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载主场新闻)

猎红运动为谁服务?

电视发牌风云与所谓左胶/右胶

区龙宇

大家都听过猎巫 中世纪欧洲天主教对所谓女巫/疑似女巫的迫害,数以万计无辜妇女因此被烧死。

类似猎巫运动的猎红运动,今天在香港已经冒头。猎红,即Red Baiting,是右翼政府和团体,拿「共产党」帽子乱扣,达到「搞臭」对方的目的。在美国,最著名的猎红就是1950年代的麦卡锡主义,无数作家和社运活动家被无辜公开谴责和入狱。这种类似中世纪猎巫行动的特点,是乱打棍子,乱扣罪名,却丝毫不准备提出证据。类似言论,在今天被称为hate speech,即仇恨语言,基本特征是为对方扣上大大的罪名,却没有罪证。

骑劫论不成立

周六集会后,右翼本土对「民间开放电视行动」两位集会主持人陈璟茵和区诺的中伤诬蔑,不过是本土猎红。

关于「骑劫」集会宗旨:网上的攻击逻辑是:两位主持既然是左翼21成员,就等于是用「左胶」思想骑劫集会。这当然丝毫经不起推敲。事实上,「民间开放电视行动」的《万人齐撑》网页提出「快发牌比香港电视」,具体立场与当天游行/集会参加者,以至与香港电视工会的主张,都没有根本不同。即使「民间开放电视行动」的成员在个别用词上有点不同,但是只要在当前立场上相同,就是同盟,就应该求同存异。这种「骑劫」论无限夸大不同,又无限缩小共通点,不过是恶意的挑拨离间。

据我所知,事实上左翼21根本没有对有关行动有过任何决定,对两位主持也没有发过任何指示。两位主持的行动完全是按照自己所理解的公共利益行事。所以什么左翼骑劫,纯为子虚乌有。

关于「骑劫」集会举行:「民间开放电视行动」从头起就是游行和集会主办者之一,两位主持也是以这个身份出席,岂有主办者自己骑劫自己之理?而有关路线及商讨建议,全部事先在网页张扬,但这些指责者从未与「民间开放电视行动」联络表达不同意见,却于事后大张挞伐;挞伐还不止,还要含血喷人,岂不奇怪。在集会形式上,参与者有不同意见很正常,大可求同存异。而主持者建议民主商讨,即使有人认为技术可行性存疑,但是主持的用意是发扬民主,这总比搞一言堂或者领袖崇拜好。

关于行动主体:攻击者认为当日行动的主体应该是香港电视员工,所以「民间开放电视行动」是越俎代庖。这种言论把广大市民置于何地?大气电波属于公共资源,也是为市民服务,那么市民作为受众,当然有权利有义务站出来。右翼本土论者的攻击,又一次证明其为恶毒的挑拨离间。

专杀良民,放过元凶

但更重要的是,右翼本土的攻击,根本是专杀良民,放过元凶。从大局看,「民间开放电视行动」的号召吸引超过十万人参加,形成对不义政府的巨大压力,这本身就非常成功。但是所有攻击,完全忽略这个成绩,却要么纯粹扣帽子,要么专挑细节与技术来抹黑,试问,这种攻击最有利于谁?当然是梁振英了。这种完全失掉起码分寸的攻击,并非偶然。因为右翼本土大师,早已说过,主要敌人不是中共专制政府,不是梁振英政府,不是寡头垄断财团,而是左胶,包括「社民连,工党,社运左翼,社福界左翼」。这个名单自然很轻易延伸,所以前有正委孔令,现在有陈璟茵,区诺轩,以及左翼21。试问这种敌我划分,谁最高兴呢?当然也是中共及其特区政府了。

左翼从来都代表着支持种种进步价值:共和主义,民主,平等,法治,照顾弱者,反对贫富悬殊等等。今天的民建联之类,虽然被称为左派,其实是背叛左翼价值,是大右派。不幸的是,香港左翼从来都似有像无,而右翼却是日益壮大。从今日形势看,就是传统土共与右翼本土合流,大家都把支持基层民主和福利的人看成最大敌人。其中,又正在衍生一个网络极右派。甚么时候它会从网络走上街头,大家且看。

本来一个社会存在左右翼是很正常。不过,近20年来,世界各国的共同趋势都是传统右翼日益分化出一个极右派,其特点就是语言暴力甚至拳头暴力。在希腊,极右派更是动刀动枪了。这是文明破坏者,而不是文明建设者。一切支持自由,平等和民主的价值观的朋友,必须对这种极右势力提高警惕,当有人备受不合理攻击时,也应该挺身而出,反驳不合理指责。不然,有朝一日,这些语言暴力也会临头。

2013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