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灾难一年后

(日)国富建治  敬基 译

严重侵袭并破坏日本东北沿海地区村镇的大地震和海啸灾难已过去一年了。将近20,000人死亡和失踪,34100人被疏散,许多生活在受影响区域中的人失去了日常生活的重要依托,例如房屋,公共交通,医疗保健和小区。

此外,福岛一号核电站的最严重的核事故已在福岛县人民中间引起了越来越多地灾难性状况。靠近福岛一号核电站的村镇中,被疏散的人数达到100,000。他们在几十年内之内都不能返回家园,事实上,这时间是不确定的,因为土地,河流,海洋和空气中都有放射性污染。

福岛核灾难还未结束。由核电站爆炸引起的放射性尘降物正持续不断地向周围区域扩散出放射性物质,而它将引起致命的后果,尤其是对孕妇和儿童的健康的影响至为严重。

不过,日本民主党的野田佳彦首相声明,去年十二月已完成了熔毁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反应堆的冷停机。然而许多专家担心政府声明“安全”,仅仅是为了要平息人们对核电站事故不断增加的怒火,而且担心这将引开对剩下的核反应安全性的注意力。

现在,主要由于反应堆的周期性检修和安全检查,全日本总共54个反应堆有52个已停止了。在今年四月底,剩下的两个反应堆也将停止运作。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政府和资产阶级正拼命鼓吹“电力供应短缺”危机的运动,煽动大众的焦虑:它对失业率化更加恶化的日本经济的恢复是一个大损害。

为了挽救核电站,民主党政府和资本家非常渴望重新启动许多反应堆,声明经过议会指派的“专家”委员会的“检查”,核电站是安全的。在与核能有关的行业的巨大压力下,政府同样维持核输出的政策。

在福岛灾难不久后,日本人民发觉了核能“安全、清洁”宣传运动的错误。在事故之前从未卷入示威游行的青年和母亲像雪球一样越来越动员起来表达意见。

那些第一次自我动员参与社会行动的人强烈感觉到‘我们被主流媒体欺骗了’,他们通过新的社交网络如twitterfacebook加入示威游行。帐篷里的反核静坐抗议行为在经济产业省的大楼前建立,从去年9月持续到了六个月,吸引了人们,特别是“福岛妇女”反对核电站。因此日本政府中心的反核帐篷成为人民对政府和统治阶级的怒火的一个象征。这些新现象与遍及全球的“占领运动”在它们的完全自主的形式这点上是共同的。

在灾难发生的六个月后,反对核电站的示威游行于911日举行,在东京动员了60000人。今年311日,福岛的工会成员,和平运动者,市民团体,农民和渔业组织正召集反对核电站的大集会。他们要求向所有受到影响的人赔偿,关闭核电站等。在同一天全国将会有许多集会和示威游行。

我们期望日本的社会运动与受到地震,海啸和核灾难影响的那些人团结一致,通过发展反核运动开始改变力量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