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難一年後

(日)國富建治  敬基 譯

嚴重侵襲並破壞日本東北沿海地區村鎮的大地震和海嘯災難已過去一年了。將近20,000人死亡和失蹤,34100人被疏散,許多生活在受影響區域中的人失去了日常生活的重要依托,例如房屋,公共交通,醫療保健和社區。

此外,福島一號核電站的最嚴重的核事故已在福島縣人民中間引起了越來越多地災難性狀況。靠近福島一號核電站的村鎮中,被疏散的人數達到100,000。他們在幾十年內之內都不能返回家園,事實上,這時間是不確定的,因為土地,河流,海洋和空氣中都有放射性污染。

福島核災難還未結束。由核電站爆炸引起的放射性塵降物正持續不斷地向周圍區域擴散出放射性物質,而它將引起致命的後果,尤其是對孕婦和兒童的健康的影響至為嚴重。

不過,日本民主黨的野田佳彥首相聲明,去年十二月已完成了熔毀的福島第一核電站反應堆的冷停機。然而許多專家擔心政府聲明“安全”,僅僅是為了要平息人們對核電站事故不斷增加的怒火,而且擔心這將引開對剩下的核反應安全性的注意力。

現在,主要由於反應堆的週期性檢修和安全檢查,全日本總共54個反應堆有52個已停止了。在今年四月底,剩下的兩個反應堆也將停止運作。為了避免這種情況,政府和資產階級正拼命鼓吹“電力供應短缺”危機的運動,煽動大眾的焦慮:它對失業率化更加惡化的日本經濟的恢復是一個大損害。

為了挽救核電站,民主黨政府和資本家非常渴望重新啟動許多反應堆,聲明經過議會指派的“專家”委員會的“檢查”,核電站是安全的。在與核能有關的行業的巨大壓力下,政府同樣維持核輸出的政策。

在福島災難不久後,日本人民發覺了核能“安全、清潔”宣傳運動的錯誤。在事故之前從未捲入示威遊行的青年和母親像雪球一樣越來越動員起來表達意見。

那些第一次自我動員參與社會行動的人強烈感覺到‘我們被主流媒體欺騙了’,他們通過新的社交網路如twitterfacebook加入示威遊行。帳篷裡的反核靜坐抗議行為在經濟產業省的大樓前建立,從去年9月持續到了六個月,吸引了人們,特別是“福島婦女”反對核電站。因此日本政府中心的反核帳篷成為人民對政府和統治階級的怒火的一個象徵。這些新現象與遍及全球的“佔領運動”在它們的完全自主的形式這點上是共同的。

在災難發生的六個月後,反對核電站的示威遊行於911日舉行,在東京動員了60000人。今年311日,福島的工會成員,和平運動者,市民團體,農民和漁業組織正召集反對核電站的大集會。他們要求向所有受到影響的人賠償,關閉核電站等。在同一天全國將會有許多集會和示威遊行。

我們期望日本的社會運動與受到地震,海嘯和核災難影響的那些人團結一致,通過發展反核運動開始改變力量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