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校车事故的是是非非

吴季

校车事件宣传战

20111116日晨,甘肃一辆超载校车在大雾中逆向超速行驶,撞上了重型自卸货车,21名幼儿殒命,43人受伤。这起可悲的事件,结合着“中非希望工程”和“无偿向马其顿捐助校车”事件,在这个名叫“中国”的生意场上,又荡起一圈不大不小的波浪。

唯美(帝)主义者迅速发布了美国校车如何高级并享有公路“特权”的“先进经验”,为这个正在大力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的资产阶级国家又赢得了一分。“民间”宣传队迅速炮制出广告,诸如:“美国总统说过,我们不知道哪辆校车里的孩子将来会是美国的总统。所以校车安全性是中国的40倍。中国领导人知道,不论哪辆校车里的孩子都不会是中国的主席。因为领导的孩子不会坐校车……”制成图片的宣传品上,白底车牌的高档公车被拿来与破烂又拥挤不堪的各地校车作对照,发挥不言自明之效。假如你在图片中看不到私人老板们同样档次或更豪华的私家车,以及富二代们横冲直撞的跑车和越野车,那当然绝非政府机关审查所致。总之,用中国政府和领导们的黑脸把他们的滥兄滥弟——各国政客以至整个统治阶级——衬成红脸,是在野有产势力宣传机器的不二法门。这当然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爱国分子不落人后。爱国就像维权、反腐和“爱民亲民”一样,是一门你争我抢的大生意。左右派有针锋相对,也有交集。

右派思路大致如上述:民主国家的领导人关心选票,所以真正会为人民服务。

爱国左派则怒火满腔痛心疾首状:欧债美债你们放手地买,国内老百姓任其穷死……

“请问,自己国家的孩子们刚刚因为校车而悲剧频演,你们立马就对外捐赠校车,世界上有这样不要脸的国际主义吗?”

“如此‘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卖国贼实属天下罕有!”

“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此外也有些相对“中立”的宣传,比如女教师牵着女童,站在“新希望打工子弟学校”招牌已折断的校门口,眼巴巴张望一辆挂着“感动非洲”和“捐助非洲希望小学”红色条幅的大货车……

冤大头政府

政府再次被推向了小小的风口浪尖。外交部发言人在记者会上表示,校车是“根据2011年初达成的援助协议”,“应马其顿政府要求”捐助的;中国“接受过大量的国际援助”,现在中国发展了,“我们也向外提供援助,虽然数额有限,这是中国国际责任的体现”。[1]

这番官话显然只会弄巧成拙,说服不了任何人。为什么“中国发展了”,国内的多数校车破破烂烂,更扩而言之,广大待富者们还是穷得叮当响?

负责生产这些校车的郑州宇通公司发表声明:捐赠校车是政府行为,宇通不过是制造商而已。相关报导继续提到:20104月,宇通公司曾与马其顿签署一项涉及202辆双层公交车的采购协议,合同金额为3550万欧元。首批68辆公交车于20118月底交付马其顿使用,当天的交付仪式上,多位马其顿政府高官还与当地群众进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巡游活动,并最终使宇通客车在马其顿掀起热潮。”[2]

外交部发言人顶着屎盆子有口难辩。某热心人士代为分析和辩护道:

“驻马其顿大使馆可能参与了此次宇通公司竞标马其顿政府的公交车项目……宇通成功获得了这笔上亿元的大单。……我的猜测是,宇通客车为了拿到这笔订单,同意给于优惠,无偿赠送几辆校车作为添头……所以通过把车交给大使馆,以政府赠送名义交给马其顿政府。这样,宇通客车获得了订单,马其顿政府获得了公交车以及额外的校车,中国政府通过赠送与马其顿政府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树立了良好形象,这是一个三赢的结果!

“根据马其顿媒体的消息,这次赠送的校车一共23辆,价值100万欧元,可见,比起那3550万欧元的订单,100万是一个很少的数字。所谓的校车其实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校车,不是订单中的双层公交大巴,只是普通的单层大巴加了自动门、安全带、灭火设备等。”[3]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限公司自己说不出口,需要由这样的热心人士来盛赞,那绝不是出于谦虚。但政府之深谋远虑及所作所为,并不单是为了宇通一家公司拉生意。“宇通公司借政府名义赠车”纯属猜测。政府自己赠车并非不可能。这里且作补充:

20111117日,驻马其顿大使崔志伟拜会马教育科学部部长克拉莱夫。

“崔大使表示,随着两国经贸投资合作的迅速发展,马对汉语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而目前马汉语教学和普及水平远远不适应形势发展,如不着手尽快解决,未来将可能阻碍双边经贸等领域的合作与交流。因此,中国驻马使馆建议一所中国大学与马最大的国立大学‘圣基里尔和麦托迪’大学合作,在马开设孔子学院,共同建立培育马高级汉语人才、宣传中国文化的平台。目前使馆已与‘圣基里尔和麦托迪’大学进行了初步接触,校方回应积极。

“克拉莱夫……代表马政府和教科部感谢中方为马教育事业发展所提供的无私帮助。克表示,中国政府援马学校和校车,为马各地方政府解决了一大实际困难,将大大改善马中小学生的学习条件。”[4]

与马其顿的蜜月包含着政治利益——这个蜜月期是从2001年马其顿与台湾“断交”后开始的。同时,马其顿是中华资本进军欧盟的桥头堡之一。两国贸易额逐年上升,但更重要的则是资本输出,包括承包基建工程。此外,清华同方、华为、海尔等大资本都已打进马其顿。一句话,向马其顿捐助学校和校车——正如向非洲诸国捐建希望小学,目的在于生意,也就是为中华资本“走出去”而铺路搭桥。“卖国论”同样不能解释大买欧债美债的壮举,相反,它掩饰如下真相:1、中国官僚层属于资产阶级官僚,不仅在政治上,而且在经济上也是生意人,绝不随意乱派免费午餐;2、中华帝国与欧美以至全球资本主义,实为同一根绳上的蚂蚱。欧美资本主义假如崩溃,中华资本主义也不能独存。此外,不管左派右派,都热衷于把统治集团漫画为低智商的糊涂虫,这只会妨害广大被剥削被压迫的群众认清统治者面目,估量统治者的统治智慧。

中非希望工程本质上也一样,单独来看都是“卖国善举”,实际上无非是资本输出的配套工程。中非希望工程全称“希望工程走进非洲”,即由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简称青基会)携手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拟于10年内筹款15亿元人民币,在非洲援建1000所希望小学。青基会是团中央辖下的“非政府组织”。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的前身是外交部于1989年成立的国际交流协会,2005年改以“民营公司”注册。该协会与中外政府要员一直关系密切。[5]篇幅和主题所限,兹不详谈。

总而言之,一个为中华资本的前途鞠躬尽瘁的政府竟如此被舆论糟践,其冤实在堪比窦娥啊。

教育产业化和“民办教育”

甘肃校车事故并非孤立事件。反映出来的问题,也不限于“政府有钱买豪华公车却不肯拨款买校车”,至少还包括了留守儿童问题、农村撤点并校问题。即使在城市里,由于官僚私有化过程中以“主辅分离”破除“企业办社会的模式”,使原来国营企事业单位的大量托儿所、幼儿园被撤除,也已导致“硕果仅存”的教育系统公办幼儿园根本无法满足市民家庭的需要。这些,当然更不是制订《校车安全条例》和加强监管能够解决的。不过,这里只谈谈教育产业化和“民办教育”问题。

出事的小博士幼儿园是一家“民办幼儿园”,事发后政府将之重组为榆林子镇幼儿园,并准备建设新校园。此外“当地政府在榆林子镇辖区内12所小学开设了18个学前班就近接收幼儿入园”。再往后的计划是:“正宁县所在的庆阳市……要建幼儿园200所以上,然后使全市的公办幼儿园比例达到80%以上,幼儿入园率达到85%以上。”相比之下,当前的情况是:

“据悉,正宁县共有32所幼儿园,其中公办3所,民办29所。今年3月该县一份名为《正宁县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文件中就提到:‘民办幼儿园由于财力不足,园舍建设简陋,缺乏专业教师,普遍以“作坊式”管理为主,教学管理不规范,安全、卫生隐患严重。以营利为目的,办园行为不规范。’”[6]

当地政府的权宜之计是,把私立——即所谓“民营”——改成“公办”。对私人老板阶级拳拳忠心的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为此大感不安,忧虑地问道:“民办是这个事故真正的原因吗?”他引用中国教育学会教育机制研究分会的秘书长施进军的说法:“民办教育不是洪水猛兽,跟公办教育一样具有公益性性质,政府需要更加关注民办教育发展……给予他们与公办学校相同的政策和资金支持……”

现实中的“民办教育”往往正是洪水猛兽,是与国企私企无异的赚钱事业,多数也并无“公益性质”。其问题则因钱而异,因阶级而异。那些专门教育上层阶级后代的贵族学校,财大气粗,校车自然不是问题。至于供应给一般平民的所谓民办校,投资少,主顾穷,通常对教师和学生都极尽剥削之能事,即老师低薪和奴隶化,为学生提供的服务则尽可能地廉价——校车问题不过是其中一个省钱项目而已。许多人进而谈到,校车本身已是奢侈品,有得坐已经不错了。这些民办校,包括“民办幼儿园”,就是奉献给贫民们的“三鹿奶粉”。

不过的确,校车事故深层次的“真正的原因”不只是“民办教育”,而是教育市场化、产业化,也就是把教育变成领导和老板们的发财工具。民办校如此,公办校亦然。例如在职业技术教育方面,教育产业化的结果,职校变成了劳务派遣机构,部份教师变成商人,全体学生变成商品。幼儿园处在“九年义务教育”之外,国家并无补助,更是丢给“市场”了事。那些呼吁政府给“民办校”以补助的声音,与建议政府给老板减税,本质上并无不同。总之在资本主义中国,民办教育和公办教育早就越来越失去“公益性质”。政府和老板都“不差钱”,苦恼的是:这钱该怎么继续生钱,如何用最小的钱生出最大的钱——他们信守的是同样的资本主义信念。向马其顿无偿赠送校车,或向非洲捐建希望小学,跟国内校车之频频出事,其实都出于同样的“逐利本性”。正是他们的这个本性,和由此本性生出的这些“苦恼”,不仅把“弱势群体”的后代,而且把整个人类拖进了深渊……

这起事故中死难孩子的血,自然也会淡去,让位给新的噩耗。而所有的罪恶、生命或鲜血,在这个名叫“中国”的生意场上,都将被兑换成商贾们的政治资本,最终兑换为看得见的利润。和统治集团相比,这些“民间”商贾的优势不在“良心”,不在思想,而在于:有一个专权、腐败而丑恶的政府作为挡箭牌,从而避免使自己成为阶级义愤的头号目标;他们还混迹于“民间”并日益精于愚民;他们还不能直接把自己的坑民术变为政策,仍能以反对派姿态继续用假嗓子“为民请命”(甚至统治集团中的诸多人物也在如此这般地扮演“开明”角色)。这一切都是为了政治分赃,为了在将来的变局中占据一席之地(统治者比被统治者更清楚也更深信当今社会的“不可持续”),为了利用和引导群众情绪,控制和遏止劳动人民的斗争。长远来说,就是为了防止剥削秩序被颠覆,防止发生彻底的社会变革。为此他们必须作为剥削秩序的后备部队挺身而出,抢占舆论高地。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的政府为中华资本呕心沥血,这边拿出教育让老板们捞钱,那边捐出校车为马其顿的中资培养文化交流人才,得到的结果却是恩将仇报。

2011121


[1]《外交部:向马其顿捐赠校车体现中国国际责任》中国新闻网20111128
http://news.qq.com/a/20111128/001410.htm?pgv_ref=aio

[2]《校车捐赠是政府行为 宇通客车仅是生产商》第一财经日报 马纪朝,20111128
http://auto.sina.com.cn/automobile/2011-11-28/1627877070.shtml

[3]逄凯《给那些不爱查资料的孩子们看看,这些媒体称的校车到底是怎么回事》,2011-11-27,转自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Article/view/201111/278045.html

[4]外交部《驻马其顿大使崔志伟拜会马教育科学部部长克拉莱夫》
http://www.fmprc.gov.cn/chn/pds/gjhdq/gj/oz/1206_28/1206x2/t878427.htm

[5]15亿元援建非洲希望小学真相调查》半月谈2011819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1-08/19/c_121881810.htm

[6]《甘肃校车事故幼儿园董事长弟弟:超载从来无人管》CCTV《新闻纵横》栏目,20111122日,转自雅虎
http://news.cn.yahoo.com/ypen/20111122/712651_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