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開一區民主夢 爭取普真民主

向青 林致良

自從2003年以來,香港每年71日回歸紀念日都有爭取民主權利的大規模遊行示威,相信今年也一樣有,而且規模之大可能比得上2003年。但是至今香港並沒有獲得絲毫真正的民主進步。相反,人們普遍預料,新任特首梁振英會加緊限制港人的政治自由,令香港更加大陸化。事實越來越明顯:阻擋香港民主化的主要力量是來自北京。全中國始終維持著黨專政。統治者一直不惜採取任何手段維護本身現有特權的「穩定」,連李旺陽那樣一個既和平又孤獨的「維權」者都務必殘殺。在他們看來,港人已經比一般中國人民享受著額外的自由民主,應該滿足而且感恩。所以我們認為,如果港人希望有一天能夠得到他們允許而單獨在這個特區裡實現充份的民主,那純粹是夢想。無論港人盡力與統治者「溝通」(講道理、求妥協),還是堅持「井水不犯河水」(避免過問大陸的政治問題),甚至在香港特區內發動巨大的群眾壓力,都不可能改變專制統治者的鐵石心腸。我們必須正視現實:香港是中國的部份,絕大多數港人同時也是中國人。只有從積極方面充分了解這個現實的重大意義,港人與全體中國人民攜手起來爭取全中國的真正民主,才能夠讓香港也真正得到民主。

許多渴望得到民主的人都以為,只要像英美等國那樣,實行人人一票的平等選舉制度,就是民主了。毫無疑問,如果把香港現行的極不平等的選舉制度改變為一人一票的自由普選,可算是進了一步。但是,僅僅有了這種形式上自由平等的代議政制,並不能就讓絕大多數的選民真正掌握政權,並不能避免選舉出來的政府始終還是特權階層的工具。這是因為,僅僅有了法定的平等選舉權,並沒有改變社會上實際存在著的巨大不平等,結果那有財有勢的少數人幾乎一定能夠在合法的範圍內實際操縱選舉,而且國家與地方的日常公務始終是由官僚機關來辦理,不許民眾自治。無論在西方老牌民主各國還是新近實現了自由普選的國家,例如埃及,實際情況都是這樣。因此,人民爭取民主的目標必須超越代議民主,確定為真民主;那就是全民同時掌握政治和經濟的最高權力,並且從頭起就盡力推行群眾自治的民主制度。我們還必須拋棄對「循序漸進」的迷信。不要以為必須分兩步走:以為首先實現了代議民主,然後才能夠實現全民直接掌權的真民主。

一旦群眾充分動員起來,到處(小至一廠、店、一隊、一村、一街、廈,大至全市、全縣、全省、全國)都把官僚和金權的鎖鏈打破,就能夠擺脫自古以來的奴隸地位,成為自己命運的主宰。但是這剛剛拿到群眾手裡的民主政權,如果想維持下去,不讓舊統治階級復辟,就不但要盡力鞏固和發展各方面的群眾組織及其實力,還必須趕緊剝奪一切大資本,把原先受資本家寡頭壟斷和操縱的社會經濟改造成為全民公有、民主管理的經濟,按照全體人民公平、合理的生活需要(而不再是為了少數人發財)來進行生產和分配。這種新制度既要求人人都必須擔任對社會有用的勞動,又保證人人都有工可做,但所有人的工時都比現在的標準工時縮短許多,以便人人都既有時間去參加公共事務的管理和決策,又有時間去謀求個人身心的發展。這樣的新經濟必然是可持續發展的經濟。它充分考慮到自然環境的保護以及真正改良的需要,決不對大自然任意掠奪,決不追求無止境的財富積累。這樣的新社會才是真正的民主社會,真正的平等社會。

現在中國的統治者也不承認西方代議民主制度是真民主,也不說中國要走資本主義道路。他們標榜「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在最近二十年裡,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令世界矚目。尤其是自從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爆發,隨後成為「大衰退」以來,不少人(其中有的曾經是或者自命為馬克思主義者)簡直把中國看作世界經濟的火車頭,甚至覺得中國可能給全世界指出了一條新出路。因此,我們必須回答一個問題:上文所主張的爭取真民主,是否就是(或者類似)現實中國正在走著的道路呢?

我們首先要指出:一般人交口稱讚的所謂中國崛起的種種現象,其實是很片面又表面的。沒錯,中國的GDP(國內生產總值)已經僅次於美國,甚至快要超過美國了,但是人均GDP卻始終在世界排名第100以下。再考慮到中國的貧富不均程度早已大大超越美國以及其他先進資本主義國家,就不難了解「中國崛起」其實並沒有給中國勞動人民多少好處。倘若拿世界奢侈品銷量和官員貪污榜來看,中國高居榜首倒可算是實至名歸。中國政府對政治自由的嚴厲壓制,官僚和財主在百姓面前氣焰的凶猛,更可稱世界第一而當之無愧。所有這些「中國特色」都是和真正的社會主義天南地北的。實際上,「改革開放」後的中國既沒有民主,更沒有社會主義;反倒大大增加了貪污專制的官僚,復活了大地主和金融資本家。由此可見,我們所主張的「真民主」或「真社會主義」,同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絕對不一樣。我們確信,目前的世界經濟危機倘若不趕緊用真民主(也就是真社會主義)的方法來治理,就一定導致全世界陷入比上世紀三十年代更長久的大蕭條、大災難;而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其實只是跟著當代金融壟斷資本主義走的一條舊路、死路而已。

保障人身自由,嚴厲追究官員對人民濫捕和迫害的罪行責任!

全國實現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擇居、旅行、罷工、遊行等自由!

廢除一切對農民歧視、虐待的政策!

廢除黨專政!

召開民主選舉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廢除以市場、黨權、官權及金權為本的經濟政策,|採取真正以民為本的政策!

召開民主選舉的香港市民代表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