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facebook.com/CUHK.SU/posts/636294089766337

中大学生会

就终审法院裁定申请综援须居港七年违宪之声明

 

兹就终审法院日前宣布申请综援最少要在港住满七年的规定违反《基本法》一事,我们发布以下声明:

综合社会保障援助计划(下称综援)设立之原意,是以补助方式为经济上无法自给的人士提供安全网﹐应付生活上的基本所需。要知道,综援乃现时香港同保障类型中最低程度的社会援助,其申领资格须尽量放宽,所有香港居民,不论永久性或非永久性居民,符合居住香港至少一年及通过经济审查(入息及资产),皆有权向社会福利处申请。

其二,是否为社会带来贡献不能成为申请领取综援的标准,两者之间没有必然关系,亦不应有任何关系。根据2011年人口普查,新移民入面过半的劳动人口是家庭主妇,扮演照顾孩子角色培养下一代。我们肯定新移民妇女照顾家庭孩子给社会带来极具价值的贡献同时,基于人道立场,亦认为政府有责任协助她们及其他有经济需要的新移民维持最基本的生活,并尽一切可能帮助其自力更新。何况,就性别分工而言,今次法院裁判同样是一大进步。

是此案件主要涉以下法律理据,分别是

《基本法》第二十五条: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基本法》第三十六条: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会福利的权利。劳工的福利待遇和退休保障受法律保护;

《基本法》第一百四十五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原有社会福利制度的基础上,根据经济条件和社会需要,自行制定其发展、改进的政策;

《香港人权法案》第二十二条:人人在法律上一律平等,且应受法律平等保护,无所歧视。在此方面,法律应禁止任何歧视,并保证人人享受平等而有效之保护,以防因种族、肤色、性别、语言、宗教、政见或其他主张、民族本源或社会阶级、财产、出生或其他身分而生之歧视。

首先,政府虽有权对一项宪法权利设限,惟其理据必须充分、正当和合理。社会目标,《基本法》第一百四十五条不能凌驾上述其它三条法例。政府以「确保福利制度可持续性」作为(加设七年限制的)社会目标。事实上,现今政府累积近七千亿元财政储备,有充足资源分配给公共福利开支。以20033月为例,社会福利处报告显示,新来港人士中,只有18%领取综援,新来港人士一般只占综援申领者总数的12%15%。而每日150个单程证中,60个配额分配予符合香港居留权资格的儿童,这些儿童(十八岁以下的新来港者)不受七年限制,其余90个配额才可能是今次判案的受益人。更甚是,199771日至20121231日期间,平均每日不足150内地居民持单程证来港定居。种种数据显示,政府没有缩减福利开支的逼切性。其次,终院法官表示,此项居港七年的规定,与政府其他政策,即单程证的家庭团聚政策,人口政策,以振兴我们的人口老龄化两个重要的社会政策的七年限制冲突。没有任何证据,此规定可以达致何等的节约和何等程度的节约。

从现实情况考虑,绝大部分新移民综援个案为单亲个案,其次为低收入个案,多从事清洁、保安、洗碗、家务助理等工作。他们大部分都与拥有香港永久性身份的子女同住。这些人士的另一重身份,就是本地港人的家人。拒绝支援等于间接削减本地贫穷家庭的开支,影响基本生活水平。

政策是政府的范畴,不过,法庭有责任保障宪法赋予我们的基本(宪法)权利。现时香港的确存在新移民生活困难的情况,其申领综援权利应受保障。同时,要明白问题根源的不在新移民身上,而在于政府的人口政策。故此,我们要求香港政府争取单程证审批工作,透过调整配额、改变审批等安排,达致家庭团聚,共聚天伦目的同时,更有效调整人口增长的人数和速度。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