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主場新聞)

鎮壓中的兵棋推演

區龍宇

李飛離港不久,吳志森呼籲大家「丟掉中央賜予真普選的幻想」。旨哉斯言!

丟掉幻想,準備戰鬥,積極中。

但是在一些基層團體中討論中,筆者也碰到一些反中者,他們的理由是「中共會像六四一樣出動解放軍鎮壓」。[i]

出動解放軍?

當然有這個可能,不過很小,因為割雞焉用牛刀。幾乎沒有人會認為中能夠吸引超過一萬人參加,而香港警察有三萬人,對付中綽綽有餘。或曰,當年六四屠殺,中共不正是牛刀甚至坦克殺雞嗎?對,但是大陸與香港不同,中共在大陸從來都是乾坤獨斷,不受任何其他社會力量牽制。香港呢,暫時不論在內部還是外部,仍然有很多非中共高層能夠控制的力量,所以如果它也來個坦克殺雞,要承受不堪設想的後果。

1989的大陸,中共仍然是黨國控制一切。所有民運,都是一哄而起,在鎮壓下一哄而散。而香港多年來已經發展出各種政治與社會運動。中共即使出兵鎮壓,成功之後仍然面對各種有組織力量的反抗。要做到把所有反對聲音消滅,除非實行軍管,提前廢除鄧小平的五十年不變政策。如此則打開了一個更重大的政治危機。為一件小事而致尾大不掉,是否值得?何況,今天的統治者也並非絕對自由。

近平形格勢禁

去年九月號的英文中國季刊發表了李成的一篇文章《共產黨的頑強威權主義的終結》[ii],認為今天中共政治形勢的特點是:

1 黨內派系強大而領袖弱勢;

2 各個利益團體勢力強大而政府弱勢;

3 社會發展強大而政府控制力逐漸減弱。

習近平之所以要黨政軍及國安一把抓,恰恰因為其比諸各個前任都要弱勢,才特別要立威(包括打倒薄熙來)。但這樣做也有其反效果,就是造成內部派系對立更嚴重,並增加了敵對派系趁勢奪權的成功機會。

習近平如果想魯莽出兵,首先內部會出現分歧,而一旦發生,就會比1989年更有可能造成黨內分裂。當年中共沒有分裂,多得鄧小平這個元老。但今天中共不再有能統一全黨的超凡元老了。

而且,種種跡象顯示2013年中國已經開始踏入一個危機時代。

中國民主有明天

除了中共內部因素,還有兩個新政治條件來牽制中共的決策。第一,是中國人民開始擺脫六四屠殺所造成的長期低沉消極狀態。尤其是沒有失敗包袱的新一代。2010年佛山本田工人提出了一個多年來沒人敢提的要求 - 改選工會。然而官方不敢強力鎮壓,反而多少做了讓步。

第二,中共推行高速工業化,是締造了對己不利的新民主力量。中國今天城鎮人口已經是全國一半。一個以小農為主的中國,已經改變為城市階級為主的現代化中國。大專生數量呈現爆炸性發展。工人階級數量增加到三億。從大學生到工人階級,都有過初步民主鬥爭。就是農民,也不同昔日了。2011年底烏坎村農民反抗無償徵地,自行選舉臨時理事會,在顯示其民主意識。

現在雖然距離新一輪民主運動的階段還遠,但是恐懼已經減少。烏坎事件後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就告誡幹部「群眾激怒起來,你才知道什麼叫力量」。

經濟發展陷入瓶頸

最後,還有經濟賬要算。今天中國大陸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確承受得起香港經濟倒退的損失。不過,這不是唯一損失。就國外關係而言,一方面中國已經完全融合於全球市場,另一方面中國崛起又引起歐美日的抵制。在此格局下,中共鎮壓中,很有可能引起國際經濟制裁,時間長,中國的損失就不容易承受了。尤其要考慮,中國今天日益接近一場經濟危機。資本主義的週期性生產過剩與信貸膨脹,在中國大陸尤其突出。各種矛盾已經堆積起來,等待機會爆發。

六四鎮壓,為什麼?

在上述四個條件下,習近平居然出動解放軍越境鎮壓,首先就會激起一場不可測的政治危機,包括可能引爆新一輪民運。冒此大險,不過是為壓服小小中,是否太蠢或者太瘋狂?

自然會有人反駁,當年鄧小平也無須如此殘酷鎮壓八九民運吧,但他居然做了,就說明共產黨或者無法預測,或者就是瘋狂。筆者去年的英文著作對此有過探討[iii]。鄧小平所作所為,並非瘋狂,實出於一種官僚理性。1989年初的中國社會已經到了抉擇關頭:改革究竟為勞動人民服務,還是為官僚化公為私服務?到了4月,當學運興起而又得到民眾支持,這個抉擇更進而變成:改革由勞動人民定調,還是由官僚定調?只有濫殺一通,中共才能從此安安穩穩把國有財產私有化。所謂「殺二十萬人,換二十年穩定」的說法,應該放在上述企劃之內去理解。20多年後的今天,中共早已大功告成。它今天的主要任務,不再是開創(開創出官僚資本主義新社會),而是守成。開創與守成,方法各異。同樣出於官僚理性,今天習近平恰恰不必為香港的小小中出兵。如果真的出兵,一定是在中之外,在國內外爆發了更大危機的結果。

陰謀詭計的對應之道

中共會盡力打擊中,不過不是出兵,而是在指揮特首之外,推行三策。第一,枱面上動用親兵與外圍,發動輿論與群眾攻勢;第二,枱底下動員臥底,假扮激進,搶奪話語權/領導權;第三,枱底下對佔中人物放冷箭。

應對之道,不是妄想與之打特務牌,而是以正確的政治路線來劃清界限,分清敵友。例如最近有些人主張,中之餘,也應罷工爭普選。如果工運已經準備好,這個提議原則上無錯。不過,當同類建議,若是聯繫到港獨,聯繫到「要求英美介入,進行顏色革命」的綱領,則不論其人主觀動機,客觀上就是一條錯誤路線。[iv]因為英美政府根本不會真心支持港人。港人何苦為另一個統治者火中取栗。這條錯誤路線,再加上客觀上是為中共鎮壓製造藉口,就錯上加錯,就更需要自覺抵制這種偽激進

28/11/2013



[i]參看林和立《習近平督師打佔中 必要時用解放軍》,刊於主場新聞。

[ii] China Quarterly: http://journals.cambridge.org/abstract_S0305741012000902

[iii] China’s Rise: Strength and Fragility:
http://www.merlinpress.co.uk/acatalog/CHINA-S-RISE--STRENGTH-AND-FRAGILITY.html

[iv]可參考此文: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1/15/54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