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獨立工會領袖

呼籲警惕軍方煽動

翻譯:陳

726日,星期五

http://www.internationalviewpoint.org/spip.php?article3043

 

譯者按:法特.拉馬丹(Fatma Ramadan)是埃及獨立工會聯合會執行委員會成員(Executive Committee member of the Egyptian Federation of Independent Trade Unions)。國防部長賽西(Al Sisi)在上週五(726日)號召民眾上街對抗穆斯林兄弟會,同日以及隨後幾天,他就對兄弟會的示威者大開殺戒。一些工會在之前很久一直都在動員反抗前總統,也是穆斯林兄弟會的穆爾西,因此受到穆爾西鎮壓,所以今次對於軍方政變及打壓兄弟會表示支持。但是法特發出這份聲明,反對支持軍方,呼籲勞動人民要獨立鬥爭。

賽西“容許”人民示威是致命毒藥

同志們,埃及工人在努力為自己的權利,為一個更好的埃及,而起來鬥爭。埃及工人夢想自由和社會正義,夢想人人有工做,然而,正同一時候,稱為商人而實質為盜賊的人,關閉工廠,拿走數以億計的錢。埃及工人夢想有公平工資,然而這個政府只關心促進投資,一些隻會犧牲工人及其權利的投資,甚至是犧牲他們的生命的投資。埃及工人夢想他們的孩子能過更好的生活。他們夢想,當孩子生病時有藥可治,可是沒有。他們夢想有房子遮風擋雨。

自(2011年)125日起,你們一直要求權利,可是你們的罷工和示威,直到穆巴拉克被推翻後,始終沒有得到滿足。穆斯林兄弟會和軍方,既同左派談判,也同右派和中間派談判,卻始終對你們的要求和權利不屑一顧。他們在意的只是怎麼把你們所點燃的火花撲滅 這些火花,是你們在黑暗時期以鬥爭來點燃的,但因為火花都相互隔離而沒有燎原。

當時強行結束你們在開羅,蘇伊士,法尤以至埃及各地的罷工,難道不是軍方嗎?難道不是軍隊逮捕你們中許多人,用軍事法庭審判你們,雖然你們所做的,不過是履行你們的組織權,罷工權以及和平抗議權?通過立法把所有這些權利,即組織權以及和平示威,罷工和靜坐權利一一變成犯罪行為,不就是軍方嗎?

接著輪到穆爾西和穆斯林兄弟會出場,他們追隨穆巴拉克的腳步,把(工人)解雇,逮捕,以及暴力對付罷工。穆爾西通過內政部長和他的手下,派出警犬對付亞曆山德裡亞市的泰坦水泥工人。現在示威群眾把警察和軍人簇擁著高舉起來,其實都是殺人兇手,殺過許多誠實而年輕的埃及人。他們是當局對付我們的武器,而且永遠如此,除非這些機構被清洗。

穆斯林兄弟會的領導人正策劃對埃及人民犯罪,每天都犯,造成濫殺無辜,而軍隊和警察面對這些殘酷暴力和謀殺(只是袖手旁觀)。讓我們每個人都記得,軍隊和警察何時才介入?他們是在雙方衝突接近結束,在現場已經灑血後,才介入的。問問自己,為什麼他們不在穆斯林兄弟對埃及人民犯下罪行之初,就來防止罪行發生?問問自己,群眾繼續戰鬥和流血,究竟有利於誰?那只會同時有利於穆斯林兄弟會的領導和軍隊。正如窮人是國與國之間的戰爭的炮灰,埃及的窮人,工人和農民,成為內戰和衝突的燃料,就像莫卡坦那位門衛的天真無邪的兒子被殺害一樣。

今天,有人請我們去參加和認可賽西的殺戮狂潮,結果所有三家工會聯合會都同意了。他們包括親政府的埃及工會聯合會(ETUF),埃及民主勞工議會(EDLC),埃及獨立工會聯合會(EFITU - 而我是這家工會的執行委員會成員。我和其他執委會成員爭論,想說服他們不要發出聲明呼籲成員和埃及人民在週五上街抗議,以免被認為人民和軍方及警察是一夥。我是少數,4票對9票,因此,所有三個工會聯合會藉口打擊恐怖主義而呼籲工人加入抗議活動。

因此,我們剛跳出煎鍋,又跳入烘爐。穆斯林兄弟會犯了罪,必須追究和起訴,就像穆巴拉克政權的警察和軍隊官兵,也必須追究其責任和檢控他們的罪行一樣。請大家不要被愚弄,不要拿軍事獨裁專政來代替宗教專政。

埃及工人,要知道你們的要求本來是很清楚的。為你自己和你的孩子,你需要工作,你想要公平的報酬,想法律保護你的權利,以對抗穆巴拉克的商人的法律 他們的法律旨在保護其利益而已。你想要的國家,是一個能推動真正的發展計劃,開設新的工廠以吸納不斷增長的勞動力的國家。你要自由,各種自由,結社自由,罷工自由。你想要的國家,是你能成為自由公民,不受酷刑或謀殺的國家。是什麼妨礙著你實現這些要求,你必須弄清楚,指明白。不要被愚弄,不要讓他們帶你去進行與你無關的戰鬥。那些今天來請你參加行動,明天又以打擊恐怖主義的藉口來拒絕落實這些要求和權利的人,不要聽他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