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右帽子无阻守护本土决心

──《学苑》前任副总编辑回应区龙宇先生

 

Keyvin Wong

https://www.facebook.com/keywongchunkit/posts/10203467006295372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4/03/10/65808

 

区龙宇先生于三月八日以《时危见节,世乱识良 新形势下新思维(二)》为题撰文,该文提到要清算「打民主旗号的反民主右派」,又说当中以《学苑》文章为最。《学苑》素来以激发思辩为宗旨,自然喜见文章引起回响。而区先生断章取义扭曲文意,笔者原先不欲回应,以免变相为其文章宣传。惟考虑此事关乎学苑声誉,本人迫于无奈只好撰文以正视听。

区先生于文章引述笔者拙文《本土意识乃港人抗争的唯一出路》(以下简称《本土意识》),指《学苑》的「新民族论」是基于仇视及丑化大陆人民的基础之上。本人于文章指出,自一九四九年后,在港华人与中国人有不同生命历程,香港是一个有别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命运共同体。《本土意识》及张士齐所写的《香港应否有民族自决的权利?》两文均有提及拒共思潮,《本土意识》一文指拒共思潮乃本土意识抬头的重要元素,《香港应否有民族自决的权利?》一文更指躲避中共暴政的「逃港潮」足以成为民族神话。除拒共思潮此因素外,《「香港人」的背后是整个文化体系》一文亦有从文化角度去为港人寻根。区先生却对以上种种论述视若无睹,令人遗憾。

于《本土意识》一文,本人引用韩寒所写的《太平洋的风》,当中笔者提到:

「回顾过去数十年,来港的大陆人懂得入乡随俗,尊重香港的核心价值与文化风俗,学习广东话与英文,努力融入香港社会。但近年,香港大部份问题都是因『一国』对本土利益及核心价值而引起,时代转变了,大陆社会状况已与几十年前不一样。以往纯朴的人文气息已烟化得无影无踪,大陆人民受权贵资本主义所荼毒,只往权力与金钱看,正是韩寒所说的已在骨子里被埋下凶残、斗争、贪婪、自私。」

区先生回应时引用《本土意识》文章,说笔者指责大陆人民「只往权力与金钱看,正是韩寒所说的已在骨子里被埋下凶残、斗争、贪婪、自私」,是冈顾事实而且赤裸裸的地域歧视之言。不知是有心抑或无意,区先生将「受权贵资本主义所荼毒」一句略去,将该段文意扭曲成「地域歧视」,可谓断章取义的经典示范。区先生曾自称为左翼廿一成员(未知区先生是否已退会保平安,若有不实,还请纠正),却忽视权贵资本主义的影响力,敢问这是哪门子的左翼?更可笑的是,原文乃出自一个大陆作家的反思,区先生却扭曲成港人仇视及丑化大陆人。区先生又讲到,「大陆人民不应为专制负责!大陆人之中,有李鹏,也有李旺阳!」无错!大陆人民不应为专制负责,香港人却要为此埋单睼(睇)数,胶不可耐、掷地有声!香港已无余力反哺中国,大陆能不能免于继续被摧毁,已超出香港人考虑。若有人希望为中国民主出力,可选择回大陆推动社运甚至从政,而不是立于香港罔顾本土利益,遥距建设民主中国。每当香港人抨击大陆人,左翼便蜂拥扑出为他们的同胞辩护,惯用说辞就是「大陆也有好人」,高举刘晓波、谭作人、陈光诚、许志永等人,如数家珍。大陆也有好人论,是左翼用之不厌的借口。正常判断告诉我们,批评大陆人时,针对的是劣质大陆人,而不是舍命抗共的义士。笔者于《本土意识》一文强调要夺回单程证审判权,以免有心归化香港的新移民于不义之地。可惜,左胶就是缺乏常人应有的判断能力,单为抬杠而挑剔用词。

区先生引用二一二年香港中文大学传播与民意调查中心报告,试图以此证明所谓「新民族主义」并非香港主论。区先生引述的数据提及,认为自己是香港人的受访者比率不足四份之一,相较一九九六年轻微下跌两个百份点,而认为自己同时是香港人及中国人的比率占百份之六十四。本人在文中强调,婴儿潮之后出生的两代人对中国人这个身份没有概念,这个年龄群组方是值得研究对象。事实上,若以年龄划分,八十世代(即大陆俗称的所谓「八十后」)自觉为「香港人」达33.3%,远比非八十世代的20.3%为高。八十世代自觉为「香港人,但都是中国人」达48.1%,亦远比非八十世代的39.8%为高。合并「香港人」及「香港人,但都是中国人」项,亦即以香港人身份为优先的比,八十世代为81.4%,比非八十世代的60.1%高出21个百份点。《城邦旧事:十二本书看香港本土史》作者徐承恩先生亦有引用港大民调数字反驳区先生,笔者在此简略复述。根据港大民调,在二OO八年上半年,在18-29岁的受访者中,有22.9%自视为纯粹香港人。那是历年的低位。到二O一三年下半年,则已升至59.1%

《本土意识》原文提到,「左胶与贩民的卖港恶行一脉相承,除了中共港共及其喉舌外,左胶与贩民就是目前香港最大的敌人,是必须清剿的卖港贼」。区先生引用敝人文章时,先再次断章取义将「除中共港共之外」略去,继而提到「要做卖港贼,也要讲究资格」,为上述两类人辩护。区先生说,「离地左翼社运人士无权无势,后者没有行政权力,要出卖也出卖得不多」,又写道「能卖港,又正在起劲地卖的,首先是垄断政治与经济权力的特区高官和一众大孖沙。从张晓卿撤换刘进图,到李家杰狠批钟庭耀,都不难看出香港自治权的内部最大威胁是谁」。不知是区先生欠缺基本阅读能力,抑或是本人词不能达意,已投共的卖港高官及财阀,不正是本人所写的「港共」吗?区先生为了帮民主党护航,无视该党过往劣行及其代议权力,抹黑本土派人士反民主,又诬蔑本土派不针对元凶、乱打无辜。实际上,卖港亦不必甚么实际行政权力,民主党以民主派龙头自居,死揽六四神主牌,却于政改关键时刻背弃港人,堪称民建联B队。另一边厢,左胶屡次颠三倒四,于舆论上间接为中共及港共维稳,消耗民意。区先生把本土派说成为狙击民主党及左胶而生,指控无根无据,单是反对中港融合,已是本土派对抗财阀及港共政府的有力例子。

区先生多次乱扣《学苑》极右帽子,又提到「极右的特点就是媚上而欺下,对垄断财阀绝无恶言,对基层人民则一脸鄙视,爱巨富而嫌贫穷。把这类立场称为『激进民主派』,其实有辱民主两字」。捍卫奶粉、床位及学位,每次均是争取基层市民利益,左胶每次都失去踪影。去年四月,英国超市自发推行限奶令,左胶最讨厌的大财团有钱不赚,而左胶却以包容论反对限奶令,结论与资本家的自由市场主义同出一辙,放任大陆人恣意来港抢购民生物资。

身份认同乃出于对文化及历史的自觉,不论肤色种族,只要任何人认为自己是香港人,忠于香港并以本土利益为先,就已符合归化为香港人的基本条件。新移民是否香港人,任由他们自己决志。不过。离地贩民主派及左胶,却肯定是出卖本土利益的卖港贼,必须清剿。任何人若要执意继续抹杀新一代年轻人的民族想象,悉随尊便。不过,本土意识已成浩瀚思潮之势,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左翼斗士们,请恕港人愚昧无知,无法理解你们的崇高意志与宏大抱负。愿你们早日远离法西斯之恶,在马列毛的国度获得赦免。

一三年度香港大学学生会学苑副总编辑 王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