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自左翼21網站 (http://left21.hk/wp/2012/06/2261/)

在新形勢下發展本地左翼運動

林致良

226日左翼21主辦「全球危機之下:香港的左翼運動往何處去?」討論會準備的發言稿,會後稍作補充。感謝與會者會上以及會後的提點和意見

要論本地左翼運動往何處去,恐怕先要從當前形勢的最大特點說起

巨大的危機,嚴峻的考驗

2008年以來的金融危機已顯露資本主義制度的固有矛盾是多麼深刻。可是現在歐美各國挽救危機的措施,無一例外都是把危機的全部負擔加在普羅大眾的背上。希臘和英國的財政緊縮政策的本質就是犧牲勞動者利益為資本延命。自然,我們不能排除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經濟仍有發展,大財團的利潤仍會增加,而事實上最近一年已顯出利潤率有所恢復,但是即使如此,失業率仍然高,普通打工者的待遇普遍變差,而且誰也不能保證經濟衰退未來幾年不會進一步惡化。

中國經濟呢,雖然表面看去一枝獨秀,但是過去二十年那種憑藉廉價勞動力出口導向的發展模式已到了瓶頸,政府的四千億救市措施,既助長各省盲目基建投資和地產炒作,又推高了日常用品的價格。這一切都令人民的生活更加困苦。恐怕只有官僚和資本家才感覺到「盛世中國」的實際好處吧!

我們目睹,一方面是資本主義的核心地區爆發經濟危機,另一方面自去年開始也爆發一連串民眾反抗:年初的突尼西亞和埃及的人民革命、希臘的工人大罷工、西班牙的青年運動、發源於華爾街的全球佔領行動以及中國的烏坎村村民自治抗爭。雖然這些反抗水平有高有低,成果有大有小,但是它們都顯示出民眾反獨裁和反對社會不公義的決心。

不過,我們明白,經濟危機不會自動變成政治危機,政治危機也不會自動演變為進步的社會變革。過去歷史經驗告訴我們,經濟危機下面,民眾既可能趨向激進化,也可能受極右政客的蠱惑而走向死胡同。勞動階級需要對爭取目標有清楚的認識和為之奮鬥的決心,才有可能真正打開出路。而這又需要左翼的有意識有計劃的干預。

所以,今天的全球危機對勞動階級和左翼力量來說既是爭取實現美好前途的契機,也是個嚴峻的考驗。倘若社會變革遲遲還不實現,大有可能在幾十年內就發生社會文明和生態的大倒退。正如德國革命思想家盧森堡(Rosa Luxemburg)所說,人類的前途不是社會主義的勝利就是墜入野蠻狀態(Socialism or Barbarism)。

宣傳反資本主義的重要性

現實的情況在說明,資本主義制度愈來愈明顯地成為人類一切巨大苦難(貧窮、不平等、生態破壞)的根源。建立一個以滿足人民生活需要而不是利潤衝動為原則的新社會,它的客觀條件早已成熟,而且有點腐爛了。社會革命的興起,只待勞動階級掀起巨大的反抗行動;而勝利則需要有正確的指引。在今天的世界裡,這兩方面都有頼於人們重新建立對反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的信心。

所謂反資本主義,就是實行一套與利潤邏輯完全不同的方案,比如把銀行、公用事業和關鍵經濟部門交由大眾民主管理,制止金融投機,投資既能降低碳排放又能提供更多綠領工作(green job)的環保事業等等。同時大大縮短工時,把現有的工作職位在所有勞動者中攤分,讓全體公民有時間參與社會管理,廢除高高在上的國家官僚。針對當前的經濟危機,左翼要求用加重財團稅收等辦法保障失業者、青年和婦女不失尊嚴的生活水平。

凡是已經有了社會主義覺悟的人,應該把積極傳播社會主義思想作為自己首要的任務。要經常進行社會主義的正面宣傳,澄清社會主義與共產黨官僚統治國家的分別,反擊社會主義破產的謬論。在參與一切局部鬥爭和日常宣傳活動中,都要盡力通過靈活而非僵硬的方法,提高群眾對社會主義變革的認識。總而言之,我們今天最重要的工作,是利用一切機會去宣傳社會主義奮鬥方向,讓人們了解它的必要性、可能性以及迫切性。雖然開始只有很少數人能夠明白和接受這種道理,但人數以後會逐步增加。我們特別要面向青年,包括青年工人、青年學生和青年婦女。

雖然左翼的根本任務是推動社會革命,但這並不表示輕視在革命實現之前的局部改良。根據普羅大眾的迫切需要而提出局部改良和過渡性的要求,鼓勵和組織群眾依靠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依靠議會和領袖)去勇敢爭取,也是左翼的重大責任,而且是發展群眾力量(包括左翼團體本身的力量)、促使革命最後實現的一種必要的手段。社會主義者反對改良主義,因為改良主義幻想可以由漸進的改良來實現根本的社會改造,但社會主義者並不反對爭取局部改良的群眾鬥爭。從爭取縮短工時到政制民主化等一切局部改良的鬥爭中,社會主義義者都盡力促使群眾了解並且堅持群眾權益高於一切這個原則,同時盡力發展群眾的獨立組織和獨立的反資本主義的政治路線。

促進國內左翼

另一方面,左翼要利用本地相對自由(例如資訊流通較自由)的環境,一方面捍衛仍有的自由權利,爭取香港的民主自治,同時放眼中國和世界,促進國內的工農民主運動和進步社運。特別是,由於中國多年來的思想文化專制和封閉,以及社會主義傳統的缺乏(自1930年代開始主流左翼就轉向官僚包辦代替主義),本地左翼更需要把外國工運等進步運動的經驗和理論總結引到中國,與國內進步份子一起澄清諸如:多黨制、言論自由是否與社會主義不相容?發展獨立主自的工會是否必然走向親西方帝國主義?少數民族自決權是否違背社會主義原則?過去社會主義運動失敗的原因是什麼?社會主義與民族強國思想的分別、毛澤東革命路線的得失,如何重建中國的社會主義運動?等等問題。這方面的工作是針對當代中國的特殊情況。

目前國內反對派還很弱小,其中以劉曉波為代表的自由派算是影響較大的一支。但除此以外,還有民族主義強國派和內部存在不同傾向的崇毛派,還有共產黨內標榜社會民主主義的開明派。最近幾年更出現一支力量非常小的社會主義左派。上列派別有些基本成形,有些未成形;有些已初具組織規模,有些仍然停留在思想探索的階段。未來那一派能夠在政治開放的新環境下取得群眾運動的主導權,得看各社會集團的力量消長。社會主義左派未來逐步得到民眾擁護,從而壯大發展,並不是不可能的。

猶記得九十年代本地紀念八九民運的活動中,有些團體(例如學聯、先驅社、四五行動)在遊行中喜歡喊「中港民運是一家」的口號。這句口號是突出兩地民主運動互相促進互為一體的性質,同時跟建制派和主流民主派的河水不犯井水論區別開來。今天,隨著國內工農維權鬥爭的進一步發展,以及民間思想的加速分化,我們應該更自覺促進國內左翼的發展,而第一步是促進思想和經驗交流。中港左運也是一家。只有內地工農大眾的自主抗爭,直至建立起大眾對政治和社會經濟兩方面的宰制權,才能有效廢止中國的官僚專制和資本專制;也只有中國的徹底民主化,特區的民主自治才有保障。

聯合行動,澄清方向

最後,左翼要處理好聯合行動和方向澄清兩者的關係。要挑戰資本和國家機器,沒有勞動階級最廣泛的聯合行動,簡直不可能;但是,另一方面,聯合起來的階級力量要取得最後勝利,則需要勞動者對社會矛盾、階級關係和鬥爭戰略有清楚明白的認識,同時鑒於勞動階級內部各層份、各黨派的思想傾向都不盡相同,這就需要左翼從中澄清方向。既要聯合又要作路線澄清,兩者好像矛盾,但實在缺一不可。只講聯合不講澄清,左翼力量只會在群眾運動中隨波逐流,為其他路線錯誤的黨派抬橋,固然不能影響運動方向;反過來,只講澄清而忽視聯合,左翼便容易流於自說自話,既不能在群眾行動中驗證本身主張的合理性,也不能夠影響運動方向。自然,左翼不是任何一種聯合行動都值得參與(首先要看行動的主張是否合理),即使參與,也有各種各樣的參與方法。我只是就原則方面談談目前力量還很微小的左翼怎樣發揮影響。

2012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