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當選後的幾點觀察

林致良

無比荒謬、醜陋、污穢不堪的小圈子特首選舉醜劇終於落幕。梁振英已得到過半數選委支持,行將就任特首了

這屆特首選舉一如既往是基本法規定下的不民主政制的產物,是不讓港人享有平等的政治權利、從憲制上確保少數特權人士和資產階級對大多數人民施行裸專政的產物。既然如此,人民自然有權不受它的結果約束,有權繼續反對特權階級的統治!

不似黨人,勝似黨人

位指天誓日不是中共黨員的「黨人」,過去二十多年都是不受多數港人歡迎反而讓人感到懼怕的政客,只是近年刻意洗底,打扮成體察民情的勤政形象而已。其實他即使不是黨員,以他七十年代末已跟北京核心權力搭上線,跟它一直保持緊密關係的資歷來看,他未來只會忠實執行北京核心權力的意旨,絕不讓香港民眾動搖官僚和大資本的特權,不會讓香港實現真正的民主自治。

甚至可以說,他比唐英年更忠於「阿爺」,更善於揣摩上意,在為中共官僚資產階級的利益服務和為本地資產階級的利益服務兩者之間更自覺貫徹前者的利益(自然,兩批資產階級並非沒有矛盾,但是在聯手盤剝全國人民這一點上是有著共同利益的,沒有根本矛盾的,彼此的分歧只屬次要)。

他為誰操心為誰忙

這位「黨人」表面上凌駕於各利益集團之上,而且參選初期打扮成基層之友,其實骨子裡不折不扣是個中共官僚和大資本的忠實奴僕。

固然,我們不能預先排除他日後仍會「忽然基層」,甚至拿出一些微小的民生改良來討好選民,以換取富豪專政的長治久安。但是,涉及到地產商等壟斷資本的根本利益以及北京官僚的威權,他是絕對不會輕易讓步的,他完全清楚自己的主子是誰。近日有報導透露他很可能任內推行23條國家安全立法,恐怕並非空穴來風吧!勞苦大眾未來五年將面對莫大的挑戰。

真正普選,遙遙無期

有人以為今屆特首選舉是最後一屆的小圈子選舉,2017年終將實行普選。

不要高興得太早!

根據基本法第45條第二段規定:「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這句話相當長,其中指出「最終目標」那部份也相當長而且複雜。不過,表達中心思想的話只有:「由提名委員會提名後普選」。

普選——似乎是個民主的政制。可是,加上「由提名委員會提名後」的限制,就變成另一回事了。本來是一碗好湯,加上一匙臭油就難以入口了。選是由你選,名是由我提,即是說,港人到時還是沒有競選自由。經過「提名委員會」篩選過濾後,港人就只能在幾個爛蘋果之中挑一個了。

當年中共一手包辦的基本法的這項規定,是中共預先套在香港普羅大眾頭上的金剛圈,是拿來制服港人的緊箍咒。只有召開普選產生的特區權力機關,民主重訂基本法,取消提名委員會等惡法規定,才會有名副其實的民主自治。

何俊仁一類主流民主派只敢要求降低提名門檻,是極為溫和、軟弱不堪的,再一次表現出他們喪失了爭取民主政治的堅定意志。

需要全面改革社會經濟制度

普羅大眾要扭轉惡運,只有依靠自己的力量長期奮鬥,而奮鬥的目標不應該只限於爭取普選。即使2017年能夠實現自由競選下的一人一票選舉,假如資產階級壟斷民生資源的情況不變,那麼大眾生活仍舊不會有真正改變。這種社會經濟領域的不平等必然令名義上的政治平等變成好看而不中用之物;而所謂多黨民主政治則淪為不折不扣的資產階級統治。英美就是鮮活例子:他們早已實現民主普選,但是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保守黨還是工黨,都是執行「小政府大市場」的新自由資本主義的反人民政策,勞苦大眾仍然是受資本家剝削的工資奴隸。

因此,雖然民主普選以及工時限制等改良措施十分必要,亦完全符合大眾利益,但是人民的奮鬥目標不應該局限於這些。只有從頭起確立廢除資本剝削和國家壓迫的遠大目標,爭取政治和社會經濟領域都由人民當家作主,才能夠打開出路。而打造一個以社會解放為目標的普羅大眾的左翼政黨,是迎接未來資產階級選舉政治、引導大眾朝向政治經濟民主化的一支關鍵力量。

2012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