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
http://thehousenews.com/politics/%E9%9B%BB%E8%A6%96%E9%A2%A8%E9%9B%B2-%E8%AA%B0%E4%B8%BB%E6%B5%AE%E6%B2%89/

電視風雲,誰主浮

區龍宇

這個電視風雲劇饒有興味,是因為劇情緊湊,主題之外又有好幾條伏線,最後還正劇變荒誕劇。第一幕雖已匆匆落下,但是好戲在後。

主角:權貴資本與非權貴資本

這套戲的主題與主角,首先是權貴資本與非權貴資本之爭。獲得牌照的香港電視娛樂和奇妙電視,背後分別是電訊盈科(李澤階和九倉(吳方正),都是權貴資本。但電訊革命,正如許多技術革命一樣,總是不斷打破舊的寡頭壟斷,為新興資本造就機會。王維基的發跡就是典型例子。不過當他想再染指電視,就不那麼簡單了。

特首是這場戲的導演,他不過是按劇本辦事。劇作家不是別人,而是中央。這兩天有人吹風,說其實中央並無干預特首發牌,只是特首「加碼封殺」表忠。[i]這當然是有可能的。即使如此,不能說特首偏離劇本。劇本名叫基本法。它限死所有劇目的主題與主角,重要戲目的結局,但細節並不定死,不然戲就太假太難看了。其次,中央不只是劇本作者,而且是劇院老闆,劇團經理,而那位導演太爛,除了此家,別無出路,他能不時時揣摸上意麼

基本法是劇本

中共收回香港,從未真正想過讓香港人高度自治,所以設計的政制也完全模仿殖民地[ii]。這種政制,專為權貴資本而設計和服務。只不過殖民地時代,權貴資本首先是英國皇室和英國壟斷資本。當時有句話:香港是由馬會,渣豐和港督統治的,排名要分先後[iii]。這種殖民地政制,由於只需操縱個人,再通過他來形成一個超級權貴小圈子,所以特別為中共垂青。王維基問:究竟是法大還是特首大?當然是特首大。特首雖不過臣屬,但他不是小臣而是封疆大吏

特區政府與殖民地政府所不同者,不過是英資換成華資。而華資又分成兩個主要部分,即源於本土的壟斷資本,和源於大陸的、由中央代表的官僚資本。電視行業由於現有法律限制,所以大陸官僚資本暫時只能佔領一間電視台,但權貴資本才能染指關鍵行業,這個原則不變。即使牌照最後會給魔童,也要先給他下馬威,確保其輸誠於權貴。

中途殺出程咬金

延續至今的殖民地政制的好處,是保證權貴資本利益,但壞處是,政治和經濟最高權力都一把抓,連非權貴的大資本也排斥,特首必然四處樹敵。從前殖民地時代,民智未開,港督獨裁容易。但今天香港已經出現了新力量 開始政治覺醒的普通市民,尤其是青年。他們今天已經不是1989年之前的那種不問政治的順民。中共把民眾政治意識提高,完全歸咎於港英的陰謀。它不知道,無論港英的陰謀有多大,如果沒有中共六四屠殺,又如果它不是接著把大陸搞成貪官遍地,總無法刺激港人的強烈的民主訴求的。12萬人抗議梁振英拒絕發牌,不過是2003年反23條的進一步發展而已。簡單講,千錯萬錯,錯在中共自己。

壟斷資本之間,如何使彼此的鬥爭不致失控,不致讓社會運動介入,是「管治藝術」的關鍵。這次梁振英證明自己絕無此等藝術修養,才導致發牌事件失控,引發強大群眾介入。這時正劇就變成荒誕劇了

一些荒誕劇劇作家歡迎群眾加入變成戲劇一部分,中共卻不會。豈止中共,就是權貴資本,大大小小魔童,一樣不會。1019日的遊行和集會,只由一小群熱血青年發起,竟然有12萬人參加,更令全部權貴恐懼。雖然這次群眾行動的要求,與王維基及其員工沒有根本分別(抗議政府黑箱作業,要求發牌),但是如果群眾運動繼續發展,可能會激進化,進而過問到更根本的制度問題 不只是政制,而且是廣播事業的根本性質。

想不到,這次權貴集團得到了意外幫助,令群眾運動出軌。當晚集會和其後幾,都有人對「民間開放電視行動」兩位集會主持人中傷誣。隨後這小群青年便淡出,運動從此改為以香港電視員工為主體。不論其動機為何,這些右翼本土及疑似五毛黨的攻擊,客觀上幫助權貴把運動引回原定主題,即純粹權貴資本與非權貴資本之爭。其後黃毓民投棄權票,更為社運出軌增添幾分詭異。)

中共自亂陣腳

但高潮還未過去,因為輪到議員出場。投票結果不難預測。但對於中共及特首來說,無險而有驚。自由黨議員投票支持公開政府有關發牌文件的動議,再次反映了一個變局:習近平上台,把江澤民的香港親信唐英年打下來,造成權貴資本難以彌補的裂痕。這對於管理好彼此矛盾無疑增加一重障礙。一句話,今後香港發生統治危機的機會陡增。

綜上而言,這次事件是好多重矛盾造成:

不同派系的大資本之間的矛盾;

權貴資本與平民之間的矛盾;

中共與平民之間的矛盾;

特首獨大的政制製造矛盾多於化解矛盾。

以為單靠發牌給魔童就天下太平,是不是有點天真?

商業壟斷還是民主多元?

大氣電波既為公有財產,市民就有權對電視廣播事業實行民主監督。但實際上大氣電波,同新土地供應一樣,早已成為權貴資本的禁臠。即使王維基入選,只是稍微改變寡頭壟斷的版圖,並無改變其本質。香港知識界主流是自由主義,竟然對於這種寡頭壟斷缺乏批判,實在奇怪。

美國傳媒學者 Robert McChesney有一本書,Corporate Media and the threat to democracy,批判傳媒的商業寡頭壟斷:即使那幾家商營電視台互相競爭,但是那種迎合最低級趣味的趨勢只會有增無減,因為在盈利高於一切社會責任的考慮之下,巨額投資要求巨額回報,而巨額回報本身又必然令節目迎合最大量觀眾,同時避免有爭議的節目,避免同情有爭議的弱勢群體。所以動作片最好銷路。另一方面,對於同性戀議題,在1970-80年代主流電視節目都迴避不及,只有到了同志運動日益巨大,同志變成重要消費者/選民的時候,電視才敢採納這個議題。媒體寡頭壟斷必然犧牲文化多元性!

主流意見認為多加一個牌,就能給市民多一個選擇。其實這往往只是偽選擇。實情是電視大老闆以及廣告商及其背後的大財團,早就為你做了選擇。McChesney指出,美國電視播放廣告,在90年代比諸80年代增加了一半。現在公關稿媒體報導40-70%。他又引述傳媒專家George Gerbner 的話:“媒體沒有什麼可講,但要出賣的東西卻多著。”。 1976年美國就有一套電影叫《電視台風雲》,諷刺電視變成荒唐和愚民工具。差不多四十年後的香港,對於商營電視台的缺陷依然那麼缺乏反思,嘆

民主的一個要義,就是確保有限的大氣電波,能為人民服務並受其民主監督。電視廣播若由商營壓倒性,必然犧牲文化多元,也犧牲民主。反之,公營為主模式,消除了廣告與盈利壓力,能為製作高質素又多元的節目提供物質與制度基礎。當年香港很多東西都學英國,唯獨英國的以公營為主的廣播模式(BBC,香港只學其皮毛(不倫不類的港台)。如果英國BBC還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沒有充分做到多元化和接受民主監督。所以早就有人提出過另類公營:盡量分散多元的公營模式,讓社區及各個人民社團都有權分享大氣電波,硬件則由公支付。

20131113



[i] 《中央疑忌魔童,特首加碼封殺》,明報,1111日。

[ii] 郝鐵川最近一篇《香港不是美式三權分立下的行政主導》一文等於承認了這一點。可笑的是,從陳冠中到陳雲,莫不歌頌基本法如何落實高度自治。

[iii] The Government and Politics of Hong Kong, Norman Miners, P.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