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主場新聞

爭取主動,七一

——新形勢下新思維(之一)

區龍宇

劉進圖與李慧玲先後被炒,表示寡頭統治集團黑雲壓城,越壓越低。此乃必然,何勞再言。需要費心的是泛民該當如何。在此關頭,只有抗爭升級。眼前來說,就是應該加快中。令人擔心的是,現在泛民表面上贊成中,而實際上踟躕觀望,中三子也似乎把中日期一推再推。如此,則專制陣營日益囂張,泛民卻偃旗息鼓,殊為不利。

延誤戰機,資敵之

綜合各種消息,似乎朱耀明等以及主流泛民有他們的拖延理由,就是想走完這個程式:真普聯推出各種方案→市民電子公投→政府諮詢期滿並推出自己的方案→方案太差,不符眾望,再經公投後才決定是否中。走完整時間表,恐怕非到2014年底甚至2015年了。

然而,如果等到年底或者2015,大眾更覺得一切已成定局,更不會參加或者積極支援了。而妥協泛民派到時更可以振振有詞說中是示弱,不如不搞。

中三子或者不是不知道拖延的風險,但可能私下贊成了主流泛民的另一個理由:走完程式,是為了向中共證明中誠不得已,也證明中有市民支持。

這的確是風險係數打得特高的策略,可讓自己躲在“是政府否決市民的方案在先,莫怪我們中”的擋箭牌後。不過太高了,以至錯過時機。而這個策略背後,實在反映了主流泛民始終不敢為天下先,相反,繼續其騎牆主義 有確定勝算才奮身帶頭,不確定勝算則做群眾的尾巴,還假扮民主“讓群眾決定吧”。

再提五區公投,錯判時機

社民連和學民,或者出於同樣顧慮,或者在社民連來說,也可能同時出於競爭心理,提出五區辭職公投,來為佔中助勢。不過恐怕他們錯判群眾形勢了。2010年的五區公投只有17%投票率,如果現在再搞一次,投票率恐怕高不到哪裡。因為很多普通市民對於真普選並不感到迫切。這不能怪他們,相反,這是泛民責任,他們多年來熱衷於贏取議席,卻不熱衷於認真與壟斷資本鬥爭,以改善普通市民的生活,導致市民對選舉本已不高的熱情,變得更為淡漠。現在劉進圖與李慧玲先後被炒,固然可慮,但是很多市民對於普選與民主不再熱情,長遠來說,才更可慮!而眼前來說,由於沒有跡象看到大部分普羅市民會突然積極支援泛民,所以號召第二次辭職公投,條件不具備。

社民連願為天下先搞總辭,不過,實情是現在直接訴諸一般選民的時機其實未到。

中在於打造新民運骨幹

中的時機卻到了。因為中不需要獲得普通選民支援,它只需要社會上居少數的民運活躍份子積極支持。而這方面條件,最近幾年是變好而非變壞。一方面大部分市民繼續政治冷感,另一方面,種種跡象說明,少部分市民卻日益政治化,爭取民主的願望更強烈。此外,更可喜的是青年之中已經出現了政治活躍力量,而且從1980年代以來,第一次有青年一代提出比較泛民略為激進的政治主張。同時,西環與中環合作消滅港人自治權,在普通市民中雖然造成更大無奈,但仍然有關鍵的少數人卻不甘心。這是有利的一面。中的更根本意義,其實就是從過去的民運,淘洗出一批不怕鬥爭和抗命的新民運死忠者,由他們開創香港新民運。阿基米德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可以舉起整個地球。民運如果要有前途,就需要大批民運死忠者;這就是關鍵少數。有了這個支點,就能夠日後帶動一般普羅市民支持民主。而眼下一步,就是在政府諮詢期內,舉行中,振奮民心。到時有多成功,能否有足夠人數,自然難有保證。但是,即使不盡人意,一定能吸引及集合那些堅定民主派,這客觀上也是在錘煉著民運的關鍵少數。

是次政改戰役,最高目標固然是得到真普選,不過大家心知肚明,這個目標很不容易達到。大概因為這個估計,所以不少泛民已經未爭先洩氣,表面贊成中,而實質並無鬥志。但我們現在奮力一戰,仍有必要和有價值,何則?因為我們仍然可以達到次佳目標:就是鼓動起已經有心支持或參與中的那些市民的熱情,向普羅市民證明香港的確有不少人不怕被拉坐監去爭取民主。這樣的目標不難達到,而達到的話就能多少扭轉香港民運暮氣沉沉的消極局面。只有這樣,才令到不甘心而又深感無奈的市民,多幾百幾千受到鼓舞。

不要小看這個所謂次佳目標。第一次有廣泛市民以公民抗命爭取普選,以後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然後逐步從中鍛造新時代的新民運,鍛煉出幾百上千新民運骨幹,完成民運的世代輪替。所謂世代輪替,不以年齡論,而是以奮鬥意志和堅定民主立場論。三十年的妥協民運路線已經壽終正寢,我們急需要打造新民運,才能和大家挺過香港未來一段日益黑暗的日子。所以,這第二目標,長遠而言更重要。真正能夠保衛香港自治權的力量,不是一時的選舉議席,也不是一時的傳媒報導,而是一個紮根普羅的民主戰士圈。

31日的第二個佔中商討大會原定先討論各種方案。其實,何時中也應該要討論。

一切重新審視

舊民運妥協主義路線已死,但是,所謂激進民主派,又是否值得支持呢?他們為誰激進?如何激進?這都需要探討。

劉進圖與李慧玲先後被炒,其實也敲響了三十年舊民運甚至社運的傳媒導向策略的喪鐘。春秋代序,一切有時。這個策略,過去其實已經濫用;今後,則再想大用也難了。一切一切都說明,我們需要新思維。有關這點,留待本文續集再談。

2014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