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1817#entrymore

泰国民主路未竟:

民主民主角力持续不断

作者:安那琪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泰国首相英叻(Yingluck Shinawatra)在面对着素贴特素班(Suthep Thaugsuban)领导的法西斯式反政府示威之压力下,于2013129日宣布解散国会,并将于201422日举行全国大选。不过,素贴领导的“人民民主改革委员会”不肯罢休,扬言继续示威直到推翻“他信统治”(Thaksinocracy)为止。

可别被“人民民主改革委员会”这个名称给误导,这与之前的“人民民主联盟”假借“人民”名义的组织一样,跟争取民主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反而是要埋葬民主。素贴表示反对重新举行大选,因为泰国保守派精英集团很清楚知道获得红衫军支持的“为泰党”仍会在大选中胜出。泰国保皇派反动集团代言人素贴坚持要以非民选的“人民议会”取代民选政府,让泰国开民主倒车。

目前泰国持续不断的政治危机与动荡,并不仅仅是统治集团内不同派系精英之间的政治矛盾,而是泰国过去二十多年来在资本主义发展下社会经济关系急剧改变所形成的阶级矛盾。

泰王:统治集团维护政治利益的工具

每当泰国发生政治危机,总会有人提出说泰王出面就可以解决危机并恢复泰国社会的和平。这是一厢情愿的说法。

一直被视为对泰国政治有着重要影响的年迈国王普密蓬(Bhumibol Adulyade),其实只是各派政治精英利用来打击政敌、竖立本身威望的傀儡,泰王本身并没有什么实权,对实际政治也起不了什么作用。现在泰王普密蓬年迈体弱又患病多时只是还死不屈,但距离棺材也已经不远,要真的干政也力不从心。

泰国的君主专制于1932年暹罗革命中被推翻后,政治实权不断在军方、文人精英和大资本富豪集团之间转移。从1932年直到1990年代,泰国的统治精英长期使用独裁专制的手段执政,间中不断发生政变。1973年泰国人民反抗军人统治的民主起义是泰国民主抗争的转捩点,但是用人民鲜血换回来的“民主时期”,只维持了短短3年,于1976年另一场军事政变中被当权者用学生的鲜血终结掉。

不过,泰国社会自1970年代短暂民主时期后也愈来愈难以高压的手段统治,因为愈来愈多的底层民众开始有民主的意识,新一代的工人和农民也日渐受教育并更加具有政治自信。泰国的统治精英唯有更加变本加厉地利用国王作为竖立统治权威的象征,以合理化统治精英践踏民主的做法,及稳定社会不公所造成的矛盾。“大不敬”(或冒犯君王)罪名是统治集团打击政治异议的尚方宝剑。

冷战时期,尤其是军事独裁者沙立他那叻(Sarit Thanarat)于1957年政变上台后,泰国军方和保守派精英集团,还有给它们撑腰的美国霸权势力,乐此不疲地利用泰王作为反共的宣传工具。当1973年民主起义威胁到整个旧建制的时候,泰王就被摆上电视荧幕去舒缓人民的怒火。

有好些人误以为泰王普密蓬总是在泰国政局动荡时会出面调停,化解政治危机。实际上普密蓬不曾解决过任何严重危机,他也从来不是民主的同路人。他每次出面“调解”,其实都是统治集团内部协调的结果,跟泰王运用其“权力”或“威望”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泰王一直都是由军方、文人精英和大资本财阀组成的统治集团之傀儡。

普密蓬于1976年支持血腥军事政变后出任首相的极右翼政客他宁盖威钦(Thanin Kraivichien)。普密蓬对当时的半法西斯式极右组织(“乡间侦察员”、“红牛党”、“新力量”)庇护有加,这些组织还获得美国在背后资助。话说他宁一当上首相,就派出特警四处搜查“禁书”,并烧毁多达45000本书,其中包括奥威尔、高尔基、托马斯莫尔等人的著作,加剧镇压工会、学生及农民组织,结果他宁的政权只维持了一年就被另一场军事政变推翻。

普密蓬于1991年支持当时发动军事政变的苏钦达(Suchinda Kraprayoon)。只不过,苏钦达领导的军事独裁政府维持短短一年就被波澜壮阔的人民起义所推翻。普密蓬在1992年“黑色五月”民主起义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在电视镜头前做一场秀,训诫跪在他面前的苏钦达及示威首领占隆(Chamlong Srimuang)。

他信当年上台执政的时候,也是拿泰王作为权杖,去巩固其政权的合法性。英在面对保皇派发动的示威时,也在借助泰王诞辰换到仅仅一天的“休战”……

普密蓬所主张的“自足经济”思想,呼吁爱戴他的子民过朴素生活,完全符合泰国统治精英的口味,因为他所谓的“自足经济”就是意味着政府无须制定政策帮助穷人,跟泰国政府自1970年代开始推行的新自由主义放任经济政策相辅相成。

当泰国日益发展为现代化资本主义社会时,就建制集团内的统治精英们已经愈来愈难用粗糙的独裁专制手段去治理这个国家,所以他们必须将泰王打造成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的“完人”,将他摆上神台让人供奉,必要时成为解救政治危机的挡箭牌。

在背操纵泰王这个傀儡的主要是枢密院。枢密院由前泰国首相及退役将领所组成,是专属于统治阶级精英的政治俱乐部。泰国自1932年以来的政变,都必须得到枢密院的支持才能成功。现在泰国枢密院的成员,包括当年担任短命首相时“焚书坑儒”的他宁盖威钦,枢密院主席是曾在担任首相时期(1980-1988年)大力推动新自由主义经济且被指控幕后策划2006年军事政变的的炳廷素拉暖(Prem Tinsulanonda)。

他信的崛起

电讯业富豪他信(Thaksin Shinawatra)领导的“泰爱泰党”,于2001年全国大选中胜出,联合另外两个政党(新希望党和泰国国家党)组成泰国史上最大的执政联盟,他信首次当上首相。

当时他信与泰爱泰党的崛起,并非偶然。事缘在这之前的的政治领袖在经济发展上采取自由放任的态度,尽管这种政策在1970-80年代刺激了该国的经济发展,但是低工资、政府规划不周、基本设施欠完善等问题,让泰国社会日益趋向不平等的深渊。当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冲击泰国时,完全暴露出这种自由放任主义经济战略的严重不足,经济危机让普罗人民更加活在水深火热中。他信领导的泰爱泰党于2001年参选时,提出了改善贫穷人民生活的政策,包括泰国史上第一个全民医疗保健计划,首开先例让泰国人民只需付30泰铢就可获得公共医疗服务。他信提出民主义的政治主张,并承诺他的政府将照顾全体人民,而不只是富人,比起历史悠久的民主党所提出的政治主张更能打动人心。民主党叫失业人士回去农村自食其力(言下之意就是要穷人自生自灭)同时,却动用政府的资金去拯救濒临破产的银行以保住富豪们的钱袋。

他信领导的泰爱泰党政府有别于之前的政府,这个政府不仅获得相当广大的群众支持,而它也能提出具体的政策,并在执政后落实这些政策。比起其它只懂得玩弄金钱政治、收买选票却没有任何具体改善民生政策的老牌政党,他信的政党更能取信于民。当然,他信并不是激进的社会改革者,资本家出身的他信并没有意愿要提高民众的政治意识并让泰国摆脱资本主义经济,也不是要建立福利国。其经济政策的出发点无非是要加速泰国社会的现代化以在全球化经济中占一席之地,但他是意识到如果泰国乡区穷人的生活没有得到改善是无法实现这目的。他信实行民粹主义经济政策的同时,也不忘扶持朋党;他信也延续推动旧有政党于1990年代末所进行的国营公司私有化政策,还大力推动跟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简而言之,他信的经济政策,是新自由主义跟具有“草根”味道的凯恩斯主义之混种。

他信的政策及他在选举中固若金汤的支持程度,无意间挑战了旧建制精英集团内好些人的利益。民主1992年“黑色五月”以来,就不曾在全国大选中赢得超过四分之一的选票。受益旧建制经济政策的部分城市中产阶级,对工人及乡区贫农的生活水平因政府政策而得到提升感到忧心,他们害怕政治意识日益提升的工农群众会侵蚀他们的政治经济“特权”。就是在这种政治经济背景下,泰国的保守派、所谓“民主派”的老牌政党—民主党、中产阶级等构成旧建制统治基础的势力,会歇斯底里地排斥民主,就算仅仅是橱窗式的议会民主也觉得天地不容。

黄衫军VS红衫军

反对他信的各造势力,于2006年成立“人民民主联盟”(People's Alliance for Democracy缩写),就是俗称的“黄衫军”,发动大规模示威活动。黄衫军实际上是个乌合之众的联盟,由保皇派势力领导,主要获得城市中产阶级的支持。

民盟的最初领导人当中,有曾经支持他信却因利益冲突而与之翻脸的媒体大亨林明达(Sondhi Limthongkul)、曾领导1992年示威活动的占隆、出身非政府组织的匹坡同猜(Pipop Thongchai)等人。匹坡同猜概述的民盟争策略,是通过制造严重的政治动荡,而且是愈乱愈好,以摧毁现有政府机构和政党,再从民主废墟中建立“新秩序”。这个所谓的“新秩序”,肯定跟民主扯不上关系,而是建立一个维护旧建制精英利益的保皇派专政。这个斗争策略一直被黄衫军沿用,最新一轮由素贴领导的示威也是贯彻这种战略思维。黄衫军敌视乡区穷人,疾呼要剥夺“愚蠢”穷人的投票权,已经一再证明本身是泰国社会实现民主化的死敌。

颂提将军(Sonthi Boonyaratglin)为首的军官集团2006919日发动政变,推翻他信政权,实行紧急统治。“泰爱泰党”也于20075月遭法院谕令解散。当时的黄衫军在议会民主被军事政变推翻后“功成身退”。俗称“红衫军”的“反独裁民主联盟”(United Front for Democracy Against Dictatorship,缩写UDD)应运而生,结合了反对军事政变的民间力量,争取恢复民主制度,这之中当然也包括他信的势力。

军人政权取消1997年那部最具民主化改革意义的宪法并以新宪法取而代之后,于20071223日举行政变后的首次全国大选,,由前“泰爱泰党”成员组成的“人民力量党”在该次大选中赢得最多议席成为国会第一大党,跟另外5个政党组成联合政府。但是,人民力量政府只维持了仅仅一年,就被另一场由法院操刀的政变所推翻,由阿披实领导的民主党组成非民选政府。20103-5月间,红衫军开展堪称是泰国史上规模最大的民主运动,要求举行大选并争取民主。阿披实政府对红衫军大开杀戒,血腥镇压示威群众,造成92人死亡。阿披实已经于20131212日因谋杀罪被控上法庭)。

他信的妹妹英领导之“为泰党”,在红衫军的全力支持下于20117月举行的全国大选中胜出上台执政。保皇派势力也更加要埋葬议会民主制,因为民主选举已经不是它们所能操控的游戏。为泰党跟军方和部分保守势力妥协,以确保其政权能够平平稳稳,但是英叻还是犯下的一大错误—急着向国会提呈特赦法案,让保皇派获得煽动憎恨他信发动大规模示威的绝佳借口。就算英收回法案,甚至宣布解散国会重选,也无法平息反政府示威,因为领导示威的保皇派势力有着更“高瞻远瞩”之目标,那就是埋葬民主去维护旧建制精英的统治。

泰国目前的政治危机,不仅仅是统治阶级中两个阵营之间的纠纷,当中还有着更深层次的社会阶级冲突。若将红衫军仅仅视为他信支持者,将无法真正理解红衫军在民主改革过程中的作用。红衫军的主力是来自北部乡区的贫农及东部地区的工人阶级,他们一直以来都是以曼谷为中心的统治精英所忽视的被压迫阶级,也被排挤在主流政治之外。红衫军运动成为了泰国社会底层人民的政治动员,也是政治觉醒的经验。

尽管他信和他的政治盟友意图借助群众动员及议会优势让自己可以重夺于2006年军事政变后所失去的政治影响力,但是成千上万的红衫军基层群众,并不全是容易被金钱政治收买或操纵的他信“忠实支持者”或(如同保皇派口中所说的)“愚蠢”民众,他们是为了民主、尊严及社会正义而抗争。

持续,抗争不断!

目前以素贴为代表的保皇派,将摧毁议会民主视为他们的终极使命。但是,泰国统治集团里头还有一点理智的精英,也应该很清楚意识到这样的事实:另一场的军事政变或民主倒退,将不会为统治精英带来任何好处,因为参与过红衫军运动而在过程中接受了政治洗礼的底层人民并不会眼巴巴看着民主被埋葬。

这是一场民主与反民主的角力,只有群众动员起来的政治行动才能够挫败反民主势力。他信和英叻领导的为泰党并不是民主改革的动力,但是在底层人民阶级意识及左翼政治力量长期没落的情况下,底层群众在当前议会选举中只剩下他信势力所组织的政党作为他们的选择。若20142月的大选能够顺利举行,他信势力和为泰党将继续占有优势,因为选民的另一选择是像民主党那样政治信誉彻底破产又反民主的旧建制政党。无论选举结果如何,由军方、保皇派、枢密院、大资本家组成的旧建制集团将继续掌控实权,政治危机也将持续不断。

泰国民主似乎还是前路茫茫,但是向往民主与社会正义的基层人民不会轻言放弃。泰国红衫军民主运动的挑战是如何摆脱他信的影子,深化基层人民的民主参与,将争取社会正义的抗争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