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总统大选结果与我们的任务

黎茗

这次总统大选有两个与过去相当不同的特点,其一是两岸关系与两岸立场成两党交锋的核心,贫富差距、就业、税制等与一般人民生活最直接相关的问题反而退居次位;其二是两岸关系的立场问题让诸多跨国大企业老板先后出面表态,而我们大家都知道驱使他们出面的背后力量就是中共。这两件事告诉我们,中国对台湾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两岸政策及两岸政治关系对一般人民生活的影响也愈来愈明显,此一发展对台湾的左翼提出了新任务。

大选聚焦两岸政策

马英九执政四年来,内政成绩乏善可陈。虽然国民党不断宣传两岸经贸交流深化后对台湾经济带来多少好处,但客观的数据却显示马英九上任四年来的各项经济政策只甜了大财团和有钱人,并没有让基层民众的生活好转。四年来,金字塔顶端的人们收入倍增,但台湾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劳工的劳动条件日益恶化,不稳定就业造成基层人民虽付出巨大的劳动却无法改善生活条件,越劳动越贫穷。马政府还于其任内为财团富人减免遗产税、放宽法律限制让更多企业能得租税减免,促使社会的财富益发积聚在金字塔塔尖。更别说政府举债数字再创新高、拿基层人民的辛苦钱(国安基金、劳退基金、劳保基金)去救财团股价、放宽都市更新方面限制,让财团更容易逼迫小市民及农民迁居以遂行其炒地炒房的目的……种种压榨基层民众和广大劳工的「政绩」简直磬竹难书。

这样的执政成绩让一般民众非常不满,但不阻碍大资本的获利一向是国民党的经济政策,想当然它也拿不出什么有效的财富重分配政策来改善人民生活。马英九为了转移舆论对其内政缺失的关注,于是选择猛攻民进党的痛脚,两岸政治关系(九二共识)及两岸政策才因此跃升为选战焦点。而一直没有认真处理及定调自己的两岸关系立场的民进党果然在炮火之下弱点尽现,蔡英文在响应问题时立场前后不一、摇摆闪躲、左支右绌,突显出民进党并没有准备好任何方案因应中国的政治要求,还是寄望以「说一套、做一套」的模棱两可态度应付民众和处理两岸政治上的可见的各种冲突。民进党暧昧不明的两岸政策成了致命伤,最后也导致它们输掉了选战。

值得注意的是,国民党聚焦两岸政策的选战策略能够奏效,表示两岸政治关系在台湾经济发展上已占了关键地位。台商投资中国虽然不是从马英九上台后才开始,但不可讳言在马政府多方放宽对中国投资的限制后,台资与中国交融的程度与速度都更胜以往,亦使中国成为诸多大台商事业成长的命脉。而国民党聚焦两岸的选战策略同时也让「认不认同一个中国原则」这一两岸关系中的关键议题浮上枱面,中国政府从而抓到对台湾施压以及测试「以商围政」成效的契机。

北京借力使力、隔山打牛

2000年政党轮替以来,大部分的财团和大企业老板会避免表态支持特定候选人,就怕「染色」或「押错宝」在选后惹上不必要麻烦。但这次2012大选,许多大企业主却一反常态地相继高调表明立场。媒体一般都解读为企业挺马,不过如果我们仔细检视其发言内容,会发现这些企业主是表态支持九二共识,多于支持特定候选人。也就是说,这些企业主争相输诚的对象其实是北京,不是国民党。

站上风口浪尖积极表态的企业主横跨电子信息业、制造、交通运输、零售等产业,都是在中国红红火火地开展其事业的跨国大台商老板。这些眼中从来只有利润,无视于员工身心健康、劳动法令和社会责任的企业主,此时却口口声声不离照顾员工。他们一边说着自己的企业关系到数万个工作以及数万家庭生计,一边强调「没有九二共识就无法安心经营」。把九二共识跟工作机会串连的说词,其实是在告诉社会大众:我掌握着各位的生计,不支持对我(的利润)有利的政策,你们就准备没饭吃。这些大企业主依赖着中国市场和它相对低廉的劳动成本,其利益已与中国密不可分,所以他们甘为北京使节,在台湾传递「没有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原则)就没有稳定经贸关系」的「天朝」旨意,同时对国内的成千上万的中下阶层民众施压,明确要求大家支持对其有利的政治选项。

大老板们的发言着着实实让台湾民众认知到一个中国原则对自己荷包的实质影响,也进一步影响了选举。马英九最后还是从日子过得苦不堪言的民众中获得51.6%的选票成功连任,蔡英文则以45%的得票落败。

虽然大企业主们争相支持九二共识的行动成功襄助马英九当选,但这并不代表台湾有过半民意支持九二共识,所以也没有所谓「九二共识的胜利」这回事。事实上,多数台湾民众并不明白九二共识的内容,也不太清楚接受九二共识对台湾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大家只知道不支持九二共识似乎就很难继续赚中国钱。换言之,「不跟人民币过不去」以及「维持现状(不统、不独、不武)」才是真正受过半民意支持的「台湾共识」。

不过,不管台湾民众真正支持的是什么样的两岸关系,这次选举结果显示中国政府打出的经济牌已发挥震摄和收服的作用,政治施压顺利地从大资本家转达到一般人民身上。「以商围政」奏效,意味着「以经促统」指日可待,这对中国来说的确是一大胜利。

两岸关系的转变

虽然中国政府囿于内外环境的限制无法立即统一台湾,但它多年来也一直透过各种手段逐步营造有利于自己「降服」台湾的条件,除了从未放弃的武力威吓之外,最重要的也最有效果的就是「以商围政」。中国政府采用的经济手段──用中国市场及相对优势的劳动成本与环境成本喂养台湾大资本家,再透过采购农渔产品让农渔民感受「中央」对台湾的实质照顾──大致有两个目的:一、利用经济利益把台湾牵制在「一个中国」的框架中;二、透过经济利益在台湾内部培养亲中势力,逐步抗衡与削弱美国及台湾内部分离主义的影响力。

2012大选结果能够看出中国经济攻势已收得相当成效。台湾大资本家们很明显地一面倒支持中国,因为只有中国的市场和劳工才能让他们拥有足够的力量站上世界舞台,迎战日资、韩资、欧资及美资跨国企业;另一方面,中国采购台湾农渔产品也影响了农渔民的投票行为。报导指出,不少从中国观光客和中国采购中获得甜头的民进党支持者,虽不会转而投票给中共较喜爱的国民党,但在担忧生计的前提下,索性选择放弃投票来解决心中的矛盾。换句话说,在多年的努力后,中国政府终于买到了大台商的支持和台湾人民的沉默。主流民意日渐屈从于经济实力的现实亦逼得民进党于选后决定改变其中国政策。

台湾民众迫于经济现实决定低头,对中国政府的抗议和排斥也不若以往的强劲,这也等于两岸实力进一步的转变。20112月中国海协会会长陈云林来台时,从南到北都有抗议的民众如影随形地跟着代表中国政府的陈云林。虽然这主要是由民进党发起的反对中共统战的活动,但参与民众同时也愤怒地反对中共镇压西藏、抗议中国的不民主、呼吁结束一党专政以及声援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此情此景还历历在目,但仅仅相隔一年,国台办副主任郑立中在大选后到台湾各地走访12天,就只见列队欢迎而不见包围抗议。这与民进党的态度丕变当然有关,但台湾民众在经济利益面前自动自发地为「金主」避讳,不再谈「金主」不爱听的民主人权话题亦是主因。

对于不义(包括反人权、不民主)的噤声,慢慢地会变成对不义的麻木。台湾民众骄傲地向中国人民展现自己拥有选举领导人的权利,不过如果台湾人民只在乎自己的民主权利,而不再积极地对中国的不民主表达异议,这说明了我们并不是真的在乎民主自由这个「普世价值」。再更进一步说,若我们满足于台湾为一拥有民主和自由的「孤岛」,对中国是否民主则保持沉默,是不是表示我们其实可以接受「专制中国,民主台湾(地区)」的一国两制呢?这样的民主还会是真民主吗?视而不见和划地自限将使台湾的民主自由权利面临极大危机。

中共不可能放弃用经济力量对台湾人民的政治行为施压,而随着未来两岸经济交往更加紧密,中共的政治施压将会愈来愈有效果。这当中更深一层的隐忧是:台湾维持事实独立的有效期限将随着中共的对台政治施压能力而愈来愈短。台湾人民必须要开始认真思考,目前这种只谈经济合作,搁置与中国谈判两岸统独实质问题的作法,是不是让我们一步步失去谈判的时机和谈判筹码?在两岸关系中,中共是实力较强的一方,实力较弱的台湾是不是应该继续采用「以拖待变」战术?如果我们拖到中共掌握了各种有利条件的那一刻才被逼上谈判桌,届时还有什么筹码可讨价还价、保护我们的民主权力呢?这是值得我们持续探讨的严肃课题。

缺乏信心的主人翁

从这次总统大选的过程及结果,可知现今两岸经贸、两岸间的政治定位与台湾经济这三者已然发展成「铁三角」般的连动关系,而台湾与中国之间政治关系的变化更在这三角关系中占了主导地位。其二,由于跨国大台商于选前表态,使得这个选举结果不单只是国民党的胜利,也是台湾的大资产阶级透过经济上的威胁利诱手段在政治上取得了胜利。

在过去的选举中,资本家如果太大动作支持特定政党,该政党通常会被视为「跟财团站在一起」而招致一般民众的反感和批评。但这次选举,资本家的政治表态反倒成为票房保证。跨国大台资现在能如此高调表态并影响民众的政治选择,显见台湾劳动者的自信心在数年来的经济震荡下所剩无几。劳动者找不到政治上其它的出路,也不知道出路是什么,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力量改变现状,于是在面临选择时只能跟随大资本家的决定。

台湾劳工自信心匮乏还表现在几无任何反抗眼前压迫的勇气。许多人的薪资微薄到只能支应眼前吃住的生理需求而不敢想象所谓的「退休生活」。我们的工作时间已逐渐拉长到逼近生理极限的程度,几乎成了活生生的人体实验:原来人可以一天工作16小时,原来人可以连续工作25天没有任何一天休假,原来人可以连续工作36个小时不休息,也「没事」。近几年来台湾每年都有过劳死的案例,说不定有一天案例可以多到成数据库,让老板更能拿捏把你的劳力用尽又不致于让你死亡的奥义。劳动者工作的目的哪里还是为了那虚无飘缈的自我实现,说穿了全是为了让自己现在死不了好储存日后的买药钱。面临众多残酷、令人难以忍受的压迫,台湾劳动者私底下虽然哀叹咒骂不休,却宁可坐等父母官主持公道,或是巴望老板良心发现。这一切都说明了劳动者的怯懦和对自己力量的不了解。

唤醒劳动者的主人翁意识,不再让自己成为摇尾乞怜的可怜虫,这正是台湾左翼的重大任务。许多人听到「知识分子要教育工人」就会跳起来大骂,但,事实上是如果只凭工人的经验,根本得不出「劳动者才是资本主义得以运作的关键力量」这个结论。因为在劳动者的实际经验中,老板拥有絶对的权威,可以多给几个人工作,也可随时拿走自己饭碗。老板才是这个社会的主人。既然如此,听从大资本家的话何错之有?

要重建劳动者的自信,使其明了自己的主人翁地位,就要让劳动者了解自己在社会生产中占的关键位置、了解雇佣劳动的本质;认清自己的劳动与老板的利润之间的真实关系;了解到现在所有的恶劣劳动条件只是结果,我们不能只是针对病症,还要根治真正的病因,也就是资本主义制度。工人必须明白,唯有团结一致并终结现今利润至上的制度,才能永远摆脱吃不饱穿不暖的困境,才能不再被利润奴役,并真正活得像个人。

左翼的任务与工人自救良方

时至今日,台湾基层人民面临的最大威胁已不是战争,而是日益恶化的劳动环境。这些情况告诉我们,台湾人民不能再等待,是团结起来自救的时候了!

我们现在迫切地需要建立能够代表台湾基层民众政治和经济利益的政治组织,扭转目前只有利于资本的经贸政策。现在的政策只在乎老板的投资权益是否获得保障、市场开放的程度和开放的项目、企业能够获得的租税减免程度,却完全无视于两岸劳动人民权益。

明眼人都知道,我们的劳动条件之所以江河日下,正是因为对岸中国工人的劳动环境更差。不过,中国劳工并无意抢走台湾劳动者的工作,也无意与台湾劳工比贱,他们完全是因为受专制政权压迫所以没有权力和空间争取更合理的劳动条件。相反的,在民主自由社会里的台湾劳工却甘愿放弃自己的权力,拼命地提高自己的「竞争力」要战胜中国劳工。这厢自愿牺牲,那厢被迫奉献,结果是台湾劳动者和中国劳动者都血流成河,老板们坐收渔翁之利。

若想有效改善我们的劳动条件,台湾工人要打破国族籓篱,团结起来拒绝两边工人流血竞争。例如,我们应要求所有到中国投资经营的企业必须要遵守中国的劳动和环保法规,如果出现违反情事必须要给予惩处。台湾劳工也应积极监督台资企业在中国是否有压榨劳工的行为,同时,我们更要积极地关注中国民主化问题,积极声援和协助中国劳工争取其合法权益。我们必须要认清,老板压迫中国劳工之后,就会回头来压榨台湾的劳动者,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们与中国工人才是命运共同体。

此外,在台湾,一个称职的左翼力量除了应致力于建立劳动者的阶级意识、鼓舞劳动者跨国界团结合作以自救之外,还必须能够响应及面对两岸问题。台湾社运界已经相当长时间避谈统独问题,不过,当两岸关系已深深牵动台湾的经济、政治乃至于一般人民生活的时候,如果不能响应两岸问题,无异于把解决两岸关系的主导权让给蓝绿资产阶级政党,也就是让资产阶级的利益来左右一般人民的生活。

要解决两岸统独问题,第一件事就是要回答「是否同意九二共识」。「九二共识」其实是个代称,在中国来说指的是的「一个中国原则」,台湾政府则主张它是「一个中国,各自表述」,为了让两边政府各取所需,所以用「九二共识」让双方虽然有不同主张但看起来又像是立场一致。我们认为,如果台湾民众同意「不独」,不把「台湾成为主权独立国家」做为台湾未来选项的话,那其实可以接受一个中国原则。但是,我们不应该使用「九二共识」这个模糊的名词,而是应该主张「一中各表」,积极地表明「一个中国原则」下,两岸分治的事实。同时我们也应该坚持即使台湾同意「一个中国原则」也还是拥有自决权,未来有关统一的任何方案,都必须要经台湾人民自主投票决定。

今天,生产技术不断进步,全世界的资本已经积累到大得惊人,而且能够在全世界如此自由地流动,以致于在劳工与资方之间有关改善工资、工时、福利等条件的经济斗争中,资方都占了绝对优势。虽然非常艰困,但并不表示我们完全没有机会争取到更好条件来改善生活。我们必须采取集体斗争行动去阻止生活的恶化和争取改善,因为我们需要身心健康的工人来为我们更好的未来一同奋斗。但更重要的是,劳动者应该要提高政治觉悟,认识到必须建立工人阶级的政权,推翻利润至上的社会经济制度,代之以「以人为本、环境至上」的社会经济制度。台湾劳动者必须把改善日常生活的行动与解决统独问题以及争取社会主义新社会的奋斗,密切结合起来。这是相当长远而且很吃力的奋斗,但只有它才是真正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