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聯署:

團結社會.團聚家庭。
爭取審批權,還港公義自治

【歡迎個人或團體聯署】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hcbeFJ-ZhZd8-u6L92sF9in-fPE3ogW3TRfxeYNm_nE/viewform

聯署聲明

2013106

近年香港房屋問題嚴重,中產置業難、基層上樓難,迫得人人挨貴租。這些港人面對的問題,成因本應在於土地和房屋分配不均,可是政府為製造社會分化,成功將問題說成「土地供應不足」,合理化大規模開發計劃。很可惜,近日有社會人士顧問題核心,把政府的「盲搶地」行為歸咎於「新增人口實在太多」,將矛盾指向持單程證的新移民,甚至提出「源頭減人」的比喻,有暗示他們是「廢物」之嫌。我們認為,有關的說法實屬轉移視線,淡化了土地分配不均的問題,成為地產霸權的幫兇。同時亦強化了港人對新移民的偏見,令香港社會進一步走向撕裂。

地產霸權是土地及房屋問題的元兇

香港地價創造歷史新高,是特區政府與寡頭地產商合謀的惡果。地產霸權只強調土地與房屋的交換價值,鼓勵炒作,阻礙香港人爭取可負擔的居住權。

事實上,從港府統計處數字可見,香港的人口增長已放緩,只是政府一直誇大未來人口增長的數字,為開發更多土地提供合理化的借口。其次,香港也非土地不足,大量空置官地、丁屋預留地、會所、短期租約、未決定用途等政府用地未有利用,總計超過2000公頃。如以政府一公頃平均可建400個單位計算,無須收地,已可建近90萬個單位。供應再多土地,如果都是由地產霸權決定,優先起豪宅,市民上樓或買樓的困難依然沒解決。近日更有地產發展商表示,寧願開發郊野公園,也要保留高爾夫球場。香港土地問題的癥結,於此可見端倪。

源頭減人」的說法,將土地分配不均的問題歸咎於弱勢群體,只要求削減中港家庭的來港權利,對於中港家庭長期處於兩地分隔的痛苦置之不理,明顯是配合中港矛盾浪潮,針對內地人,最後轉移對地產霸權和中港政府勾結的批評,讓官商齊卸責,並以此賺取政治資本。

爭取移民審批制度,追求公義自治

《基本法》確認了「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權利,爭取自治權跟爭取民主一樣,是港人的政治改革願望。我們認為移入移民的審批權是香港自治的範疇,特區政府應該爭取的決策權。然而,在爭取移民審批權的同時,這審批權也必須建立在香港的核心價值(價值)的基礎上,才能保香港維持一個文明社會。今天,自治權被狹化成排斥新移民,爭取自治只有「排外自治」一言堂。我們認為排外自治不符合香港核心價值的公義原則,因為香港人的家庭團聚是國際基本人權,是不應該取消的。因此,我們倡議「公義自治」,在爭取移民審批權的立場上,必須緊守香港的核心價值,不能剝奪港人家庭團聚的基本人權。

香港人需要爭取更大權力參與單程證的審批。目前單程只由內地部門審批,各省各市不同處理,審批過程動輒耗時四五年,不少中港家庭均深受其苦。因此,我們要求短期內成立由中港代表組成的聯絡工作小組,檢討兩地的出入境安排,並處理關於簽發單程證及雙程證的投訴及上訴事宜;長遠爭取收回審批權,令審批制度可以更公平更透明,並且實現香港移民政策的完整自治權。

檢討旅遊政策及人口政策

2003年中國大陸與香港簽署《內地與港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開始自由行政策,最初由廣東省四個城市增至現今49個城市,來港旅客劇增,數字由20021,650萬人次急增至2012年的4,192萬人次,整體升幅逾1.5倍。急劇增加的旅客數量,對本地的公共交通、社區設施、日常消費構成不少壓力。對於這項影響民生至深的政策,乃令港人感到「迫爆」的原因,港府十年來多次和內地簽訂相關協議,卻從未諮詢港人意見。我們認為香港政府必須檢討現時的旅遊政策,計算香港能夠接待的旅客數量,規劃旅遊配套及旅客入境安排。

適逢人口政策的諮詢將於十月開展,我們認為政府應該檢討自由行政策。除此以外,我們也認為香港政府有需要公開諮詢及檢討各項人口及入境政策,如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優秀人才入境計劃、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以至來港就學及工作的安排,以便更準確地評估人口發展,重訂適切於香港的人口政策。

總括而言,我們有以下訴求:

1.土地與房屋問題的元兇是地產霸權,停止將新移民當成代罪羔羊。

2.爭取公義自治,改革單程證審批權,短期成立中港聯絡小組,長遠爭取收回審批權。

3.盡快檢討香港旅遊政策。

4.公開諮詢及檢討各項入境政策,重訂香港人口政策。

發起團體

土地正義聯盟、關注基層住屋聯席同根社、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關注跨境兒童權益聯席、影子長策會

聯署團體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專上學生聯會、關注中港家庭權利聯席、社會民主連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