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柳江河上游的镉污染曝光与我们民众怎么办

柳叶刀

2012127

近日有家乡的亲友发信息及打电话告诉我,我才知道柳江河上游(柳江河主要支流龙江)发生了污染事件,引发当地民众的许多忧虑和议论,因为我在外打工过年没有回家。最近我才听说污染物质叫做“镉”,立即感到性质非常严重!就连夜跑出宿舍来上网,随便一搜一堆主流媒体报道,都证实说是镉污染,125日还透露出是采矿企业所致。这问题就大了。然而,完全不出我所料的是,官方对此的报道完全地和而又谐,一味安抚民众、把我们民众当傻逼的架势。这方面我并不是砖家叫兽,但我很早就有所了解镉污染这回事,例如20世纪日本非常著名的富山县神通川流域镉污染公害事件(也是采矿企业追逐利润的恶果!),以及在广东惠州超霸、先进电池厂香港金山国际控股都发生过镉受害女工的集体抗争运动(从2004年曝光至今还在抗争!)。

我感到我应该把自己所知道的,尽可能务实地向我的众多亲友传达,不仅仅是要控诉官僚集团和资本家阶级追逐利润不惜危害民众和生态环境的新罪行,更为了让我们民众思考怎么办,能够共同研究一些实际办法出来。希望广西家乡的老乡同仁看完这文章后,能帮忙转发或至少文中的关键部分,没有版权也不必署名,唯一目的就是请把真实信息告诉更多家乡朋友们,因为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园。最基本的一条就是:拒绝相信各种上层阶级、首先我们民众自己团结起来救自己。

“镉”:你不得不知道的一些常识

在广西网友聚集最多的论坛红豆社区上,有关人员发布了一份落款为“柳州市疾控中心供稿”的《柳江河水镉污染防治小常识》[1],它是否准确不是我等非专业人士能完全辨别清楚的,但是这个《常识》明显只说了一部分知识,而没有把其他一些关键知识说出来,比如说镉的危害方式、它是否可以防治、它的后果等等。

综合镉受害女工维权小册子及大量有关信息的了解[2],这里可以归纳出最值得我们了解的几条常识:

1)镉(Cadmium, Cd)是一种有毒的银白色重金属。镉质地柔软,富有延展性,抗腐蚀、耐磨,广泛并持久存在于工业与环境中,对人和动物造成极大的健康危害。

2)受到镉污染的初期特征很难确定,从潜伏到病发的整个过程都不容易确定,一旦确认为镉中毒,治疗过程将复杂而艰难,经济花费很大。而且这种病给人体带来的痛苦极大,使肾、肺部损伤,骨骼病变,患者感到全身各部位剧烈疼痛,严重者稍一活动身体,就会造成全身骨折。甚至患病者临终前会出现全身骨痛,有的人还会一直喊叫着“痛啊,痛啊……”,所以这种病当时被称为“痛痛病”。1972年日本法院首次确认富山县神通川上游“痛痛病”病因是镉,截止1991年已死亡116人。瑞士利用老鼠进行的实验更显示,过量的镉会增加高血压、心脏病、肾衰竭、肺癌及前列腺癌的风险。国际癌症研究署(IARC)把镉归类为第一类人类致癌物。

3)同样最重要的一条是:镉的潜伏期很长,这就意味着微量的镉进入人体后不会很快表现为中毒,而是会潜伏很长时期;同时人体生理机制又很难排出镉,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排出。这样镉就会在人体内越积越多,近乎不可逆的,在生物学上这个过程叫做富集。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一份文件,人体排镉的半减期长达20-40年,就是说,镉一旦进入人体,通常要花十几年以上才能把镉排出一半。这是因为镉随尿液排出,每次份量极其微小。由于难于排出,镉能对多种器官和组织造成长期损害,特别是肾脏和骨骼。过量镉堆积在肾脏,会造成肾小管损伤,而衍生肾衰竭。也就是造成了前述的难以确认(容易混淆为其他病症),实际上就是一个相当长的慢性中毒过程。甚至日本富山县一位98岁的“痛痛病”患者,是在96岁才被鉴定出来的,不知镉已在她体内富集几十年了。所以,请务必记住:并不是镉中毒才算健康受损,而是人体镉含量超过一定标准。你要是老老实实地等到镉中毒了,那你也快挂了——如果你不是家缠万贯的话(不过就算很有钱,谁又愿意躺在病床上“享受优质医疗服务”、痛不欲生地度过余生?)。

4)测量人体镉含量主要是化验尿液里的镉含量,而非化验血液。尿镉是诊断慢性镉中毒的指标。反映急性镉中毒(近期接触量)的主要指标是血镉,不过大多数人不会用到这个指标,因为急性镉中毒往往是在工业场所接触高浓度镉烟,或吃进镉镀容器里的酸性食物,这些特殊情况下才可能发生。工矿业造成的大范围镉污染是造成慢性镉中毒,应化验尿镉。

5)根据国家卫生部2002年的标准,尿镉测定连续两次在5微克/升以上,就是还没有慢性镉中毒的临床表现时,在医疗上应列为“观察对象”。“观察对象”属于超标,不算中毒,但其中一定比例的人会进一步恶化。当尿镉达到5-10微克/升时,肾小管功能异常的患病率可达5%-20%。因而“观察对象”需要密切观察,每年都体检复查,决不等同于身体健康。

1000微克=1毫克,5微克/升也可写作0.005毫克/升,这里的数据与目前广西发布的水质监测数字应是按同一个国家标准对照的。)

6)根据科学研究显示,镉还能使温血动物和人类的染色体发生畸变。也就是说镉有可能改变人的遗传基因,从而影响到下一代。虽然尚未获得科学界公认,但我们民众至少应该心里有点底。另有相关说法称,慢性镉中毒对人体生育有所影响,它会严重损伤Y因子,使出生的婴儿多为女性。还有说法是,镉可通过胎盘,影响胎儿。

7)流动的河流虽然可以逐渐排除镉,但是镉会长久地留存在土壤里,从而更顽固地影响整个生物链和生态系统。镉通过生物链进行富集,一样会影响到人体,打个比方,受到镉污染的植物和昆虫被动物吃了,动物又被人吃了,镉不会损耗多少(而且镉就是富集在肾肺肝等内脏及血液中,人难免要吃到动物的这些东西),而会顽强地一环一环地留存到生物链的最后一环,这就是一个生物链富集的过程。镉对土地的破坏,使人将付出更大得多的代价来修复土壤,否则土地是不能使用的(因为吃了这种土地上的庄稼最终会富集为镉中毒)。1972年以来的近四十年间,日本就采用特殊方法耗费了高达420亿日元(合人民币近30亿元)来修复一个小小的神通川流域的土壤。

大家看了一定很着急:有什么办法遏制呢?我认为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就要问问:污染源在哪?首先追查污染源!不追查这个问题,你就永远防不胜防。

柳江河上游镉污染:“神秘诡异”的污染源

污染源近日才公布。2012125日“广西河池市应急处置中心”透露:“广西龙江河水质超标事件污染源已初步查明,污染源来自广西金河矿业股份有限公司。”并称河池市委、市政府已投入其中全面清理污染源。[3]

但是这条消息的突然披露,其背后却是一连串问题,首先我们发现这件事情很早就有报道,但以前都没有公开披露过污染源,而是以可疑的理由推诿追究。

早在20119月就有网友在红豆社区柳州论坛发布照片显示,龙江河受到很明显的污染,水体明显发黑。该网友呼吁向媒体反映。然而当时却没有媒体报道。[4]

实际上媒体早有报道,但结果很诡异。早在20113月中国青年报就报道过龙江的污染状况,从照片上来看,一望过去就可以看出水质明显非常污染,报道中的宜州众多居民都“闻到死鱼的鱼塘水一样的味道”[5]。但是这个新闻报道的神奇与牛逼之处在于,无论记者媒体的曝光还是宜州、河池两市环保局,都没有找出污染源。新闻的标题就叫做《广西龙江河变脏自来水发臭 环保局未找到污染源》。对于没有找出污染源,当时河池市环保局的一位大人说这不是他们的失职,宜州市环保局另一位大人则解释说:查不出污染源是因为技术力量不够,无法检测污染水水样,以确定污染源。

但是20111月的柳江河上游(龙江)污染事件被多方聚焦而大公开之后,长期都因“技术不足”“查不出”污染源立马就查出来了,这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国家环保部专家更有神通?

据金河矿业官方网站及一些主流媒体的介绍,此次上游镉污染事件被认定为污染源、也即污染事件主角的金河矿业公司,是河池市的“重要骨干企业”,2010年被广西有色金属协会评入“广西十强企业”之列,它拥有河池市最大的有色金属矿山(广西拉么矿,矿山面积8.6平方公里),拥有在岗职工3000多人、固定资产7.5亿多元人民币(这些资料分别来自:金河矿业官方网站,金河矿业招聘简章,南宁新闻网2011-8-22报道
http://www.nnrb.com.cn/News/11/08/22/NNNEWSQ229845T20110822NBYXQOACI.html
)。

竟叫人哭笑不得的是:广西河池的金河矿业公司官方网站明明白白地写着自己的一系列有色金属产品及年产量状况,其中就包括“镉350/年”!!!!!

2012-1-27 10:17

 

 

 

2012-1-27 10:17

 

 

 

这么大的企业,这么大的地盘,大量生产如此众多种类的有色金属(包括对人体有危害的有色金属),这么清楚的公开信息,河池市那些当官的反而却冠冕堂皇说“因为技术力量不够,所以查不出污染源”。请问:这又是为什么呢?

这些账该怎么算呢?又该怎么算下去呢?

官商勾结,不择手段追逐资本利润
环保和饭碗应结合:
城乡民众应该想办法团结采矿工人

显然,稍微懂“国情”的读者在读到上面的公司介绍时已经知道了答案:这样一个赚钱的企业,一个地方的利税和官员好处都靠它来获得,官商勾结不择手段追逐利润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那些有钱有权势的人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搞一张美国绿卡,在美国买房定居,哪管扎根繁衍在这片土地上的工农民众与普通市民大众?更哪管我们的子孙后代?

很显然,所有民众都会把愤怒针对造成污染源的企业。但是这里却可能有一个也许致命的错误,那就是简单地要求造成污染的企业直接关闭。这样的要求只会在为采矿这个饭碗生存的工人与厂外的市民、村民之间造成矛盾,只会分化同是受害者的民众,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官商只会因为民众之间的对立而得到好处。比如说矿业公司老板显然很可能利用其手下工人保住饭碗的心态,抵制媒体对矿业公司的采访调查,抵制市民对矿山管理方式的议论。

一方面是严重危害性的重金属物质“镉”,对河流流域、地表土壤、生物链以及整个生态系统都造成长久危害影响,关乎广大民众长期的生存权,另一方面生产有色金属(或直接就生产提炼镉)的工人也靠这些采矿工作吃饭,这是他们眼前迫切的生存权。这似乎存在着矛盾。

实际上如果我们肯理智、认真地看这个问题,是很简单的,关闭企业从来就不是治理污染的上策和主要方法,而更多情况下只是一种施加压力、目的在于促进整改的措施。所以关键问题在于要求企业整改,而不应该冲动粗暴地直接提出人家整个关闭,如果那样提的话,你是否考虑过那些底层的矿业工人吃什么?那些工人难道不是和我们一样,都是普通劳动大众的一分子?难道不是和我们一样,都只不过想要最起码生存下去、生活得好一点?难道不是和我们一样,都是工业污染的受害者?!当然要让那些工人明白这个问题;恰恰不是要冲动冒进地威胁他们的饭碗。不仅要让矿业公司的工人明白镉污染的可怕之处,更要明白出路是什么,否则光明白了、干着急也是没有用的。

出路就是首先针对企业——让尽可能多的市民都认识到——必须独立调查、企业整改、和最关键的媒体公开。即由国家环保部等组织专家,调查广西金河矿业的准确详细的镉污染源、镉污染情况,同时企业立即终止镉污染源、这一部分整改好之后再进行生产,这一切过程都完全接受媒体公开监督,保证调查、整改的顺利。

河池附近龙江河的污染很早就揭露出那样严重,那么采矿工人的劳动条件很难想像是比较理想的,所以工人的劳动条件也必须依法得到首先是安全健康方面的福利保障,由此使工人认识到这次环保调查,应该成为他们争取更好的物质待遇的机会,要使尽可能多的工人认识到这一点,使得工人也团结起来。另外,如果有机会公开提出要求企业整改,则也应要求企业保障整改期间那一部分生产部门的工人的工资,或安排好他们的临时工作,企业既然造成了污染公害,那么就必须要有足够担当。这样的话,工人就有可能与市民和村民团结起来,甚至有可能推动环保调查和企业整改。使采矿工人也支持环保调查,这其实是最有用的,因为在采矿企业里工人能够对管理层发挥直接的推动力,这不但比被认为开明敢言的南方都市报有用,甚至比矿山外面的群众一起抗议还有用。

上面的想法是不是太理想化了?
请看近年来国内群众反污染斗争案例:
厦门与大连的万人散步抗议

20076月,厦门市发生了一场几万市民和平上街散步的事件,他们抗议一个叫做PX项目的重化工污染工程落户厦门。当然他们虽只是和平散步,理由很正当,却仍被官府看做如临大敌,遭到一定程度的打压,但是其结果却是顶住了这个项目进入厦门,在这件事上捍卫了他们的美丽家园。

2011年也就是去年814日,同样是抗议PX化工厂,辽宁大连市数万人和平上街散步(他们的确也有效仿厦门市民的意图和决心)。几个小时后就有大连市委书记在群众集会上发言,承诺要撤出PX化工厂,群众则明智地齐声高呼:时间!时间!意思是要给出撤出的时间期限。由于市民众志成城的团结,警察与广场上的集会对峙了大半天,傍晚才开始冲散人群,而与此同时市政府宣布立即让福佳大化PX工厂停产,准备开始撤出大连。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因为要知道,PX工厂已经在大连落户了三年,正式生产也有两年了,它的项目总投资高达95亿元人民币,然而在814日这天傍晚仍被宣布搬出大连,为什么有这样的结果?正因为群众团结反抗的力量!当然,虽然PX至今还没有搬出大连,但是市政府领导至少还得公开说搬迁还在进行、搬迁决定并未撤回,而且从814日后一直停产,只是时有局部复工,这样它造成危害的可能性至少被大大遏制了一段时间。

如果在广西柳州、河池也发生抗议,虽然困难未必更小,但的确不用、也不该提出上述厦门和大连市民那样激烈的要求,这两个城市的市民都是要求PX化工项目“滚出去”。金河矿业的那些矿山,生产了财富,也使工人得以生存,需要的是规范他们的生产管理和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从而让我们生活安全也让工人工作健康,而决不是错误地让他们都下岗。

另外,由于镉污染的影响更加长久和复杂,所以需要对龙江沿岸特别是靠近金河矿业地区的城乡居民进行体检,确认是否有镉中毒以及哪些人已属于“观察对象”,土地也应检测,所有这些事应该让金河矿业与国家地方政府共同承担费用。

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镉污染的危害性,最好的例子就是现实惨痛教训,实际上在我们广西的北边邻省湖南浏阳市就发生着严重的化工厂镉污染。要不是20097月底连续两天数千群众的大规模上街抗议,也许还很难报道并受到这样的关注(在群众行动的压力下,那个曾被地方官包庇的化工厂被整个端掉了)。湖南浏阳市镇头镇双桥村的镉污染情况是极其深重、让人触目惊心的,这个化工厂甚至不仅导致了急性和慢性的镉中毒,还混合了铟中毒(需要告诉大家的是广西金河矿业也生产铟,是否存在隐患目前不得而知),旁边一个3000人的村庄就有509人重金属超标、多人死亡、化工厂周边500米范围内土壤严重污染,那不只是血淋淋的事实,也不只是化工厂倒闭就能完事的,它还留下无数后遗症、甚至遗传下一代以及根本无法再种庄稼的有毒土地。化工厂里的职工也很早就开始不断得病(金河矿业的工人是否也有身体健康隐患或已经得病?目前我们也不得而知)。到后来不但村里的成年人和老人生病、被毒死,而且连小孩子包括刚出生的儿童都中毒患病,全村面临断子绝孙、亡村灭种的前途。值得一提的是,村民们从2006年就开始不断写联名信、写报告,甚至他们村出去的一些高才生曾经带动了一批清华大学学生联名写信给长沙市市长,但是这一切都被拖延敷衍甚至如泥牛入海、杳无音讯,都失败了!直到2009729号和30号数千群众采取直接行动,上街抗议!这才逼迫“上面的人”惩处了工厂老板。然而当时村里已有大批人一个接一个地死亡,并且村民失去了生活来源——因为土地长出的庄稼有毒,被市场拒绝出售。村民要求生活补助,要求迁居,要求医药费,……这些状况悲惨至极,这样说毫不过分(见本文注释:[6])。

当然,总有人会说,他们那里的人不如某某人团结,发生不了这样的事。但是实际上,厦门、大连的万人散步之所以发生,也不是突然形成的,在这些事情发生之前,也出现过许多令人愤怒的事情,包括官商的隐瞒欺骗与学界、政协、媒体里的幕后斗争,也包括其他污染事件的逐渐公开、汇集、越来越多人的了解和觉醒,这些事情汇合在一起,酝酿已久,才使群众情绪爆发出来。而且很有意思的是特别在厦门,散步持续了几天,许多原来素不相识的人在捍卫自家安全的共同利益的集合中、在与官商黑恶势力的对峙中,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和团结精神——这些精神恰好不是某某地方的人天然就有的精神,而是在矛盾升级和斗争升级中迸发出来的。所以,切莫以为这最后的团结反抗永远不可能,所有有觉悟的人都应该把更多知识更多议论,带给其他与你一样的人,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关于镉污染的真相,关于官商勾结的问题根源,关于必须团结起来的道理,关于提出整改而不是直接要它关闭等等策略的道理。团结反抗当然不会一天就形成,要靠更多的宣传、追问、探究,让更多人认识到镉污染的利害性。不要怕这怕那,因为我们关心自己的生存权和生命健康是天经地义,完全正当的,但是只有尽可能多的人团结起来才有用,所以才需要宣传和共同探究。

广西柳江河上游镉污染:我们民众怎么办

一味抱着“相信×××相信×××”、对镉污染不了解不追问的人其实等于自我放弃,因为“上面的人”最怕民众出乱子、除此之外他们什么都不想管,所以他们更乐意让民众什么都不懂,最好个个都是只会做牛做马干活的傻逼白痴。我们当然应该咨询真正懂得这方面的医师和专业人士,采取个人防护措施(这方面,百度百科里有些介绍,但科学领域的网上参考谨慎为妙)。但是要知道镉污染的源头如果一直在排放镉,要生活在这个地区,就必须首先遏制污染源。即使暂时可能做不到,但我们需要有一个态度,让更多人认同和支持这个态度,等不久以后认同的人足够多和逼出觉悟时,也大可以采取集体团结的争取方式。

第一,要求国家有关部委请第三方专家组,对金河矿业公司进行独立调查,同时立即中止污染排放口,不仅媒体、而且当地居民要能够自由监督和证实。调查过程对媒体公开。

第二,要求政府有关部门监管金河矿业公司改善工人的工作条件和工作待遇,首先确保金河矿业工人的工作条件符合卫生标准,尤其是改善开采和提炼镉的金河矿业工人的工作条件和待遇。这一过程也要让媒体公开,起码也包括使配合媒体采访的工人不受打击报复。呼吁金河矿业公司工人支持为了我们共同利益的环保调查。

(这一条非常重要,我们必须把矿业工人看做我们市民和村民的盟友,而不是敌人,否则正当合理的环保诉求也会被误认为针对工人饭碗、会正中官商下怀,因为民众不团结和相互攻击最有利于官商。)

第三,要求对金河矿业公司附近、龙江下游一带的村民进行体检,以及由国家有关部门请第三方专家组监测这一带土地及其农作物的含镉量,确认是否超标。

第四,既然有关方面承认了污染源是金河矿业,对于上述调查显示的污染状况,上级政府必须追究从企业到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责任。

以上只是初步阶段的要求,即主要以环保调查与改善矿业公司工人工作条件为首。只有调查清楚了,才谈得上更进一步。也只有工人理解支持环保调查,才更能推动反对镉污染的斗争。这一点看起来似乎还很渺茫,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因为群众对镉污染的严重危害后果与相关案例了解得太少(柳州等地出现的抢购瓶装水风潮,反映的恰恰是无知和盲目非理性的恐慌)。我们民众必须首先信任我们自己,只有更严肃地学习,只有更理智地探究和追问,只有认清共同利益团结起来,才是唯一出路。



 

[1]  http://hongdou.gxnews.com.cn/viewthread-6615629.html

[2]  来自百度词条:镉污染:http://baike.baidu.com/view/58884.htm
      
镉中毒:http://baike.baidu.com/view/718276.htm
      
镉:http://baike.baidu.com/view/30675.htm

       以及:全球化监察在香港和欧洲出版的工运小册子《广东惠州镉受害女工斗争》。

       以及:日本神通川流域的镉污染案
       http://www.law.ruc.edu.cn/lab/ShowArticle.asp?ArticleID=16397

       中国土壤重金属污染严重与日本的教训
       http://news.sina.com.cn/c/sd/2010-10-20/061521311947.shtml

[3]  消息来自新华社,且各媒体到处转载了:
       http://news.qq.com/a/20120126/000113.htm?pgv_ref=aio2012&ptlang=2052

[4]  该帖子及照片:http://hongdou.gxnews.com.cn/viewthread-6284796.html

[5]  广西龙江河变脏自来水发臭 环保局未找到污染源 中国青年报 2011-3-25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detail_2011_03/25/5358581_0.shtml

[6]  湖南浏阳数千人上街抗议化工企业污染 - 新京报

       http://news.sina.com.cn/c/2009-08-01/014016047310s.shtml

       浏阳镉污染始末 - 南方都市报

       http://epaper.oeeee.com/A/html/2009-08/11/content_866900.htm

       浏阳镉污染悲剧是如何酿成的 - 光明日报

       http://www.gmw.cn/content/2009-08/11/content_961379.htm

       浏阳镉污染事件_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269776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