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主场新闻)

镇压占中的兵棋推演

区龙宇

李飞离港不久,吴志森呼吁大家「丢掉中央赐予真普选的幻想」。旨哉斯言!

丢掉幻想,准备战斗,积极占中。

但是在一些基层团体占中讨论中,笔者也碰到一些反占中者,他们的理由是「中共会像六四一样出动解放军镇压」。[i]

出动解放军?

当然有这个可能,不过很小,因为割鸡焉用牛刀。几乎没有人会认为占中能够吸引超过一万人参加,而香港警察有三万人,对付占中绰绰有余。或曰,当年六四屠杀,中共不正是牛刀甚至坦克杀鸡吗?对,但是大陆与香港不同,中共在大陆从来都是乾坤独断,不受任何其他社会力量牵制。香港呢,暂时不论在内部还是外部,仍然有很多非中共高层能够控制的力量,所以如果它也来个坦克杀鸡,要承受不堪设想的后果。

1989的大陆,中共仍然是党国控制一切。所有民运,都是一哄而起,在镇压下一哄而散。而香港多年来已经发展出各种政治与社会运动。中共即使出兵镇压,成功之后仍然面对各种有组织力量的反抗。要做到把所有反对声音消灭,除非实行军管,提前废除邓小平的五十年不变政策。如此则打开了一个更重大的政治危机。为一件小事而致尾大不掉,是否值得?何况,今天的统治者也并非绝对自由。

习近平形格势禁

去年九月号的英文中国季刊发表了李成的一篇文章《共产党的顽强威权主义的终结》[ii],认为今天中共政治形势的特点是:

1 党内派系强大而领袖弱势;

2 各个利益团体势力强大而政府弱势;

3 社会发展强大而政府控制力逐渐减弱。

习近平之所以要党政军及国安一把抓,恰恰因为其比诸各个前任都要弱势,才特别要立威(包括打倒薄熙来)。但这样做也有其反效果,就是造成内部派系对立更严重,并增加了敌对派系趁势夺权的成功机会。

习近平如果想鲁莽出兵,首先内部会出现分歧,而一旦发生,就会比1989年更有可能造成党内分裂。当年中共没有分裂,多得邓小平这个元老。但今天中共不再有能统一全党的超凡元老了。

而且,种种迹象显示2013年中国已经开始踏入一个危机时代。

中国民主有明天

除了中共内部因素,还有两个新政治条件来牵制中共的决策。第一,是中国人民开始摆脱六四屠杀所造成的长期低沉消极状态。尤其是没有失败包袱的新一代。2010年佛山本田工人提出了一个多年来没人敢提的要求 - 改选工会。然而官方不敢强力镇压,反而多少做了让步。

第二,中共推行高速工业化,是缔造了对己不利的新民主力量。中国今天城镇人口已经是全国一半。一个以小农为主的中国,已经改变为城市阶级为主的现代化中国。大专生数量呈现爆炸性发展。工人阶级数量增加到三亿。从大学生到工人阶级,都有过初步民主斗争。就是农民,也不同昔日了。2011年底乌坎村农民反抗无偿征地,自行选举临时理事会,在在显示其民主意识。

现在虽然距离新一轮民主运动的阶段还远,但是恐惧已经减少。乌坎事件后广东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就告诫干部「群众激怒起来,你才知道什么叫力量」。

经济发展陷入瓶颈

最后,还有经济账要算。今天中国大陆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确承受得起香港经济倒退的损失。不过,这不是唯一损失。就国外关系而言,一方面中国已经完全融合于全球市场,另一方面中国崛起又引起欧美日的抵制。在此格局下,中共镇压占中,很有可能引起国际经济制裁,时间一长,中国的损失就不容易承受了。尤其要考虑,中国今天日益接近一场经济危机。资本主义的周期性生产过剩与信贷膨胀,在中国大陆尤其突出。各种矛盾已经堆积起来,等待机会爆发。

六四镇压,为什么?

在上述四个条件下,习近平居然出动解放军越境镇压,首先就会激起一场不可测的政治危机,包括可能引爆新一轮民运。冒此大险,不过是为压服小小占中,是否太蠢或者太疯狂?

自然会有人反驳,当年邓小平也无须如此残酷镇压八九民运吧,但他居然做了,就说明共产党或者无法预测,或者就是疯狂。笔者去年的英文著作对此有过探讨[iii]。邓小平所作所为,并非疯狂,实出于一种官僚理性。1989年初的中国社会已经到了抉择关头:改革究竟为劳动人民服务,还是为官僚化公为私服务?到了4月,当学运兴起而又得到民众支持,这个抉择更进而变成:改革由劳动人民定调,还是由官僚定调?只有滥杀一通,中共才能从此安安稳稳把国有财产私有化。所谓「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的说法,应该放在上述企划之内去理解。20多年后的今天,中共早已大功告成。它今天的主要任务,不再是开创(开创出官僚资本主义新社会),而是守成。开创与守成,方法各异。同样出于官僚理性,今天习近平恰恰不必为香港的小小占中出兵。如果真的出兵,一定是在占中之外,在国内外爆发了更大危机的结果。

阴谋诡计的对应之道

中共会尽力打击占中,不过不是出兵,而是在指挥特首之外,推行三策。第一,枱面上动用亲兵与外围,发动舆论与群众攻势;第二,枱底下动员卧底,假扮激进,抢夺话语权/领导权;第三,枱底下对占中人物放冷箭。

应对之道,不是妄想与之打特务牌,而是以正确的政治路线来划清界限,分清敌友。例如最近有些人主张,占中之余,也应罢工争普选。如果工运已经准备好,这个提议原则上无错。不过,当同类建议,若是联系到港独,联系到「要求英美介入,进行颜色革命」的纲领,则不论其人主观动机,客观上就是一条错误路线。[iv]因为英美政府根本不会真心支持港人。港人何苦为另一个统治者火中取栗。这条错误路线,再加上客观上是为中共镇压制造借口,就错上加错,就更需要自觉抵制这种伪激进。

28/11/2013



[i]参看林和立《习近平督师打占中 必要时用解放军》,刊于主场新闻。

[ii] China Quarterly: http://journals.cambridge.org/abstract_S0305741012000902

[iii] China’s Rise: Strength and Fragility:
http://www.merlinpress.co.uk/acatalog/CHINA-S-RISE--STRENGTH-AND-FRAGILITY.html

[iv]可参考此文: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11/15/54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