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獨秀晚年著作選》新書介紹

 

ISBN9789882198586

定價:HK$ 168.00

編者:林致良、吳孟明、周履鏘

語言:中文()

出版社: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2-11-01

 

陳獨秀是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歷任中共一大至五大的總書記,是中國現代思想和共產主義運動的代表人物和具有獨立、創新精神的思想家,也是五四運動的旗手,集革命家、詩人、教育家和文字學家於一身。

長期以來,陳獨秀被認為是中國「托派」的代表和精神領袖,因史達林和蘇共對托洛茨基的批判和鎮壓,陳獨秀也被中共摒除出革命家的行列,國民黨並將之逮捕入獄,出獄後1942年病逝於四川江津,他晚年窮困潦倒,生活艱難,但始終保持了作為一名共產黨人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高尚品格,執著於他的理想和追求,尤其是堅持社會主義與民主密不可分的獨立之思想。

這本陳獨秀晚年文集,是當下所發現、未經出版的陳氏晚年較為完整的文字資料彙編。編者經過多年努力,爬梳鉤沉,從許多頻於漶漫的油印刊物(例如中國左派反對派於19315月成立大會上通過的由陳獨秀起草的綱領)和極其難見的出版物中搜尋出這些彌足珍貴的文稿,實屬不易。書中還附有二篇國外研究家班國瑞(Gregor Benton)和長堀祐造的研究成果,相應作為參考。本書集中反映了陳氏晚年的重要思想,實有助於廓清對陳獨秀諸多流行的成見和不實之詞,以利還他以本來的真面目。

更重要的是,本書還可為中共黨史提供一些補闕的資料,尤其是陳獨秀對馬克思主義的追求與探討,針對中國特情所提出的如何為工人、農民爭權益的思路,都對當今的中國有深刻的現實意義,特此鄭重介紹給研究家們和廣大的讀者。

The Selected Works during the late time of Chen Duxiu

Dear friends and comrades , "The Selected Works during the late time of Chen Duxiu" was finally published after my editing in joint efforts with two old comrades.

Chen Duxiu(陳獨秀,1879-1942is one of the founder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He is not only a representative of the Chinese communist movement, but also one of the leaders of the New Culture Movement.

"The Selected Works during the late time of Chen Duxiu" collected the political essays of Chen's which was written during the period 1930 to 1942, at the time which is so-called Trotskyist political commentator compilation. These valuable manuscripts, such as Chen's drafting program that was adopted by the General Assembly during the founding conference of the Left Opposition of CCP in May 1931, are derived from many underground mimeographed publications after our years of search. The book reflects Chen's pursuit of Marxism, his exploration as well as critique of Stalinism, the idea of inseparability between socialism and democracy in his late time, which is of a profound practical significance for the new mass movement and socialism of modern China.

《陳獨秀晚年著作選》出版前言

陳獨秀的著作,早在1922年就由亞東圖書館出版了《獨秀文存》,收錄始自1915年發表在《青年雜誌》創刊號上的《敬告青年》,訖於19218月《新青年》第9卷第4號《答蔡和森》。這部書先後共印了十次,1933年第九次重印時,陳獨秀已被關押在國民黨獄中,蔡元培加寫了一篇序,而且將手跡採用當年稀有的銅版影印放在卷首,以示對陳獨秀的支持。

1949年之後,陳獨秀的著作的出版或重印沉寂了三十多年,直到1984年三聯出版社出了林茂生、王樹棣等編的三卷本《陳獨秀文章選編》,1993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了任建樹等編的三卷本《陳獨秀著作選》,2009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又推出任建樹主編的六卷本《陳獨秀著作選編》。先後出版的選本雖內容已逐漸擴充,但由於歷史的原因,陳獨秀30年代的著作,仍所見不多。我們很早就想收集這一時期的文章,卻無進展。很幸運的是近年來,我們終於從海內外收集到早期的油印出版物《無產者》、《火花》、《校內生活》等原始版本,其中許多陳獨秀的文章是上述選本所未曾收入的,有些雖已收入,但經勘校,發現有不少錯漏的文字,我們不能不把這些已經發表的文章,經過訂正之後一併收入這本《陳獨秀晚年著作選》中,一則避免日後以訛傳訛,再則作為一個整體反映陳獨秀晚年(從1930年到1942年)的思想概貌。在編纂中我們也遇到了不少困難,首先這些油印本由於當時條件所限,蠟紙上的字刻劃得既小又密,時隔七十多年之後,劣質的紙張經過風化甚至水漬,有若干處已模糊不清無法辨認,我們雖用放大鏡反覆仔細識別,仍無能為力,最後不能不留下不少空格(□),只好留待以後有清晰的印本出現,再行補正。

其次,我們這次所見到的《無產者》、《火花》、《校內生活》等刊物,期數仍不齊全。反對派時期的其他尚未收集到的內部刊物如《破曉》、《動力》等上也會有陳獨秀的文章。因此這本《晚年著作選》還不能涵蓋在這一時期所發表的文章,只好等待有機會再補充了。

最後,附帶說明一下,這次所收集的文章中有些當時是以「常委」的名義發表的,計有:《常委對於北方問題的決議》(193217),《常委給法南區委同志們的信——答對〈告民眾書〉的意見》(1932319)等十篇。這些以常委名義發表的文章,其背景是1932年上半年,日本人的侵略正步步緊逼,大有攫取熱河,進攻平津之勢,在特別須要加緊做北方工人和學生工作之際,北方區委卻在此時大鬧分裂,以致工作無法開展,針對這一嚴峻的局面,左派反對派中央遂以常委的名義,先後作出三次決議並致信北方區委:必須立即統一;這時中央常委只有陳獨秀、彭述之、羅漢三人,羅漢是好好先生,常以陳獨秀的意見為意見,而彭述之當時在反對派中的威信又遠不及陳獨秀,難以服眾;出於形勢的緊迫,對處理北方區委統一問題已經到了非作出決策的時候了,陳起草上述決議和告全體同志書等文件,這是他的責任,也是他的個性;與此同時(19323月前後)上海法南區委由於認識上的分歧,也發生了拒絕接受中央的批評與決議的情況,為了統一意見的分歧,以便立刻投入行動,這時常委也對法南區委發表了一系列嚴肅的批評和指導意見。1935年史朝生在批判陳獨秀的所謂機會主義的文章(《校內生活》第13期)中,也透露:「1932年初以『中央反對派』的名義發表的告民眾書等都是陳獨秀起草的」;法南區委在反駁常委批評文章還直接寫「……獨秀同志告訴我們……」,都可證實這些以常委名義發表的文章是陳獨秀所寫的。上述這些由陳獨秀起草的文件,在常委討論時,即使有局部的修改,也是陳獨秀同意並視為自己的意見的。所以我們有理由把上述這幾篇文章收入這本《陳獨秀晚年著作選》中。此外還有十多篇雖不以陳獨秀署名,但也有可能是陳獨秀起草的,因未能找到旁證,故沒有選入。

由於我們人力和水準的限制,我們編纂的這本《陳獨秀晚年著作選》一定存在許多疏漏或訛誤,尚希有識之士不吝予以匡正,以期逐步得到充實和完善,為將來能夠出版陳獨秀全集作一份貢獻。

2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