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中文版)刊登于http://www.annie.ne.jp/~kenpou/seimei/seimei165zh.pdf

日本市民关于钓鱼岛争议的主张

终止「领土问题」的恶性循环!

2012928

(发起签名的团体和个人是捍卫和平宪法的活跃分子、参加索赔二战中国劳工的律师、杂志《世界》的前总编辑等人。他们928日在国会议员会馆举行记者招待会。在记者招待会上介绍,该声明发表不到1周就收到1400人以上的赞同,还在继续扩大。签名者包括八重山诸岛(冲绳的离岛,是离钓鱼台最近的小岛)住民和韩国裔住民等人。赞同者大都是拥护宪法第九条(就是禁止对外交战权的一条)、反省过去日本侵略亚洲、支持韩国慰安妇维权、支持加大朝鲜韩国裔们的权益、支持东亚人民友好和平、反对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的排外政策等人。社民党和共产党一向标榜爱和平反战争。不过,在国会议员会馆举行的反战记者招待会,只有一个国会议员。社民党和共产党议员都没有参加。参加的议员是民主党的反对派。这个议员因反对消费税的提高投反对票而被停止党员权利的。发起签名的团体将在1018日在国会附近举行集会。由于发起者受到右翼团体的恐吓,所以并无发表联署团体及个人的全部名单。)

1. 基于「尖阁(钓鱼台)」「竹岛(独岛)」所引发的一连串问题,导致了日本周遭紧张提升。2009年,提出重视东亚和平等日美关系主张的民主党政权诞生了。另外,若再回顾20113月东日本大地震后,给予日本同情及同理心的温家宝、李明博等两位领导人进入灾区,并勉励受灾人们的场景;相对地,现在的情况实在相当遗憾,不得不指出,这个事态令人感到悲哀!对日本而言,韩国与中国都是相当重要的友邦,也是建立起地区和平及繁荣的伙伴。彼此不仅在经济上建立了无法分割的关系,其重要性在将来只会增加不会减少。对此,我们身为日本国民,深忧现状,特提出以下声明。

2. 虽然现在的问题点均围绕在纠缠已久的「领土」问题上,当事国也都不忘以「历史」(近代日本对于亚洲的侵略历史)问题为背景。李大统领在访问竹岛(独岛)时,就是以前日军「慰安妇」的问题为背景。据闻,导因于去年夏天韩国宪法裁判所的判决。去年底在京都首脑会谈中,李大统领所提出关于前「慰安妇」的协议,未获得野田首相正面响应,以致李大统领在访问竹岛(独岛)后的815日光复节演讲中,要求日本对前日军「慰安妇」问题做出「负责任的处置」。

日本占领竹岛(独岛)是在日俄战争期间中的19052月,当时韩国(当时为大韩帝国)正被殖民地化,也是外交权遭慢慢剥夺的时期中。这对韩国人民而言,这不仅仅只是个「岛」,也是被侵略及殖民地支配起点的象征。这一点是日本人必须理解的。

另外,尖阁群岛(中国名「钓鱼岛」、台湾名「钓鱼台」)也是在中日甲午战争落幕后的18951月纳入日本领土的,更在3个月后的马关条约中,台湾及澎湖列岛成为日本的殖民地。不论是韩国或中国(当时为清朝)都是最为脆弱、不能行使外交主张之下所占领的。

3. 以日中关系而论,今年正值邦交正常化40周年,许多友好活动已被规划及准备当中。友好转变成纷争的原因,就是东京都知事石原宣布买下尖阁、以及日本政府以此为契机宣布国有化方针。由中国方面来看,此举违反了邦交正常化以来双方「搁置」领土问题的「默认」,亦即被视为是「挑拨」行为也不为过。不得不指出,对于都知事的行动,日本国内的批判太过薄弱。(此外,野田政府在77日发表国有化方针。这一天即是日本正式侵略中国的芦沟桥事变(1937年)当日,这在中国称为「七七事变」,等于是提醒人们绝对不能忘记这个日子)。

4. 领土问题不论对任何国家的民族主义而言,都是个挑动神经的议题。正是权力者会利用此做为转移国内矛盾的原因。一方的行动,将激发另一方的相应行动,如此辗转升温,谁也无法预料是否不久之后,发展成具有无法控制武力冲突的危险性。我们反对任何形态的暴力行为,主张以和平性对话来解决问题。各国的政治及媒体理应有压制本国民族主义及冷静处理的责任。在此持续陷入恶性循环之际,媒体应肩负的阻止、回顾历史、呼吁冷静的角色即越发重要了。

5. 「领土」问题除以「协议」、「对话」方式进行别无他法。因此,日本应该停止对「领土问题不存在」等此种虚构性的认知。不论由谁看来,「领土问题」、「领土纷争」都是存在的。若无法认同这样的事实,则无法进行协议、交涉。同时,「固有领土」这样的概念,不论对于哪一方而言,本来就是个不可能的概念。

6. 至少在协议、交涉期间应维持现状,必须压制双方的挑拨行为。并应制订出相关问题的基本规则及行动规范。台湾的马英九总统在85日发表了「东海和平倡议」。提出了自我克制不升高对立、搁置争议、不放弃对话管道、寻求共识、制订东海行为准则等等极为冷静、合理性的提案。这样的声音应该被广而宣传与强调。

7. 尖阁群岛(钓鱼台列屿)及其周边海域,自古即为台湾及冲绳等周边渔民们的渔场、交流的生活场所、及从事生产的海域。台湾及冲绳的渔民们,均不希望尖阁群岛(钓鱼台列屿)成为国家之间纷争的焦点。我们应该尊重这些生活在此的人民的声音。

8. 日本最重要的是应该认识、反省自己的历史问题(近代对于邻国的侵略),并将此诚实的表明出来。尊重到目前为止与诸邻国之间所缔结的「日中共同声明(中日联合声明)」(1972)、「日中平和友好条约(中日和平友好条约)」(1978)、或是「日韩伙伴关系共同宣言」(1998)、「日朝平壤宣言」(2002)等,同时回顾历史对于本身所发表的「河野官房长官谈话」(1993)、「村山首相谈话」(1995)、「菅首相谈话」(2010)等文件进行重申,并应表现出欲加深与邻国间往和解、友好、合作方向进行的姿态。此外,也有必要确认日韩、日中政府以及民间所进行的历史共同研究成果,至于日韩关系,则须重申宣告1910年的「韩国合并条约」为无效的「日韩知识人联合宣言」(2010)。

9. 对于造成纷争的「领土」周边资源,除了共同开发、共同利用之外,其他途径势不可行。虽主权无法分割,但包含渔业等的资源是可共同开发、管理来做分配的。不可只围绕于主权上的冲突,为了达到资源共享、利益共享应该要对话与协议。我们必须将引发领土民族主义纷争的种子,转换成地区合作的力量。

10. 不应将与邻国之间的纠纷做为强化日美安保的借口,并以冲绳鱼鹰式(Osprey)新垂直式起降运输机等配备,增加冲绳的负担。

11. 最后,我们建议,「领土」问题并不仅存在政府之间,更存在于日、中、韩、冲绳、台湾之间的民间层次,后者也应建立起重视诚意和互信的未来对话架构。

(以下联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