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主场新闻)

超人参政,柏拉图移民

区龙宇

这星期有两件事互有关连。一个是超人后悔没有参政,一个是政改咨询。

「富人统治,亡无日矣」

亿万巨富如果参政,柏拉图就移民。为什么呢?读读古代希腊政治哲学家柏拉图的《理想国》就知道了。他把富人政权称为什么呢?就是寡头统治,“是一个以财产为衡量标准的政府。这种政府,富人掌权,穷人被剥夺了权利。”在第八卷他论述古代以荣誉为贵的政体,如何因为一部分先富起来而开始堕落:

「私人金库中的金子的积累,是荣誉整体毁灭的根源。」公民互相攀比,都成了财迷。「随着财富与富人在国家里日益受到尊重,道德与有道德的人则受到轻视。人们尊重富人,使富人成为统治者,蔑视穷人。在法律中规定拥有多少钱才能有公民资格。」[i]

柏拉图警告,这种政体不会长久:贫富悬殊加上富人寡头统治,不可避免分裂国家。「一个是穷人的国家,另一个是富人的国家,它们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却经常互相算计」,最后演变为革命。「于是,穷人征服了对手后,民主政体就出现了。」[ii]

柏拉图敌视富人,当时有其道理,因为当时致富,主要不是靠工业投资,而是靠高利贷与贱买贵卖(贸易)。这种致富方式,并无创富,只是在不同阶级之间转移财富而已,所以在古代农业社会,都被视为寄生性。

不要误会,柏拉图绝对不是民主派。相反,他支持土地贵族支配的政体。在他眼中,贵族政体一变为寡头政体,再变为民主政体,是每况愈下,而非渐入佳境。避此恶运,唯有防止富人当政。

超经济剥削

柏拉图认为土地贵族最好,因为神祇是用金子制造贵族的。凡夫俗子,则不过铜铁所造。这当然是阶级偏见。贵族厌恶当时富人铜臭与缺乏文化,却闻不到自己那套血统论是如何制造出九斤太太 一代不如一代。罗马帝国衰落后,封建主义的兴起令到大小土地贵族都能分享政治、司法和军事权力,于是有能力对农民实行所谓超经济剥削,即运用政治权力去强迫农民交税。这种超经济剥削自然也是寄生性的,所以土地贵族的上升,是以社会和文化大幅倒退为代价。黑暗中世纪由此而名。

超级富豪,无业不营

两个千禧年之后,当资本主义工业革命兴起时,土地贵族与资本的古老争论又复活过来了。不过这次轮到资本批评土地贵族为寄生性了。新时代的资本,不只借贷与贸易,而且更依赖工业投资,所以他们自诩为真正的创富阶级。反过来,大地主发财纯粹靠垄断土地,并无提高生产力,所以无增加社会财富;增加社会财富的人是租入你们的土地的农业或者工业资本家。既然如此,资产阶级至少应享部分权力,不该让土地贵族独断。

大家都知道故事的结局:资产阶级取得决定胜利。又再过了二百年,历史讽刺剧再次搬演;从前的新兴阶级,现在却越来越变得同旧对手相似。大鱼吃小鱼的规律,最终导致一小撮超级财团成为「上龙」 - 侏罗纪时代的海中巨兽,大得能够吞掉暴龙[iii]。上龙把小资本吞掉,又奴役更多普罗市民,最后变成拥有全世界财富的超级财团,既是土地贵族,又是高利贷者,金融家,商人和工业家。由于工业投资份额日渐减少,所以这些现代上龙日益像旧时的土地贵族,主要靠垄断资源而发财,也就是越来越寄生性。

超经济剥削,需要超级寡头政制

富豪不断扩张其财富王国,需要政府的保护。所以贫富悬殊的社会,最容易演变为寡头政体。从前,香港富豪主要庇荫于殖民地政府,并最终成长为上龙。不过,香港的上龙虽然厉害,却不敌崛起的中国上龙。大陆反资本主义反了几十年,今天却变成不折不扣的、为柏拉图所谴责的富人寡头统治。这种寡头统治,兼具封建与资本特色:大官僚集团把国家的强制力量,与资本的力量,合二为一,对百姓实行着与古代土地贵族相似的超经济剥削。这种现代寡头统治太具优越性了,大官僚极速致富,比香港的上龙发更大的财。现在中国上龙财大气粗,早已看不起香港上龙了。

香港上龙虽坐拥经济财富,始终没有最高政治权力,所以一直只能靠拉关系来确保其利益。殖民地时代如是,回归之后更如是。但拉关系有个不方便:关系深浅,随主子心情而定,亦随主子换班而定,并不依你心意。今天中共在香港推行政改方案,讲来讲去,就是确保中央指派高级奴才治港。但谁能成为香港的大内总管,非香港富豪能道,一切依最高领袖。此所以当年唐英年的政治生命,要英年早逝,而梁振英的,不管其如何烂,依旧振起高飞。这次经验叫所有香港上龙都傻了眼。大中小超人难免感叹:谁叫自己空有财富,却无最高政治权力呢?能够像大陆统治者那样,政治与经济权力一把抓,多好啊。

他们不知道,这种政经权力一把抓,却同时把所有社会矛盾都对准自己,早晚出现柏拉图所担心的革命。今天大陆,就日益接近这个界线。

2013124



[i] 帕拉图《理想国》第八卷,303页,华龄出版社,北京,1996

[ii] 同上,304312页。

[iii]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8%8A%E9%BE%8D%E4%BA%9E%E7%9B%A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