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金權統治!

(在左翼21主辦「貧民哈囉喂」活動上的即場發言稿)

林致良

雖然目前香港的失業率沒有美國和歐洲那麼高,但並不表示香港打工一族的生活好過。因為,我們的工作愈來愈不穩定,失業隨時發生;而且工資很低,工資增長遠遠追不上通貨膨脹的速度。工資追不上通脹,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我們的生活水平降低了,生活更艱苦了。

大家都感受到,今年年初開始通脹特別厲害。為什麼?

一是受美國經濟影響。美國政府處理金融危機的辦法,就是挽救資本家,要基層人民為危機買單。搞什麼「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大印鈔票。在港元跟美元掛鉤的情況下,美元貶值,港元自然跟著貶值。港元貶值,意味著要用更高價錢購買進口商品,特別是中國大陸的糧食等日常用品。

二是受中國內地影響。中國雖然驟眼看沒有受到歐美金融危機的直接衝擊,但絕不表示中國經濟沒有問題。中國近年金融和房地產炒賣十分嚴重,大陸政府動用四萬億人民幣救市,未能真正改善下層人民生活,反而令地方官僚資本和私人資本手上的熱錢增多。內地資本家推高了本地樓市,也推高了糧食價格。

香港經濟是世界經濟的一部份,不能不受到世界經濟的影響。現在整個世界經濟是金權統治的世界,是金融資本主宰的世界。普羅大眾受通脹之苦,受美國金融泡沫爆破之苦,受中國內地資本炒作之苦,更不用說我們的退休金供款被迫交給金融機構炒賣所受的損失了。總之,金權統治的資本主義是民生困苦的總根源。

我們著實需要反對金權統治。我們明白,反對金權統治是長遠奮鬥。而第一步,至少需要實行工資隨消費品價格的增加而自動增加的政策,讓富豪交更多的稅(例如開徵金融交易稅和資產增值稅),更需要把現時由大財團把持賺錢的銀行公有化,由大眾民主管理。

這些合理的改革,曾蔭權政府或任何一個為李嘉誠等財閥服務的政府會全面推行嗎?我們不抱幻想。只有依靠普羅大眾的自主運動,並且最終爭得政治權力,才有可能認真實行它。這樣,爭取局部改良的鬥爭將不間斷的走向反資本主義的鬥爭,走向爭取一個真正民主和平等的社會的鬥爭。

一個廢除資本主義的平等社會可能嗎?那些年,我們人類社會一度成功推翻了資本吸血鬼的統治,一度建立起貧民的民主自管的體制:90年前俄國彼得格勒的工人,140年前法國巴黎的平民,都曾經勇敢的爭取自我解放。我們不要忘記歷史上人民曾經開闢過的新路。

今天各國資本家和它的代理人──政府、主流黨派──的政策,無一例外用任何手段將資本主義危機的全部負擔加在普羅大眾的背上。我們反對這種階級壓迫,要求把大眾生活而不是財團利潤擺第一,要求一切打工者、婦女、外傭、少數族裔、學生和青年都有不失尊嚴的生活。

20111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