸人民的基礎之上。本人於文章指出,自一九四九年後,在港華人與中國人有不同生命歷程,香港是一個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命運共同體。《本土意識》及張士齊所寫的香港應否有民族自決的權利?》兩文均有提及拒共思潮,《本土意識》一文指拒共思潮乃本土意識抬頭的重要元素,香港應否有民族自決的權利?》一文更指躲避中共暴政的「逃港潮」足以成為民族神話。除拒共思潮此因素外,《「香港人」的背後是整個文化體系》一文亦有從文化角度去為港人尋根。區先生卻對以上種種論述視若無睹,令人遺憾。

於《本土意識》一文,本人引用韓寒所寫的《太平洋的風》,當中筆者提到:

「回顧過去數十年,來港的大陸人懂得入鄉隨俗,尊重香港的核心價值與文化風俗,學習廣東話與英文,努力融入香港社會。但近年,香港大部份問題都是因『一國』對本土利益及核心價值而引起,時代轉變了,大陸社會狀況已與幾十年前不一樣。以往純樸的人文氣息已煙化得無影無蹤,大陸人民受權貴資本主義所荼毒,只往權力與金錢看,正是韓寒所說的已在骨子被埋下殘、鬥爭、貪婪、自私。」

區先生回應時引用《本土意識》文章,說筆者指責大陸人民「只往權力與金錢看,正是韓寒所說的已在骨子被埋下殘、鬥爭、貪婪、自私」,是岡顧事實而且赤裸裸的地域歧視之言。不知是有心抑或無意,區先生將「受權貴資本主義所荼毒」一句略去,將該段文意扭曲成「地域歧視」,可謂斷章取義的經典示範。區先生曾自稱為左翼廿成員(未知區先生是否已退會保平安,若有不實,還請糾正),卻忽視權貴資本主義的影響力,敢問這是哪門子的左翼?更可笑的是,原文乃出自一個大陸作家的反思,區先生卻扭曲成港人仇視及醜化大陸人。區先生又講到,「大陸人民不應為專制負責!大陸人之中,有李鵬,也有李旺陽!」無錯!大陸人民不應為專制負責,香港人卻要為此埋單)數,膠不可耐、擲地有聲!香港已無餘力反哺中國,大陸能不能免於繼續被摧毀,已超出香港人考慮。若有人希望為中國民主出力,可選擇回大陸推動社運甚至從政,而不是立於香港顧本土利益,遙距建設民主中國。每當香港人抨擊大陸人,左翼便蜂擁撲出為他們的同胞辯護,慣用說辭就是「大陸也有好人」,高舉劉曉波、譚作人、陳光誠、許志永等人,如數家珍。大陸也有好人論,是左翼用之不厭的藉口。正常判斷告訴我們,批評大陸人時,針對的是劣質大陸人,而不是捨命抗共的義士。筆者於《本土意識》一文強調要奪回單程證審判權,以免有心歸化香港的新移民於不義之地。可惜,左膠就是缺乏常人應有的判斷能力,單為抬槓而挑剔用詞。

區先生引用二一二年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報告,試圖以此證明所謂「新民族主義」並非香港主論。區先生引述的數據提及,認為自己是香港人的受訪者比率不足四份之一,相較一九九六年輕微下跌兩個百份點,而認為自己同時是香港人及中國人的比率百份之六十四。本人在文中強調,嬰兒潮之後出生的兩代人對中國人這個身份沒有概念,這個年齡群組方是值得研究對象。事實上,若以年齡劃分,八十世代(即大陸俗稱的所謂「八十後」)自覺為「香港人」達33.3%,遠比非八十世代的20.3%為高。八十世代自覺為「香港人,但都是中國人」達48.1%,亦遠比非八十世代的39.8%為高。合併「香港人」及「香港人,但都是中國人」項,亦即以香港人身份為優先的比,八十世代為81.4%,比非八十世代的60.1%高出21個百份點。城邦舊事:十二本書看香港本土史作者徐承恩先生亦有引用港大民調數字反駁區先生,筆者在此簡略複述。根據港大民調,在二OO八年上半年,在18-29歲的受訪者中,有22.9%自視為純粹香港人。那是歷年的低位。到二O一三年下半年,則已升至59.1%

《本土意識》原文提到,「左膠與販民的賣港惡行一脈相承,除了中共港共及其喉舌外,左膠與販民就是目前香港最大的敵人,是必須清剿的賣港賊」。區先生引用敝人文章時,先再次斷章取義將「除中共港共之外」略去,繼而提到「要做賣港賊,也要講究資格」,為上述兩類人辯護。區先生說,「離地左翼社運人士無權無勢,後者沒有行政權力,要出賣也出賣得不多」,又寫道「能賣港,又正在起勁地賣的,首先是壟斷政治與經濟權力的特區高官和一眾大沙。從張曉卿撤換劉進圖,到李家傑狠批鍾庭耀,都不難看出香港自治權的內部最大威脅是誰」。不知是區先生欠缺基本閱讀能力,抑或是本人詞不能達意,已投共的賣港高官及財閥,不正是本人所寫的「港共」嗎?區先生為了幫民主黨護航,無視該黨過往劣行及其代議權力,抹黑本土派人士反民主,又誣蔑本土派不針對元兇、亂打無辜。實際上,賣港亦不必甚麼實際行政權力,民主黨以民主派龍頭自居,死攬六四神主牌,卻於政改關鍵時刻背棄港人,堪稱民建B隊。另一邊廂,左膠屢次顛三倒四,於輿論上間接為中共及港共維穩,消耗民意。區先生把本土派說成為狙擊民主黨及左膠而生,指控無根無據,單是反對中港融合,已是本土派對抗財閥及港共政府的有力例子。

區先生多次亂扣《學苑》極右帽子,又提到「極右的特點就是媚上而欺下,對壟斷財閥絕無惡言,對基層人民則一臉鄙視,愛巨富而嫌貧窮。把這類立場稱為『激進民主派』,其實有辱民主兩字」。捍衛奶粉、床位及學位,每次均是爭取基層市民利益,左膠每次都失去蹤影。去年四月,英國超市自發推行限奶令,左膠最討厭的大財團有錢不賺,而左膠卻以包容論反對限奶令,結論與資本家的自由市場主義同出轍,放任大陸人恣意來港搶購民生物資。

身份認同乃出於對文化及歷史的自覺,不論膚色種族,只要任何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忠於香港並以本土利益為先,就已符合歸化為香港人的基本條件。新移民是否香港人,任由他們自己決志。不過。離地販民主及左膠,卻肯定是出賣本土利益的賣港賊,必須清剿。任何人若要執意繼續抹殺新一代年輕人的民族想像,悉隨尊便。不過,本土意識已成浩瀚思潮之勢,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左翼鬥士們,請恕港人愚昧無知,無法理解你們的崇高意志與宏大抱負。願你們早日遠離法西斯之惡,在馬列毛的國度獲得赦免。

一三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副總編輯 王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