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佔領華爾街運動!

美國社會主義行動(Socialist Action

敬基 譯  南產 校


譯者按:這篇來自美國激進左翼團體「社會主義行動」的文章,指出佔領華爾街運動是「廣泛性的被壓迫階級的反擊」,這個運動雖然來遲了,但仍然蠻有希望。文章同時認為運動若要深入下去、打開出路,一方面需要警惕民主黨和主張「勞資共渡時艱」的工會上層官僚的打壓或收編,另一方面需要締造一個反資本主義的革命政黨。這些意見很值得關心佔領運動的讀者參考,故譯出以饗讀者。需要指出,這個團體跟本地的同名團體並無任何組織關係。原文連結:http://socialistaction.blogspot.com/2011/10/support-occupy-wall-street-movement.html


社會主義行動(Socialist Action)將擴展中的佔領運動當作廣泛性的被壓迫階級的反擊來歡迎,這個運動雖然來遲了,但仍然蠻有希望,它可能是終結所有經濟危機的信號。我們向面對警察鎮壓,媒體謊言以及政客誹謗和(或)任何拉攏都不為所動的堅持佔領的勇敢的一群致敬。

正如阿拉伯及歐洲的群眾抗議類似的情況一樣,佔領華爾街是由失業者及(或)受到極度剝削的青年工人開始的,但很快就與幾乎整個的勞工運動建立關係。正式聲援來自幾乎每個主要的工會——不過,我們必須注意,那些工會大多屬於勉強或急切向僱主讓步的工會,因為他們在此次經濟危機中抱著「勞資伙伴關係」和「共渡時艱」的錯誤觀念。

佔領華爾街運動恰恰是在打破這些錯誤觀念,它為期望向老板抗爭並且與其他人聯合起來的戰鬥工人樹立起榜樣。

作為拒絕「共渡時艱」的必然結果,佔領華爾街運動堅持它對共和、民主兩黨的政治獨立性,這兩黨正在實施削減福利開支卻運用萬億計的資金來資助銀行。

佔領運動將目標集中於銀行和金融資本,部分地是因為經濟危機看來好像是源自於銀行家的盜竊、貪污、政客對他們的故意放水,以及過度的抵押貸款。大多數運動參與者對馬克思主義的經濟分析還不熟悉,這種分析在我們的報紙上有所概述:追根溯源,這樣的金融趨勢是源於資本積累的長期危機,源於製造業及服務業的盈利危機。正是這種利潤危機,正是由於全球發達的資本主義經濟不能在核心產業中獲利,才使得萬億計的美元苦無投資出路,唯有流向金融投機,或者流向支持消費者借貸,來人為地刺激經濟。

明白這點是至關重要的,因為,第一,它說明佔領華爾街運動為什麼不能與右翼民粹主義者有共同的目標,這些右翼分子一方面像過去法西斯運動那樣使用蠱惑人心的反銀行的花言巧語,另一方面卻敵視工會而支持現行的利潤體制。第二,了解金融資本與其他資本形式之間的聯繫,才讓我們明白,整個經濟制度才是我們的敵人,而不是貪腐的金融家個人或整個銀行業(更不用說美聯儲了,它是右翼最愛針對的)。

總而言之,了解現行制度及其整個統治階級的本質,對於所有被制度壓迫的受害者的團結是至關重要的。受害者既包括由於不能按期付還貸款而遭沒收住房的人,也包括被削減工資還繼續在車間勞累的汽車工人和在番茄田裡每日冒著生命危險工作的農場工人。

絕大多數佔領運動的參與者都具有的支持勞工、反資本主義的意識,在他們給每次宣讀勞工團體的聲援宣言都報以熱烈掌聲中體現了出來,也通過埃及革命活動家穆罕默德(Mohammed Ezzeldin)譴責資本主義並號召革命的現場發言獲得特大的歡呼喝彩體現了出來。這也可以在紐約民眾大會的「宣言」中看出來,它有多處提到勞工的訴求和譴責反勞工的政策。

佔領華爾街及類似地點的運動所表現的開放性,將大大地促進這種認識的傳播。佔領運動以「直接民主」、採取「橫向結構」及沒有等級制度而自豪。這種運作模式吸引了成千上萬的人加入鼓舞人心及促進充權的討論。來到佔領地點的工會成員很欣賞現場這種與工會官員的不民主作風相反的討論氣氛。

另一方面,隨著運動的發展及深化,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積極分子正公開地、謙恭地思考這個問題:那些更強烈的支持者所想像的那種直接民主,與革命高漲時期(例如在1917年的俄國,193637年的西班牙,1979年的伊朗)體現在工人委員會身上的那種選舉代表的民主是不同的。為了打敗擁有強大鎮壓力量的統治階級,需要有一種機構能夠根據廣大的工人階級及其同盟者的願望、需要和力量有效而且及時地採取統一及協調的行動。

佔領華爾街及其他地點的運動,一般而言,對於有色民眾要求更廣泛地容納他們並且把運動伸展到他們的社區和問題上面去,已經做出了積極的反應。這必須強化。我們還注意到,佔領華爾街運動的民眾大會的推動者大多數從頭起就屬於有色人種,而且兩性均衡。

佔領運動也和其他運動——反戰、爭取新移民權利、反種族主義等——建立了聯繫,歡迎他們來到現場舉辦工作坊,提出他們特有的議題,還動員群眾支持他們的活動。他們在面對警察的鎮壓及聯邦調查局的監視時,更表現出高度的團結。

從一開始,佔領運動就被批評為只懂一味反對,缺乏正面要求。一些批評是來自希望運動夭折的人。但也有一些來自真誠關注這個運動的人。在歷史上,當群眾運動向當權者提出各種能夠把大量群眾動員起來的要求的時候,都壯大了起來。群眾明白這些要求的勝利能夠對他們有好處,如果失敗就是他們慘遭挫折,所有這些要求都會激勵群眾盡一切力量爭取運動的成功。同樣的道理,統治階級對這些要求的抗拒,激起工人明白了必須廢除整個現存制度。

佔領華爾街運動由於堅持作為一個開放的過程,正在創建一個獨一無二的空間,讓人們討論運動的綱領和要求。其他地區的佔領運動一開始就把要求明確地表達了。佔領華爾街運動還作出重要的貢獻,刺激起廣泛的勞工運動裡面一場關鍵性的討論。這討論有助於再一次提出哪個階級應該統治社會的問題。佔領運動所開創最流行的口號,「我們是99%」,提出了這個問題。當這個99%從恢復民主的、戰鬥的勞工運動開始,發展到走上街頭行使權力時,佔領運動的希望和抱負就得到了一個能夠撼動全世界的盟友和支持者。

套用法國19685-6月的運動中的一種說法,我們相信工人連不可能的事情都可以辦到——就是可以辦到在現存制度下不可能的事情。他們將奮鬥不息,直至所有人都能有工作,享有醫療保健、兒童保育和受教育的權利,所有人都免除掉消費貸款、住房貸款及助學貸款的債務,結束由美國及其附庸政權發動的所有戰爭。

佔領運動的積極分子和全世界的工人都知道,銀行裡有足夠的錢讓我們能辦到上述的一切。改良主義的解決方法,比如復興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即,將商業銀行與投資銀行分拆),不能解決問題。對銀行實施嚴格的監管(奧巴馬對此絕無興趣)也不會解決問題。唯一解決之道是名副其實的佔領華爾街,那就是:接管銀行,將之國有化,公開它們的賬簿讓大眾檢查,在這樣的基礎上由勞動人民組成的委員會加以監督。

然而,想達到那樣的階段,必須有一個在廣度和戰鬥力兩方面都獲得了質的增長的工人運動。無疑,此刻的工人並沒有採納佔領職場作為共同策略。三年前共和門窗廠的工人在芝加哥成功地佔領了他們的工廠,這個舉動引起全國關注,但並沒有激發相似的接管職場行動,儘管勞工戰士很希望會發生。今年早些時候,我們看到麥迪遜的公營部門工人佔領了他們的州議會。這個運動本來很有希望擴展至全國的州議會,但如此的希望被支持民主黨的工會上層官員打破了。他們結束了佔領行動,而且偏離了原先的方向,把鬥爭引導到毫無意義的死胡同裡,變成罷免共和黨州議員的運動。

我們可以肯定,支持民主黨的工會官僚及其同夥將會採取同樣伎倆來反對佔領華爾街運動。但是現在,運動已經如此強大,以致那些官僚被迫反復假意地說「我們不是要拉攏你們,我們到這裡來是支持你們的」。他們太害怕了,甚至不敢讓積極分子聽見他們說出支持奧巴馬的「就業法案」(即商業減稅及削減社會福利計劃)的話!

但是,隨著2012年大選臨近,這些工會官僚就會採取行動籠絡佔領運動,如果有需要的話,乾脆破壞它,更不用說盡力阻止草根會員運用工會力量挑戰老板了。

只有堅持本身權利的全體工會會員才能夠阻止這些工會官僚的背叛行徑。這就是為什麼支持正在進行中的工人鬥爭(在紐約,例如支持蘇富比的藝術品搬運司機,支持遭裁員解僱的學校助理在「美國州、縣、市勞工聯盟」領導下的抗爭)是那麼重要。

現在已有一個廣泛而機動的「勞工支援及外展工作組」。同時,建築行業的草根工會會員主動在鬥爭現場設立了一個平台,收集數以百計來到現場聲援的工人的聯繫資訊。

在佔領華爾街運動的民眾大會上常常聽到的呼聲是「佔領一切!」,因為大家都明白:不僅要佔領其他城市的中心,還要佔領每個城市的數以百計的職場和社區,這運動才能取得勝利。這個雄心勃勃的戰略構思,源自一個普遍的(雖然是抽象的)感覺,那就是:必須打造一個新形式的社會,而這目標能否達到,關鍵在於工人階級本身的集體行動。

在統治者難免要動用警察來鎮壓之前,這些佔領行動會蔓延到多遠,它們的綱領會變成多麼具體,現在還很難說。但是,在歐洲和阿拉伯世界,我們都見過群眾佔領行動和總罷工一浪接一浪地連續掀起,所以,一個浪潮的終結並不意味著整個運動的終結。

然而,全世界的工人和青年們需要一起從這些連續的抗爭浪潮中汲取教訓:是什麼觸發了它們,為什麼它們會持續下去(或不能持續),什麼樣的要求將會有助於它們的再起、擴展和統一,以及要如何才能將反抗運動轉變成為革命。

為了考慮以上提出的所有關注點,也就是對運動如何擴展和可能採取怎樣的綱領作戰略性及戰術性的考量,一個革命政黨是必需的。革命黨並非要來對運動發號施令的,那些對政黨有戒心的人想錯了。恰恰相反,一個名副其實的革命黨反倒是貯藏過去和現在所有運動的經驗教訓的寳庫;它由一批最富戰鬥性及最無私的革命戰士組成,它是革命的人員和思想的精華,它正是由於不斷深化自己與擴展中的運動的聯繫才壯大起來,並且以此為基礎,在運動的每一個轉折點上提出新的方針和政策。

我們的宗旨正是建立一個這樣的政黨——而且我們把我們的成員參與佔領運動當作邁向建黨的一個基本任務。因為只有紮根於真正的群眾運動及以工人階級為基礎的團體的中心處,才能成為能夠引導群眾奪取政權的政黨。

建立200個、300個佔領據點!

把佔領運動帶到每一個職場,每一個社區!

2011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