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呼吁:
降解、蓄水皆非上策,彻查污染源真相更要紧

柳叶刀

2012128

感谢许多网友转载我昨天写的《广西柳江河上游的镉污染曝光与我们民众怎么办》(网址见
http://blog.renren.com/blog/bp/Q7nD8LeDuj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3312
),但不论传播面还是我所介绍的,显然都远远不够。由采矿导致水体形成的大范围的镉污染,不太可能很快地导致中毒,也就是说不会急性镉中毒,但却是一种几乎不可逆的、因而性质非常严重的慢性中毒过程。镉一旦留存体内,就极难排出,人体镉含量即使没有超标也是无法减少、如果再摄入含镉的饮食只会增加人体镉含量(红豆柳州上“柳州环保局”发布的水情记录大多都已非常接近0.005毫克/升的,虽然还没有超过,但在我看来这已经是一种真实威胁了!因为人一旦饮用摄入,就是几乎不可逆地在体内积累镉毒!所以,这个水情记录不断地强调“柳江饮用水源水质符合国家标准……”,实质上是一种巧妙狡猾的‘报喜不报忧’!!)。人体镉含量即使超标,也不一定就有中毒的临床表现,但却会对全身器官有潜移默化的长期性损害。也就是说人体镉含量超标,自己是难以确认的,只能通过专业的医学检查来查证。

我要强调的意思是:重金属镉的污染,不只可能像化工污染一样造成一阵时间内的、急性发作的危害,更多可能是会造成长期的危害影响。镉污染不是靠一次轰轰烈烈的“保卫战”就能解决的,如果以为那样就能敷衍民众,那是公然的愚民。目前更有报道指向新污染源是一个简陋破旧得难以想象的连老板都不见的小小洗矿厂,似准备推翻之前广西河池市应急处置中心的说法(它指向当地最大矿企——金河矿业公司,该公司生产多种有色金属包括每年生产350吨镉,据该公司官方网站截图)。(见环球网“转载中国新闻网”最新报道《广西龙江镉污染排查发现疑似污染源(组图)》,20121289:52
http://china.huanqiu.com/roll/2012-01/2384499.html
)。为什么引起重大火灾的总是几个临时工?为什么导致楼房倒塌的总是几个无证上岗者?这次牵动柳州、河池共计700多万近800万居民神经的镉污染事件,污染源真的如此简陋狭小?

污染源的真相究竟是什么?——这是目前此次镉污染事件一切问题一切事情的第一位中心问题。然而115日曝光镉污染至今已经近两个礼拜了,年都过完了,官方都没有给出足以服众、让广大基本科学常识了解者信服的说法!朋友们,这就是目前的严重现实!

其实,这里讲的基本原理以及更多相关知识我早已在昨天那篇文里讲清了,只要认真读完、结合现实经过脑子转一转就能明白。我越来越担忧的是:众人被盲目恐慌情绪驱使,却不懂得理智地学习有关镉的知识,想到彻查污染源真相,却被繁琐深奥应接不暇的数字游戏转移视线(比如最新消息爆出糯米滩水电站5倍镉超标的数据,“柳江保卫战”的又一新焦点),最终皆大欢喜于“保卫战”的“伟大胜利”,却不懂得镉的慢性的长期影响、最终必是积重难返。这两天来我陷入越来越深的忧虑,因为我是一个柳州人,虽然在外地工作,但我的根在柳州,我城里的家人、乡下的亲戚和许多同学朋友都在柳州地区,这件事实在让我寝食难安,上班都不安心了。我的忧虑还因为深感个人、家庭的渺小无力(下面我会结合镉的有关知识告诉大家:自己家里蓄水也远不是上策),深感资本与权势令人窒息的压力……我们的出路究竟在哪呢?

自家蓄水不是上策

最近,柳州市民抢购矿泉水、纯净水的风潮,不但被国内各大媒体报道,据说还上了Youtobe(全球最大视频网站)首页。这种风潮到现在还没有平息。怎么看待和对待这件事?我认为饮用矿泉水和纯净水、而不是自来水,可能有一定预防镉污染的作用,不过这不一定是有用的(要看这些水的产地、怎么加工的),更重要的是即使有用,这防镉作用也非常有限。

为什么自家蓄水作用有限?如果读者肯稍微冷静地看看我上一篇文章对镉的介绍就明白了。因为第一,镉进入江河,不仅仅是污染了水体,还通过河床与水流的渠道,进一步影响地下水和该流域一定范围的土壤,包括这些土壤里种植的农作物,饮用相关水的家禽牲畜,都必定受到镉污染的某种程度影响。所以你除非离开柳州才能避免影响,但对大多数柳州居民来说没法做到。又正如我上文和前文都说过的,这种影响不会立即表现出来,这就使问题更复杂了,因为如果你不去做专业体检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避免了镉污染影响。所以我看到127日有网友在红豆柳州论坛上说,他取了柳江水用金鱼做试验,看这几天金鱼的生命状况如何,从他的帖子和众多网友回帖来看显然没有认识到镉的慢性中毒道理(我倒是担忧他如果多天都不喂食不换水,那金鱼真的会死,死于缺氧或饥饿)[1]

第二,115日宜州市龙江拉浪水电站内发现死鱼,以及附近镉含量超标,然而早就有人披露过龙江的严重污染情况(我在前文《民众怎么办》里提到20113月中国青年报就到宜州市报道过),加上前面我已反复强调镉留存体内是一个慢性长期过程、不会立即有明显表现,所以,谁知道镉超标和中毒是2012115日才开始发生的?

如果镉超标的情况不是2012115日才开始发生的,那么在这以后民众开始饮用纯净水矿泉水,就已经不能起到“预防”的作用,而只是“暂时遏制”慢性镉中毒过程!我们总不能永远购买饮用纯净水,用纯净水煮饭做菜吧?这样的生活何时是个头呢?如果不彻底追查镉污染的根源真相的话,那么我们民众如何才能真正安宁?

降解净化河流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

2012127日晚间,网上出现一篇报道《柳州仍有大量民众抢购饮用水 超市货架空空如也》却用浓墨重彩的主要篇幅,介绍柳州河池官方组织的应急救援行动,这种文不对题的设计仿佛是一种轻巧的试探,似乎包含着煞费苦心的传媒公关学技巧的气味(而且奇怪的是百度搜索这个标题,只见几个不很知名的网站“转载”并注明来源新华网,却没见新华网刊登此文)[2]。姑且撇开形式,看其中的实际内容吧,其介绍的柳州、河池官方的实际应急措施主要是往龙江大量投放中和物、加大水电站大坝的下泄流量,以及在柳城县凤山镇的龙江与融江交叉口下游3公里处监测水情。

上述这三种针对镉污染的措施,我并不怀疑它有一定作用,但这很明显是权宜之计。因为不要忘了我在上文《民众怎么办》中就已清楚地说明:在龙江上有一个每年生产提炼350吨镉的大型矿山企业,那就是广西金河矿业公司!!(每年生产350吨镉,这一数据资料来自该公司自己的官方网站的公开介绍,详见我上篇文章。)这个生产包括镉的多种有色金属的大型矿山企业,被广西河池市应急处置中心指为这次镉污染曝光的污染源。如果这一污染根源真相都没搞清楚(的确至今还不清不楚),下游的中和物投放、加大泄流等等措施又怎么可能真正解决问题?如果继续放纵根源问题、不立即公开彻查,这跟拆东墙补西墙有什么区别?目前的这些应急措施,这些降解,是明显的治标不治本。

看到这个报道里提及“河池市1500多名专家、武警官兵、保障人员奋战在应急处置一线”等等忙碌信息,我还不禁在想,过去长期就有的龙江严重污染情况,你们干嘛去了?(关于广西龙江很久以前就存在着严重污染情况,以及河池有关部门互相推诿、公开逃避责任的情况,有关媒体报道及触目惊心的照片,见我上篇文章的引述和注释45。)

另外,这篇报道提及“镉是重金属中的一种,镉超标聚集会对人的肾脏带来影响,但它比砷、铬等的毒性小许多”——这是一种误导性的报道(刚刚搜索发现这段对镉的误导性介绍已被主流媒体到处转载)。镉超标,带给人的往往是长期影响,这种影响虽然不会立即明显爆发出来,但长期慢性折磨同样是一种痛苦,镉超标到一定程度就几乎是绝症、不治之症(因为其治疗的耗费高昂、目前医学水平下治疗的副作用又非常复杂、并不稳定),这被日本富川县神通川流域的镉污染公害事件所证实。说它比其它毒物的毒性小许多,这是文过饰非。

广西河池境内的神秘矿区……

就在出现上述来源奇怪的媒体报道的同一天,127日,下午15:14,“河池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匿名用户发布的神秘信息《金河消息》,我把帖子转过来留此存照:

“据悉,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已找到渣场不存在渗漏的地勘资料和环评报告,为其伸冤又提供了一个有力的证据。

这个于1993年建成的渣场被疑是造成龙江河污染的主要原因。近日来,金河公司按照要求严格对渣场整治,动用一切力量,采取一切措施,员工们大年不过年,昼夜不过夜,冒着寒风冷雨,苦干巧干,默默不语。

但随着专家们的进一步排查,龙江河污染源另有发现,非金河所为,联合调查组的同志们都争先恐后奔东江一带去了……!!!”(该帖子网址:
http://bbs.gxhc365.com/thread-671380-2-1.html——如果还没被删的话。)

该发布者的IP地址显示为“110.212.167.x ”(广西河池市铁通用户),这个消息企图完全推翻125日广西河池市应急处置中心发布的信息——即为金河矿业辩护。而广西河池市应急处置中心发布的信息早已经传遍了各大门户网站,被上百万、上千万民众看到,要为金河矿业的资本家辩护,并不是那么容易。发布者明白这一点,所以采取偷偷摸摸的方式——匿名发帖。当然也有很多网民也不是听风是风、听雨是雨的,有些知情网友小心谨慎地匿名回帖说“你克金河公司山上那个渣场看,渣场满满的堆出来有一年多了,也是这段(时间)有点雨水才冲下地下河流往龙江河”,还有“这件事情也是要钱来解决的,金河公司以(已)经给钱摆平了”。

这些只言片语虽然真实性都有待进一步调查,但是正是在128日,有主流媒体惊人地与上述神秘消息的口径一致,即把矛头转向了东江的一个疑似污染源。(即我开篇所说的环球网“转载中国新闻网”最新报道《广西龙江镉污染排查发现疑似污染源(组图)》,20121289:52
http://china.huanqiu.com/roll/2012-01/2384499.html

我不禁想起近十年前同样发生在广西河池境内的南丹县特大矿难(20017•17特大矿难事件)[3],在那场导致81名矿工死亡的特大矿难中,地方官员层层包庇导致中央调查十分艰难,从最后结果端掉了南丹县的整个领导核心、河池地委的一批人乃至广西壮族自治区的一个副主席,就可以看出官官相护是多么严重[3]。当时南丹县有人通过上网举报,才使调查打开局面。可是又很不幸的是,正是前不久我翻墙看到有报道称当年南丹县的举报人在事隔十年后仍遭到了秘密的残酷迫害。然而,今天这场直接涉及河池、柳州近800万居民生命健康的重大案件,某些人还能否一手遮天呢?今天的党中央国务院,是否还不如十年前呢?这不是我等屁民可以揣测的。但完全可以确定的是,大范围的重金属镉污染正好彻底违背“科学发展观”所要求的可持续发展!

实际上,广西河池拥有丰富的有色金属资源,其境内存在着不止一个矿企,但基本就属于若干个国家矿企分而治之的局面,并且有地方官员层层保护,严密的地盘和势力范围可想而知,在社会资源上互有争斗也在所难免,加之地方之间利益集团的斗争,就难免出现最近几天的调查情况忽明忽现的情况。这种情况越持续下去越只会让民众更加愤怒,因为任何一个有理智的人都明显感到愚弄的色彩。然而被愚弄的我们不只是观众,更是镉污染的受害者,我们有权要求公开、公正、透明的调查,我们必须要求公开、公正、透明的调查!!

民众的怒火,——期待智慧和理知

一如既往地,就像历次重大事件被捅出之后一样,有关网络上充满了五/毛、网///的身影,不仅做和谐发言,而且别有用意地煽动民众中不正确的倾向、以分化民众,或者造出谣言和千方百计地转移大家的视线,千言万语就是要避免追查真相、追究责任、充分地媒体公开、堵住民众的质疑。

民众中不正确的倾向,是指那种毫无实际意义的互相指责,比如在柳州与河池之间煽动地域矛盾,两地网友对骂,在矿工和其它民众之间煽动矛盾(要知道开采有色金属特别是镉的矿工才是最可能最直接的受害者!!!矿工如果被封口或说了违心的话,也不能简单地责怪他们,因为稍微用脑子想想就知道这件事上他们受到特别大的压力)。

如果要独立调查矿山企业,决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关闭它”,而是要讲“改善矿山”,而且首先是彻查、改善矿工的工作条件和确保他们的医保社保等直接有关的实际利益。提出关闭的想法是简单粗暴愚蠢的,不过脑的盲目情绪,只会导致本是受害者的矿工也支持他们的老板保护污染源。矿工应该认识到,这样隐瞒下去而不改变污染现状,最大的受害者首先不是柳州的市民、而就是他们自己!!如果媒体监督整治污染,更会改善工作条件,使老板不敢随意挤压工人利益,矿企职工不但能健康得到保障,而且更有利于自己的整体利益。这样的考虑才是一个理智、有利的态度。

 

两地民众互相对骂,更是蠢得不能再蠢的情绪化心理,你骂有什么用?矿山又不是哪个草民开的。你不去追究开矿山的,却去追究为了生存不得不为矿山打工、同样无钱无权的人,你这不是蠢的吗?

当然,群众的眼睛终究是雪亮的。虽然现在网络控制与媒体气势似乎压住了民间的众多异议、质疑,但我相信压得了一时,压不了长久。镉的长期严重危害性,将被越来越多民众了解。我坚信,要到总清算的时候,为非作歹的人都要被翻天的。

首要出路——求真相
长期影响生命健康的镉污染不容一次性敷衍掉!

前面我已说过,这里再次重申,重金属镉的污染,不只可能像化工污染一样造成一阵时间内的、急性发作的危害,更多可能是会造成长期的危害影响。镉超标的情况即使发生了,也许就在目前柳州市民某些看似健康的人身上已经发生了,但只是目前还没有升级为镉中毒罢了(需要专业医学检测才能确定)。镉污染不是靠一次轰轰烈烈的“保卫战”就能解决的,如果以为那样就能敷衍民众,那是公然的愚民。

我早在上文《广西柳江河上游的镉污染曝光与我们民众怎么办》(人人网:
http://blog.renren.com/blog/bp/Q7nD8LeDuj
或论坛:
http://www.youth-sparks.com/bbs/viewthread.php?tid=3312
,我必须再次强调此文,因为必须让更多人知道,请读者设法让更多人知道!!)就已经指出,日本富山县神通川上游镉污染从1972年确认以来,至今已四十年都没有完全善后,不论受害者的相继升级为中毒、治疗和土地修复到现在都还在进行着,这是一个可怕的长期性影响。而在中国,也不可能通过一次“伟大”的“保卫战”就能解决!!

我在上篇文章中提出了一系列“要求”,而在目前严重的形势下,在有关方面企图通过一次保卫战炒作就解决问题的舆论风暴下,这些要求的核心第一条显然应该被最最首先强调,那就是:

强烈要求彻查污染源真相!

要求中央有关部门派第三方专家组独立调查!!

如果我们不能拿到美国绿卡,那我们实在别无更好选择。这是首要出路。



 

[1]  见红豆柳州论坛的帖子
       http://hongdou.gxnews.com.cn/viewthread-6616466.html

[2]  128日上午百度搜索显示,中国经济网“转载”这篇报道的时间是最早的:
       http://www.ce.cn/xwzx/gnsz/gdxw/201201/27/t20120127_23022503.shtml
      
2012127日晚上19:32

[3]  20017•17广西南丹特大矿难

       人民网特稿http://news.sina.com.cn/c/2002-01-09/439696.html

       百度介绍http://baike.baidu.com/view/642778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