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埋葬着革命的血腥镇压

作者:安那琪

2013/8/14

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1756#entrymore

附录:埃及革命大事记

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1757

 

2013813日,埃及军方向扎营在开罗东北部纳斯尔市地区阿达维耶清真寺(Rabia Al-Adawiya)及开罗中部复兴广场(Al-Nahda)的穆尔西(Mohamed Morsi)支持者展开武力清场,让这天成为埃及革命后两年来最血腥的一天。埃及全国各地出现暴力冲突,埃及军方任命的临时总统曼苏尔(Adly Mansour)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为期一个月,多个地区实行宵禁。根据埃及官方消息,至少278人死亡(包括43名警察),穆斯林兄弟会则估计死亡人数达到2000人,死亡人数会继续攀升。在这之前一天(2013813日),临时总统曼苏尔委任20名新的省长,取代担任这些职务的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受委的官员当中很多是穆巴拉克时代的军官。

埃及军方展开血腥镇压行动,不仅仅是要打击并清除威胁着临时政府的穆斯林兄弟会,更大程度是要摧毁整个埃及革命的进程。

在军方展开武力镇压及宣布紧急状态后,左右为难的临时政府副总统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选择辞职。国际社会都纷纷谴责埃及军方血腥镇压示威者的暴行。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形容发生在埃及的事情是可悲的。美国白宫发言人乔斯.厄尼斯特(Josh Earnest)声称美国严厉谴责对埃及示威者所使用的暴力。美国政府应该很清楚知道,埃及军方行使暴力时所使用的武器,大都是美国所供应的。埃及保安部队所使用的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军火武器装备,大都来自美国武器供应商,从尖端的作战装备,如战机、战斗直升机、战舰和导弹,到镇压示威者的镇暴装备,如装甲车、冲锋枪、手枪、橡胶子弹和催泪弹。几乎所有的武器装备,都是获得美国所提供的军事援助金补贴,这种补贴自1978年签订《戴维营协议》后就开始源源不绝。《戴维营协议》象征着埃及正式疏离当时的苏联,加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行列,成为美国霸权在中东地区三大忠实盟友之一,埃及也成为美国金援的第二大受益国,仅次于以色列,每年获得总值约15亿美元的军事与经济援助,其中13亿美元是专门输送给埃及军方的。

当埃及军方的暴行遭到国际社会群起谴责时,华盛顿当局亡羊补牢的做法,就是暂停运送最新一批的F-16战机去埃及,并声称会检讨是否继续提供13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美国政府支持穆巴拉克的政权,直到其垮台为止。美国支持后来通过民选上台执政的穆尔西政府(因为它很清楚知道穆斯林兄弟会是埃及境内最有组织的政治团体),直到穆尔西政府在示威浪潮及军方介入下垮台为止。美国也接受推翻穆尔西政权后的军方主导之临时政府。美国支持埃及的任何一个政府,管你是自由派、伊斯兰主义派,还是穆巴拉克时代旧建制派,先决条件是这些政府必须延续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乖乖遵从国际货币基金和世界银行的指令,不惜一切捍卫全球资本在中东地区的利益。目前埃及军方主导的政权所犯下的血腥暴行引起了太大的反弹,美国当局能做的就是继续检讨continuing to review)其对临时政府的态度。

美国害怕埃及的革命,它会支持任何可以维护其在中东利益的政权。2011年埃及革命爆发时,军方当机立断介入遏制了革命浪潮的推进,帮了美国一个大忙。美国不断向埃及施压,期望的是让旧的反动势力重新控制埃及,但这势力不是穆斯林兄弟会,而是更为极端的萨拉菲派。埃及有长远的反抗传统,在非洲解放斗争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一个民主、思想进步且独立自主的埃及,将大大削弱美国在该国以至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威胁着以色列的扩张,因此建设民主始终不是美国要在埃及推行的议程。

穆斯林兄弟会在后穆巴拉克时期的第一场自由选举中胜出并不是偶然的事情。2011年爆发埃及革命时,穆斯林兄弟会是埃及境内最有组织的反对派政治运动。但是,穆斯林兄弟会并不是2011年埃及革命的发动者,这个组织是最迟支持革命的政治团体(之所以会支持革命,也是因为如果当时不支持革命就会被历史唾弃)。尽管穆斯林兄弟会在穆巴拉克时期不断遭到打压,但是被允许获得一定的活动空间,因为穆斯林兄弟会在民间建设起来的社会组织,如医院和学校,或多或少有助于填补穆巴拉克政权推行让少数人富起来先(大多数人继续贫困下去)新自由主义政策所造成的千疮百孔。穆斯林靠着其社会组织所建立起来广泛网罗,巩固了其政治影响力,也让其在后穆巴拉克时期的选举中占有了难以被挑战的优势。尽管后穆巴拉克时期的埃及首次出现自由的选举,但是这些选举并不公平,花钱买票的事情并不出奇;穆斯林兄弟会还动员其成员去控制投票站,阻止其他人到那里投票;还有在总统大选时仓促的选举程序及行政官僚筛选的操纵,让最后一轮投票时只剩下两害取其轻的选择(穆斯林兄弟会的穆尔西对垒穆巴拉克时期旧建制代表的艾哈迈德.沙菲克),让后穆巴拉克的形势变成刚走了董卓,又来了曹操

穆尔西上台后继续保证军方可以掌控一定的政治与经济权力。穆尔西当选上台后,于2012812日将备受争议的军方首脑坦塔维(Mohamed Hussein Tantawi)撤换掉,任命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取代其武装部队总司令兼国防部长的职务。当时军方领导换血,是军方跟穆斯林兄弟会所达成的协议,以换取军方领导不会因之前的暴行而受到对付。穆尔西应该怎么也预料不到,他所委任的国防部长法塔赫.塞西将军,后来看风使舵趁着反政府示威浪潮高涨而发动政变将他拉下台。

穆斯林兄弟会的政治思想是建立在以伊斯兰法为依归的宗教保守主义上,其经济政策则是走亲西方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穆尔西上台后推行的经济政策,只是延续了穆巴拉克时期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甚至还更糟。在穆尔西执政的一年期间,几乎每天都发生工人为了争取基本权益(如工作权、合理工资等)进行抗议而遭到保安当局打压之事件,还不断通过国营媒体诬蔑罢工工人,甚至容许资方雇佣流氓攻击罢工工人。穆斯林兄弟会始终都不是能够推动埃及民主进程及社会正义的革命力量,但却会在选举中继续占有相当大的优势,其意欲推动伊斯兰法治国的主张也让世俗主义者坐立不安。尽管如此,怎样的说辞都不能为军方血腥镇压穆斯林兄弟会的暴行开脱。军方的暴行,不仅让穆斯林兄弟会成为了革命烈士,加剧穆斯林兄弟会暴力反击的同时,也为族群教派矛盾煽风点火,占埃及人口约9%的科普特基督徒已成为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的暴力攻击对象。如果暴力事件升级演变成族群冲突或宗教冲突,甚至是内战,被葬送的就是实现民主与社会正义的埃及革命进程。

埃及军方向穆斯林兄弟会展开的血腥镇压,势必刺激穆斯林兄弟会进行更多的暴力反击,更加恨不得他们投入武装斗争或走恐怖主义路线,这样埃及军方就可以更加名正言顺以反恐名义去巩固其铁腕统治,还以此要挟美国继续为埃及提供军事援助。

埃及目前的政治危机,需要的是政治解决方案,不是军事镇压的方案。只要军方仍然掌控实权,以及美国为首的国际霸权从中作梗,埃及的民主进程走不到多远,而埃及民众摆脱造成贫富悬殊的资本主义制度深渊也还是天方夜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