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矛盾根源,不讓罪魁禍首逃避責任,
兩地人民合力反對任何排外本位思想

——從「雙非」問題談起

林致良

由「雙非」問題引發的圍繞中港兩地部份網民的互相批評,再演變為內地文人孔慶東辱罵港人的事件,所有支持民主和族群平等的中港兩地人民都應該保持冷靜理性,共同尋求合理的解決方法,避免讓兩地部份煽動仇視對方的鼓譟藉機壯大。我有以下幾點意見:

第一,對輪候產房的本地孕婦及其家人的實際困難,以及醫護人員驟增的工作壓力,我們應該正視和同情,同時需要向他們耐心解釋:問題的始作俑者是兩地專制政府的惡政,尤其是內地政府醫療產業化(商業化)的社會政策,才是釀成今次局面的主因;故此,需要把矛盾指向兩地政府,要求它們共同啟動有效的應急辦法,調動資源,包括有需要時由政府宣佈徵用私院的資源,大大擴充低廉優質的公營醫療服務,盡快緩解問題。這是比起提請人大釋法修法、取消「雙非」兒童居留權,甚或排拒所有「雙非」和「單非」婦女來港,是更有效且合理的辦法;

第二,對於沒有按正常程序預約而明顯有意冒險衝進本地急症室的內地孕婦,應由內地政府負責勸阻來港,或回原居地進行預約,或轉送內地醫院分娩。在內地政府未切實執行以上政策之前,對犯險來港衝入急症室的,仍舊按人道原則提供服務;

第三,堅決反對藉「雙非」、「D&G」和港鐵進食等事件挑動仇視內地人。「賤客」、「蝗蟲」等充滿排外、準種族主義色彩的字眼應該避免使用。即使把「蝗蟲」一詞只限於形容言行差劣的來港內地「豪客」,由於該字眼無助於認識該問題根源,反而客觀上助長兩地居民互相敵視,我認為還是不宜使用。我們最需要的是積極解決問題,向不合理的事物作有效鬥爭。問題不會因為你亂罵一通就獲得妥善解決;

我們同樣的堅決反對孔慶東之流藉機辱罵香港人是殖民地的狗的言論。凡是支持族群平等的人都應該站出來反對他的話。但是,我們要注意:只有用合理的立場反對錯誤的,才會產生積極的效果。因此,我們要避免拿「大陸狗」一類同樣充滿排外色彩的言詞反罵孔慶東,反而要與內地的進步知識界(像批判過孔一類國族主義思想的清華大學曠新年老師)和人民聯合,一起揭露孔慶東假冒左派的、反人民的國族至上的反動思想;

第四,近年中港兩地融合加速,在融合過程中難免出現種種不便、磨擦甚至衝突。但是,我們不應因為有磨擦和衝突而走到反對任何地域之間融合的結論。排外或孤立的想法,其實是最不現實的、純粹幻想的所謂現實主義,決非出路。真正的選擇不是要不要融合,而是要怎樣的融合。目前在兩地資產階級政府主導下的中港融合,主要目的是讓兩地資本特別是金融和地產投機資本盡量自由流動,謀取最大利潤,解除應有的管制,是資本的一體化。兩地普羅大眾真正需要的是以民生優先為原則的一體化,是兩地調動資源優先用於滿足兩地大眾生活需要的一體化;而且,需要通過民主奮鬥,在兩地都建立普羅大眾的政治權力,才能保證中港融合真正達致保障兩地大眾的民生不致降低;

最後,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近期發生的一些事件,本來可以循合理的途徑逐步解決,卻演變成兩地部份居民互相責罵的局面呢?

其實,可以看出,現在兩地多數人民彼此生活上都有很多煩惱:就業和生活都愈來愈不穩定,對未來愈來愈見不著前景。在這樣低迷的社會氛圍下,人們其實最容易被挑動,把怨氣怒氣發洩在其他人身上,特別是不同地域和文化的族群身上。

但是,倘若我們從宏觀的社會角度考察,造成兩地絕大多數人民生活困難,充滿焦慮和不安感的罪魁禍首是誰呢?顯然並不是外地的居民,而是大家都受著的經濟剝削和政治專制,是那種為了讓少數官僚和大資本家追逐無限利潤而不得不壓低多數人生活水平的資本主義制度。在這種制度下面,社會上99%的人生活困難,對未來無不感到彷徨和焦慮,而1%的資本剝削階級和為他們服務的統治者卻為了私利而極力維持著它。在所謂全球一體化的今天,各國(地區)的剝削者和統治者遊走全世界利潤賺盡,而勞動人民卻受國界和(國族)本位主義思想的束縛而不能、不願聯合奮鬥改變命運。我們著實需要盡快改弦易轍,明白到真正的矛盾不是國與國之間,也不是不同地域的族群之間,而是不同社會階級之間的矛盾。

故此,真正的奮鬥方向在於世界各地的勞動者團結一致,共同反對剝削和壓迫,在於勞動者的自由解放。主張以任何一個國家或地區為單位的排外本位主義,都不能為該國家和地區的普羅大眾帶出真正的民主、公義和幸福,都是死路一條呵。

201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