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載主場新聞)

獵紅運動為誰服務?

電視發牌風雲與所謂左膠/右膠

區龍宇

大家都聽過獵巫 中世紀歐洲天主教對所謂女巫/疑似女巫的迫害,數以萬計無辜婦女因此被燒死。

類似獵巫運動的獵紅運動,今天在香港已經冒頭。獵紅,即Red Baiting,是右翼政府和團體,拿「共產黨」帽子亂扣,達到「搞臭」對方的目的。在美國,最著名的獵紅就是1950年代的麥卡錫主義,無數作家和社運活動家被無辜公開譴責和入獄。這種類似中世紀獵巫行動的特點,是亂打棍子,亂扣罪名,卻絲毫不準備提出證據。類似言論,在今天被稱為hate speech,即仇恨語言,基本特徵是為對方扣上大大的罪名,卻沒有罪證。

騎劫論不成立

週六集會後,右翼本土對「民間開放電視行動」兩位集會主持人陳璟茵和區諾的中傷誣衊,不過是本土獵紅。

關於「騎劫」集會宗旨:網上的攻擊邏輯是:兩位主持既然是左翼21成員,就等於是用「左膠」思想騎劫集會。這當然絲毫經不起推敲。事實上,「民間開放電視行動」的《萬人齊撐》網頁提出「快發牌比香港電視」,具體立場與當天遊行/集會參加者,以至與香港電視工會的主張,都沒有根本不同。即使「民間開放電視行動」的成員在個別用詞上有點不同,但是只要在當前立場上相同,就是同盟,就應該求同存異。這種「騎劫」論無限誇大不同,又無限縮小共通點,不過是惡意的挑撥離間。

據我所知,事實上左翼21根本沒有對有關行動有過任何決定,對兩位主持也沒有發過任何指示。兩位主持的行動完全是按照自己所理解的公共利益行事。所以什麼左翼騎劫,純為子虛烏有。

關於「騎劫」集會舉行:「民間開放電視行動」從頭起就是遊行和集會主辦者之一,兩位主持也是以這個身份出席,豈有主辦者自己騎劫自己之理?而有關路線及商討建議,全部事先在網頁張揚,但這些指責者從未與「民間開放電視行動」聯絡表達不同意見,卻於事後大張撻伐;撻伐還不止,還要含血噴人,豈不奇怪。在集會形式上,參與者有不同意見很正常,大可求同存異。而主持者建議民主商討,即使有人認為技術可行性存疑,但是主持的用意是發揚民主,這總比搞一言堂或者領袖崇拜好。

關於行動主體:攻擊者認為當日行動的主體應該是香港電視員工,所以「民間開放電視行動」是越俎代庖。這種言論把廣大市民置於何地?大氣電波屬於公共資源,也是為市民服務,那麼市民作為受眾,當然有權利有義務站出來。右翼本土論者的攻擊,又一次證明其為惡毒的挑撥離間。

專殺良民,放過元兇

但更重要的是,右翼本土的攻擊,根本是專殺良民,放過元兇。從大局看,「民間開放電視行動」的號召吸引超過十萬人參加,形成對不義政府的巨大壓力,這本身就非常成功。但是所有攻擊,完全忽略這個成績,卻要麽純粹扣帽子,要麽專挑細節與技術來抹黑,試問,這種攻擊最有利於誰?當然是梁振英了。這種完全失掉起碼分寸的攻擊,並非偶然。因為右翼本土大師,早已說過,主要敵人不是中共專制政府,不是梁振英政府,不是寡頭壟斷財團,而是左膠,包括「社民連,工黨,社運左翼,社福界左翼」。這個名單自然很輕易延伸,所以前有正委孔令,現在有陳璟茵,區諾軒,以及左翼21。試問這種敵我劃分,誰最高興呢?當然也是中共及其特區政府了。

左翼從來都代表著支持種種進步價值:共和主義,民主,平等,法治,照顧弱者,反對貧富懸殊等等。今天的民建聯之類,雖然被稱為左派,其實是背叛左翼價值,是大右派。不幸的是,香港左翼從來都似有像無,而右翼卻是日益壯大。從今日形勢看,就是傳統土共與右翼本土合流,大家都把支持基層民主和福利的人看成最大敵人。其中,又正在衍生一個網絡極右派。甚麽時候它會從網絡走上街頭,大家且看。

本來一個社會存在左右翼是很正常。不過,近20年來,世界各國的共同趨勢都是傳統右翼日益分化出一個極右派,其特點就是語言暴力甚至拳頭暴力。在希臘,極右派更是動刀動槍了。這是文明破壞者,而不是文明建設者。一切支持自由,平等和民主的價值觀的朋友,必須對這種極右勢力提高警惕,當有人備受不合理攻擊時,也應該挺身而出,反駁不合理指責。不然,有朝一日,這些語言暴力也會臨頭。

2013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