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與一市社會主義的終結

劉宇凡

在收拾了薄熙來之後,中共舉行了十八大會議並順利完成交班。黨內鬥爭是完結了,但是這件事件所透露出來的訊息以及圍繞所謂重慶模式的辯論,仍然是蠻有意義的。

十月底薄熙來的支持者發表致人大的公開信,認為對薄熙來的指控缺乏證據,程序不合法等。[1]在此之前的5月,烏有之鄉網站在被當局關閉之後,已經發文指責中央對於薄的指控為誣陷。

請君入甕歷史新編

任何人只要承認基本人權而又多少了解大陸司法制度的,都不能不對於當局對薄熙來的指控保持一點懷疑精神。反過來,烏有之鄉堅持薄熙來之無辜,我們也難以簡單接受。要知道誰是誰非,只有實行司法獨立,公開審判,控辯對質,陪審團制度,尊重法律程序等基本的法治原則,才有可能。不過,恐怕大多數薄熙來的支持者都不會這樣要求,因為他們同薄熙來一樣,都蔑視法治原則。在薄熙來當權的時候,他的打黑被批評為黑打,因為他連大陸那套根本不算法治的司法制度也不顧。如果李莊案太多內幕難以評斷清楚,那麼,那位因為批評薄熙來而被判400的村官任建宇,其以言入罪一目了然。重慶黨校教授蘇偉,在薄出事前卻一直為所謂打黑辯護,指責批評者所堅持的法制,是要讓司法制度脫離“黨的領導”,是實行全盤西化”。[2]薄熙來自己在去年12月的講話中也自我標榜市政府在三年中消滅了500個黑幫,警告大家共產黨不是和事佬政法隊伍就是要对壞人狠。[3]現在薄熙來自己終於也到“政法隊伍的狠”了,不知道他有沒有反省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呢?

烏有之鄉之被封,也是另一個諷刺。2008年當劉曉波因為主張零八憲章而被捕入獄,當時烏有之鄉的許多文章不僅沒有為劉的言論自由權辯護(他的主張是否對又是另一回事),反而落井下石。現在鐵靴終於踩到他們身上了。他們是否知道,如果實行上述法治原則,他們也不至於隨時喪失言論自由?從他們的文章,很容易了解到,他們敵視司法獨立以及連帶的所有法治原則,是因為這種法治是“資產階級”的和“反動”的。他們現在應該知道,他們冠以“資產階級”名目的那種法治,無論如何也比較他們的“黨的領導下的法治”好些。其次但極其重要的是,源自西方的法治,根本不是一個和諧整體,它內部其實一直有兩種原則互相衝突。第一種是統治階級愛宣揚的那套,強調所有人包括統治者都要服從法律,這當然比公然的黨天下好點,但即使在西方,實際上最上層統治者往往可以免責,同時富豪階級也往往財可通神。另一個法治道統,可以稱為庶民的法治,它強調的是對權力需要約束,以保障庶民的民主權利。這個道統,又是同來自下面的社會運動相關聯的。[4]所以真正的社會主義法治不會一概否定西方實行的法治,而是去蕪存菁。今天任何人自稱為庶民維權者而又反對上述的法治原則,客觀上只能是專制主義者的幫兇。

重慶模式是什麼

在毛主義者中有三種評價。第一種是薄熙來主政時重慶黨政幹部的說詞[5],即認為中國模式是社會主義,重慶模式也是社會主義,如果說它有什麼特別,就是它在落實收入公平分配方面做得透徹。這也是蘇偉在反駁一個自由派所說的當時重慶的政策無一首創時,所做的回答。[6]

這種論調的官方宣傳味道太重,而第二和第三種評價則有時彷彿還講點理論。烏有之鄉是第二種評價的典型。他們即使不否定中國是“社會主義”的官方立場,但一直批評當時的領導人右傾。由於他們認為薄熙來是左傾,所以他們一直主張支持這個“黨內健康力量”向黨中央施壓促其回到“社會主義”路線。不少知名學者也多少屬於這個意見。中文大學的王紹光寫了一篇文章,力捧重慶模式是“社會主義3.0版”,它比較目前全國的2.0版注重公平。.[7]汪暉在薄熙來被捕後,挺身而出為其辯護,力陳重慶模式提供了在新自由主義之外的另一種新方向,哀悼其隕落代表了當局找到了重新推行新自由主義的機會。[8]最新近的擁薄英文長文則發表於美國左翼雜誌每月評論五月號。文章認為重慶模式是要復活社會主義理想,是與由跨國公司、走資派官員、沿海出口商所組成的聯盟對立的。[9]

第三種評價是前工人研究網,現今的紅色中國網所主張。其主要理論家是李民騏,在他的英文書The Rise of China and the Demise of the Capitalist World Economy之中他認為中國已經全然是資本主義國家。紅色中國的一些寫手也是同樣主張,並由此得出中國需要革命的結論。至於對薄熙來的評價,在一些標識為作者“李民騏”的網文中,這位“李民騏”(加引號是因為不能確定這個李同真李是同一人)認為薄熙來雖然不是搞社會主義,但是至少是搞改良,是同黨內叛徒與買辦做鬥爭的愛國力量。所以他認為“如果能將重慶模式推廣到更多的省市,將壯大黨內愛國力量的影響,並且對馬列毛左派也將十分有利。[10]

薄熙來下台立即引發毛主義者的相互鬥爭,雖然鬥爭並不是簡單沿著上述三派的分野進行。烏有之鄉的內訌特別引人注意。楊帆公開攻擊張宏良為極左和讚揚文革,並要他為烏有之鄉的被封負責。[11]他也批評張從薄熙來得到資助。另一方面,據說張也攻擊楊為叛徒同時,其他烏有之鄉的負責人為求自保而攻擊其他毛主義者例如紅色中國。烏有之鄉經理范景剛批評那些“極左打著馬列毛旗號主張聯合右派勢力甚至西方帝國主義勢力先推翻我國現政權而後再爭取建立無產階級專政的思潮。”[12]隨後李民騏代表紅色中國網發表公開信指責不該把內部爭論曝露於公眾。[13]

在對待重慶模式上面,楊帆向下調整了他原來的高度讚揚的立場。也有毛主義者認為薄熙來與中央其他領導人的鬥爭不過是“狗咬狗骨”,所以左派不必參與這個鬥爭,甚至應該曝露薄的欺騙性。[14]總的來說,薄熙來下台引爆了毛主義者內部嚴重分歧。

薄熙來說成是“社會主義者”或者至少是勞動人民的朋友,就要故意掩飾他的歷史,而這正是形形式式的重慶模式支持者的做法。薄熙來在1993年擔任過大連市長,任內為求所謂發展,清拆了許多舊房,被當地人稱為薄扒皮[15]他在擔任遼寧省省長的任內,省政府進行了大規模私有化,數以百萬計國企工人被下崗,而當工人起而反抗,就遭到鎮壓。2002遼陽市的遼陽合金廠工人連同其他工廠工人遊行抗議私有化,並且呼籲薄熙來調查有關工廠改制的貪污事件,結果得到的卻是兩位工運領袖姚福信和蕭雲良分別被判監7年和4年。人當然會變,所以其過去所為畢竟只是現在行藏的參考。然而如果客觀考察薄熙來主政重慶期間的所為,不僅不是任何意義上的社會主義,甚至是在資本主義框架下的重要改良也談不到。那篇美國每月評論文章說重慶模式“振興了社會主義的理想”有點搞笑,因為既然重慶“容許國,跨國公司以及國內私營部門在一個混合經濟互補地發展”,那就不是什麼社會主義,而是資本主義的混合經濟。社會主義的最重要特徵,除了公有制之外,就是徹底民主。重慶連基本公民權都缺如,談何社會主義?至於實行大規模公租房建設,讓三百萬農村戶口進城,加大社會福利等,表面上看可以視為福利改良。一位自由派批評重慶模式無一創新,中央或者其他地方政府早已有政策或者已經推行。蘇偉的答覆沒有反對這個說法,只是強調重慶貫徹得怎樣好。[16]問題是不管是中央還是重慶,他們所搞的福利改良,純粹是經濟利益上的改良,絲毫不涉及歸還政治權利給人民。但是,沒有言論及結社自由,而所有媒體都是國營,我們如何得知當時重慶媒體上有關改良政策得到落實是真的?不會出現其他地方大規模出現的官員截留或者化公為私,例如公租房結果被發現大量分發給官員?

重慶把三百萬農村戶口轉為城市戶口,但是很多人為此要把自己那座房子下的土地轉讓,再透過所謂地票交易,使土地得到復耕。表面上農民得到補償,問題是政策落實到什麼程度?當時重慶媒體不可能自由評論,倒是其他省份媒體有不少報導明示或者暗示當中的貪腐,包括過程缺乏透明度,是官員而不是農民作為土地交易的主體,農民得到補償太少,最終多數地票都落到重慶八大發展商手裡等等。[17]在一個農民被當成二等臣民的社會,農民“被上樓”的現象理所當然地普遍。

黨政機關不是解決方法,而是問題所在

不是很久之前,烏有之鄉曾經力捧南街村為共產主義村。其實它最多只是一個合作社,而且不是民主合作社,而是由老總王宏斌一人說了算,他老人家對此直認不諱。南街村據說給村民享受福利,不過,那是部分建基於剝削一萬來自外面的民工的基礎上的。2008年南方都市報報導了王宏斌與他的同事私分了部分股份,王否認,不過他的說詞的說服力很薄弱。[18]不管怎樣,南街村的人氣已經逐漸褪色。一村社會主義的神話已經沒落。對於烏有之鄉來說,幸好他們又有了重慶這個一市社會主義,為他們繼續帶領其支持者繼續仰望黨中央左轉提供又一個甜蜜的應許之地。他們大概想不到那個流著蜜糖和奶的應許之地那麼快完蛋。

我們當然歡迎官方任何一個確實改善公民生活的措施。但是,在官吏獨斷之下,所謂歪嘴和尚唸歪經,政策到了基層就難免走樣,變成官吏假公濟私。要知道,今天的國家機關,不是解決社會問題的工具,而是問題所在。所以任何有意義的改良,必須從恢復公民權利以至一切政治權利著手,否則任何經濟性改善都不可能認真落實,甚至只是變成上層統治者派系鬥爭的籌碼。

現在有些毛主義者聲言不再支持黨內任何一派,認為中國需要的是革命。這可能是好事。問題是,他們的革命理念可能跟重建公有制相連,卻沒有同民主選舉,司法獨立等基本民主原則相連,當然也沒有同勞動民主制相連。一些毛主義者仍然相信,讓“偉大領袖”乾坤獨斷不是問題,讓一個“壞人”享有言論自由則萬萬不可。所以他們的所謂革命,仍然抱有太多從前的農民革命的元素--革命不過是讓好皇帝代替壞皇帝--最多現在他們再加上產權革命。但是這種革命始終排斥勞動人民的民主權利。這種革命即使暫時能夠為部分勞動人民帶來生活改善,但是由於改善始終是由“偉大光榮正確”的黨領袖所頒賜,所以當下任黨領袖要單方面收回這些經濟利益,就簡直易如反掌。其實從表面上看,今天中國已經多少是一個福利國家--如果所有勞動法規得到貫徹,所有福利政策以及五險金的社會保障制度能夠全面落實。只是連官方媒體也承認所有這些好東西都沒有好好落實。阻梗何在?在於官吏專政和官商勾結的惡質資本主義,在於官吏包辦主義。所以,不管是想改良還是想革命,都必須以恢復民主權利先行,包括一切公民權利和結社自由,同時實行全面的社會民主改革,直至到勞動人民把握社會經濟的最高管理權為止。即使我們不能立實現這些主張,但也應該從現在起以這種獨立奮鬥精神來啟發勞動人民。

2012121



[1]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公開信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5908

[2]重慶模式是怎樣被誤讀的?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dfzl/2012/0201/52864.html

[3]薄熙來:共產黨不是和事佬 要堅決剷除黑惡勢力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16716750.html

[4] Democracy and the Rule of Law, Bob Fine, 1984, Pluto Press, p. 174.

[5]有人會對於這把薄熙來的幹部言論視為毛主義者有意見,但是此處暫時不做分析。

[6]與歐盟智庫專家談重慶模式六大特點及蛋糕論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ggcx/2011/0919/45590.html

[7]重慶經驗與中國社會主義3.0版本http://theory.people.com.cn/GB/13146054.html

[8] The Rumour Machine - Wang Hui on the dismissal of BoXilai http://www.lrb.co.uk/v34/n09/-wanghui/the-rumour-machine

[9] The Struggle for Socialism in China – The Bo Xilai Saga and Beyond, Volume 64, Issue 05, Monthly Review.

[10]打倒漢奸----中國社會主義怎樣才能復興?http://hi.baidu.com/58888/item/9c804314549f0123f7625cf9

[11]時代週報專訪中國著名左派代表烏有之鄉內訌http://www.6park.com/news/messages/68348.html

[12]范景剛答時代週報記者http://blog.cnfol.com/zhanghongliang/article/1333012594-57793620.html

[13]致烏有之鄉網站站長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3064

[14]李民琪:我們的事業為什麼能夠勝利?http://www.hongqi010.net/archiver/?tid-1769.html

[15]港媒揭薄熙來從大連開始的秘密(此文轉載自亞洲周刊)http://china.dwnews.com/news/2012-04-13/58701251-all.html

[16]蘇偉:重慶模式是怎樣被誤讀的?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dfzl/2012/0201/52864.html

[17]重慶地票調查:失地農民收益有限http://news.cb.com.cn/html/60/n-534360.html

[18]這是南街村的正是網址:http://www.nanjiecun.cn/homepage.asp南方都市報的報導,請參看http://news.sina.com.cn/c/2008-02-26/033015017553.shtm這篇報導,可能也是烏有之鄉仇恨南方報系的原因之左翼對南街村神話的批判,可參看毛澤東思想照耀下的市場經濟:http://www.xinmiao.com.hk/0004/0100-0100T.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