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革命還是政變?革命還是反革命?

安那琪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安那琪的文字烏托邦

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1741#entrymore

2013630日,當穆斯林兄弟會領袖穆罕默德穆爾西(Mohamed Morsi)中選為埃及總統一周年之際,埃及境內爆發了聲勢浩大的反政府示威行動。約1700萬埃及民眾走上埃及各城鎮街頭,要求穆爾西辭職下臺。示威浪潮爆發後,埃及軍方表態不再支持穆斯林兄弟會領導的民選政府。201373日,軍方宣佈罷免穆爾西的總統職務,暫時撤消憲法,任命最高憲法法院院長阿德裡曼蘇爾(Adly Mansour)為代總統,直到舉行新的選舉為止。曾擔任國際原子能機構總幹事的自由派政客穆罕默德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受命為副總統,自由派經濟學家哈齊姆貝布拉維(Hazem Al Beblawi)則受委為過渡期國務總理。

目前,埃及的統治實權仍然掌握在軍方手中。儘管有好些埃及的示威民眾將軍方擁戴為“革命的守護者”,事實上埃及的軍方領導一直都不是革命的同路人。如果不是要避免革命浪潮燒到自己頭上而埋葬軍方領導的特權與利益,軍方不會眼明手快協助革命群眾推翻穆巴拉克政權。現在軍方罷免穆爾西及除掉穆斯林兄弟會,也不過是害怕自己會被一發不可收拾的革命海嘯淹沒。時時以全球資本主義建制利益為重的美國政府,很自然地支持埃及新的軍政權。

大力動員反對穆爾西政府的主要力量是一個稱為“造反”(Tamarod)的群眾運動。這個草根運動主要是收集簽名要求穆爾西辭職以提早舉行新的選舉。這個運動於2013428日由5名社會活動人士號召成立,屬￿鬆散的組織,他們成功於2013630日收集到2200萬簽名。

穆爾西被罷免後,穆斯林兄弟會動員反對他們所謂的“政變”。走上街頭的穆斯林兄弟會支持者人數也不少。埃及軍方採取殘酷的手段鎮壓穆爾西支持者的示威活動,包括於201378日打死了逾50名赤手空拳的穆爾西支持者。

埃及於2011125日爆發了震驚世界的人民起義,在得到軍方的支持下,推翻了穆巴拉克獨裁政權。穆罕默德坦塔維元帥領導的武裝部隊最高委員會在過渡期間實行軍事統治。穆斯林兄弟會在後來舉行的選舉中取勝,其領導人穆爾西于2012630日中選為總統。伊斯蘭主義者之所以能夠在埃及上臺執政,並不是意外,而是美國為首西方勢力及其代理在背後操縱的結果。埃及革命釋放出巨大的人民力量,如果不限制由下而上的人民力量,其後果對國際資本及埃及統治精英難以想像,這就是為何軍方和穆斯林兄弟會跟美國和中東大財主(如沙特阿拉伯、卡塔爾等國)達成協議,確保埃及可以“和平有序的過渡”。2012年匆匆進行的選舉程序以及行政官僚篩選的手法,讓埃及總統選舉最後一輪投票決勝負的雙方都是新自由主義經濟議程的代理:一方是打著伊斯蘭主義旗號推行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的穆爾西,另一方則是穆巴拉克時代的朋黨艾哈邁德沙菲克。當埃及人民必須投下手中一票去選出新總統時,他們的選擇只剩下霍亂及癌症。

埃及人民推翻穆巴拉克後,經過軍事管治一段時期後選出來的新總統穆爾西,最終不過是“剛走了董卓,又來了曹操”。穆斯林兄弟會在歷史上極力反共,曾經打壓左翼革命運動,其意識形態保守右傾,經濟政策上追隨全球資本主導的新自由主義。穆爾西上臺後繼續保證軍方可以掌控一定的政治與經濟權力,推行維護國際資本利益的經濟政策,還要試圖賦予自己巨大的權力並意欲推行其神權治國的白日夢。埃及人民多次重返開羅塔利爾廣場,延續2011年爆發的未完成之革命。

2013630日爆發直到穆爾西下臺的人民力量浪潮,是埃及2011年人民革命後的第二次高潮。但是,埃及的局勢卻仍然不明朗,埃及人民抗爭的挑戰仍然艱巨。目前發生在埃及的,既是一場二次革命,也是一場軍事政變,更是一場革命與反革命在錯綜複雜的形勢中角力的競爭。

埃及的自由派資產階級精英,希望借助聲勢浩大的群眾起義去推翻伊斯蘭派精英,讓他們可以在得到軍方的支持下掌控大權,資助他們的美國勢力自然也會更加放心。舊政權的殘餘分子也希望可以混在新的革命浪潮中借屍還魂。

埃及革命是由2011年人民自發的起義所促成,那是人民力量的一次爆發,並在看風使舵的軍方支持下推翻了一個獨裁政權。但是,2011年的革命並沒有建立一個真正人民當家作主的新政府,除了軍方仍然獨攬大權,資本建制中的不同派系也不斷爭取軍方和美國勢力的支持以騎劫革命

無論是軍方,還是穆斯林兄弟會,以至各源流的資產階級反對派,都不想見到革命過程深化也就是普羅人民在革命中掌握更多的權力、社會財富獲得重新分配、資本主義建制被民主參與的社會模式取代等。

不過,埃及的左翼革命力量非常薄弱,無法形成強大的、有組織的政治替代選擇,去挑戰利用革命浪潮上位後又背叛革命的資產階級反對派。埃及的5個左翼政黨(埃及社會主義党、民主勞動黨、人民社會主義聯盟黨、埃及共產黨,及“革命社會主義”組織)於20115月成立了社會主義力量聯盟,目的旨在聯合實力薄弱卻又四分五裂的左翼運動。由於過去獨裁政權對埃及左翼及工人運動的殘酷鎮壓,埃及的左翼力量在2011年革命後幾乎是由零開始建立起來的。

當穆爾西於20121122日頒擴大本身權力的總統指令後,埃及各個非伊斯蘭主義的反對派政黨組織成立了“救國陣線”(National Salvation Front)。組成救國陣線的政治勢力在意識形態上差異非常大,有穆罕默德巴拉迪那樣的自由派,甚至有曾經是穆巴拉克舊政權一部分的政黨,而左翼政黨也參與其中。這個烏合之眾式的“救國陣線”之所以能夠聯合起來,是因為有著明確的目標:推翻伊斯蘭主義者的統治權力。隨著穆爾西的下臺及軍方的接管,“救國陣線”已經“功成身退”,而領導這個陣線的資產階級自由派自然要趁機讓自己登上權力的殿堂。

埃及2011年的18天革命震驚全世界,兩年後的革命還是波瀾壯闊。埃及人民因生活困苦、社會不公及民主萎縮而奮起,但是這場革命還遠未完成。埃及革命的經驗,再次警惕著世人:政權輪替還不足夠,制度的徹底改造才是關鍵;真正能夠完成革命任務的,不是乘著革命浪潮上位並騎劫革命的資產階級政治精英,而是由下而上組織起來的普羅人民,因此革命左翼的政治組織非常重要。

埃及革命是“阿拉伯之春”的重要一環,也是全世界普羅人民反抗資本建制運動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埃及革命的何去何從,將會對世界各地人民抗爭起著影響。埃及革命的發展值得我們關注,其經驗值得我們借鑒,以確保未來的社會抗爭成果不會再被資本建制的精英竊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