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占领华尔街运动!

美国社会主义行动(Socialist Action

敬基 译  南产 校


译者按:这篇来自美国激进左翼团体「社会主义行动」的文章,指出占领华尔街运动是「广泛性的被压迫阶级的反击」,这个运动虽然来迟了,但仍然蛮有希望。文章同时认为运动若要深入下去、打开出路,一方面需要警惕民主党和主张「劳资共渡时艰」的工会上层官僚的打压或收编,另一方面需要缔造一个反资本主义的革命政党。这些意见很值得关心占领运动的读者参考,故译出以飨读者。需要指出,这个团体跟本地的同名团体并无任何组织关系。原文连结:http://socialistaction.blogspot.com/2011/10/support-occupy-wall-street-movement.html


社会主义行动(Socialist Action)将扩展中的占领运动当作广泛性的被压迫阶级的反击来欢迎,这个运动虽然来迟了,但仍然蛮有希望,它可能是终结所有经济危机的信号。我们向面对警察镇压,媒体谎言以及政客诽谤和(或)任何拉拢都不为所动的坚持占领的勇敢的一群致敬。

正如阿拉伯及欧洲的群众抗议类似的情况一样,占领华尔街是由失业者及(或)受到极度剥削的青年工人开始的,但很快就与几乎整个的劳工运动建立关系。正式声援来自几乎每个主要的工会——不过,我们必须注意,那些工会大多属于勉强或急切向雇主让步的工会,因为他们在此次经济危机中抱着「劳资伙伴关系」和「共渡时艰」的错误观念。

占领华尔街运动恰恰是在打破这些错误观念,它为期望向老板抗争并且与其它人联合起来的战斗工人树立起榜样。

作为拒绝「共渡时艰」的必然结果,占领华尔街运动坚持它对共和、民主两党的政治独立性,这两党正在实施削减福利开支却运用万亿计的资金来资助银行。

占领运动将目标集中于银行和金融资本,部分地是因为经济危机看来好像是源自于银行家的盗窃、贪污、政客对他们的故意放水,以及过度的抵押贷款。大多数运动参与者对马克思主义的经济分析还不熟悉,这种分析在我们的报纸上有所概述:追根溯源,这样的金融趋势是源于资本积累的长期危机,源于制造业及服务业的盈利危机。正是这种利润危机,正是由于全球发达的资本主义经济不能在核心产业中获利,才使得万亿计的美元苦无投资出路,唯有流向金融投机,或者流向支持消费者借贷,来人为地刺激经济。

明白这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第一,它说明占领华尔街运动为什么不能与右翼民粹主义者有共同的目标,这些右翼分子一方面像过去法西斯运动那样使用蛊惑人心的反银行的花言巧语,另一方面却敌视工会而支持现行的利润体制。第二,了解金融资本与其它资本形式之间的联系,才让我们明白,整个经济制度才是我们的敌人,而不是贪腐的金融家个人或整个银行业(更不用说美联储了,它是右翼最爱针对的)。

总而言之,了解现行制度及其整个统治阶级的本质,对于所有被制度压迫的受害者的团结是至关重要的。受害者既包括由于不能按期付还贷款而遭没收住房的人,也包括被削减工资还继续在车间劳累的汽车工人和在西红柿田里每日冒着生命危险工作的农场工人。

绝大多数占领运动的参与者都具有的支持劳工、反资本主义的意识,在他们给每次宣读劳工团体的声援宣言都报以热烈掌声中体现了出来,也通过埃及革命活动家穆罕默德(Mohammed Ezzeldin)谴责资本主义并号召革命的现场发言获得特大的欢呼喝彩体现了出来。这也可以在纽约民众大会的「宣言」中看出来,它有多处提到劳工的诉求和谴责反劳工的政策。

占领华尔街及类似地点的运动所表现的开放性,将大大地促进这种认识的传播。占领运动以「直接民主」、采取「横向结构」及没有等级制度而自豪。这种运作模式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加入鼓舞人心及促进充权的讨论。来到占领地点的工会成员很欣赏现场这种与工会官员的不民主作风相反的讨论气氛。

另一方面,随着运动的发展及深化,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积极分子正公开地、谦恭地思考这个问题:那些更强烈的支持者所想象的那种直接民主,与革命高涨时期(例如在1917年的俄国,193637年的西班牙,1979年的伊朗)体现在工人委员会身上的那种选举代表的民主是不同的。为了打败拥有强大镇压力量的统治阶级,需要有一种机构能够根据广大的工人阶级及其同盟者的愿望、需要和力量有效而且及时地采取统一及协调的行动。

占领华尔街及其它地点的运动,一般而言,对于有色民众要求更广泛地容纳他们并且把运动伸展到他们的小区和问题上面去,已经做出了积极的反应。这必须强化。我们还注意到,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民众大会的推动者大多数从头起就属于有色人种,而且两性均衡。

占领运动也和其它运动——反战、争取新移民权利、反种族主义等——建立了联系,欢迎他们来到现场举办工作坊,提出他们特有的议题,还动员群众支持他们的活动。他们在面对警察的镇压及联邦调查局的监视时,更表现出高度的团结。

从一开始,占领运动就被批评为只懂一味反对,缺乏正面要求。一些批评是来自希望运动夭折的人。但也有一些来自真诚关注这个运动的人。在历史上,当群众运动向当权者提出各种能够把大量群众动员起来的要求的时候,都壮大了起来。群众明白这些要求的胜利能够对他们有好处,如果失败就是他们惨遭挫折,所有这些要求都会激励群众尽一切力量争取运动的成功。同样的道理,统治阶级对这些要求的抗拒,激起工人明白了必须废除整个现存制度。

占领华尔街运动由于坚持作为一个开放的过程,正在创建一个独一无二的空间,让人们讨论运动的纲领和要求。其它地区的占领运动一开始就把要求明确地表达了。占领华尔街运动还作出重要的贡献,刺激起广泛的劳工运动里面一场关键性的讨论。这讨论有助于再一次提出哪个阶级应该统治社会的问题。占领运动所开创最流行的口号,「我们是99%」,提出了这个问题。当这个99%从恢复民主的、战斗的劳工运动开始,发展到走上街头行使权力时,占领运动的希望和抱负就得到了一个能够撼动全世界的盟友和支持者。

套用法国19685-6月的运动中的一种说法,我们相信工人连不可能的事情都可以办到——就是可以办到在现存制度下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将奋斗不息,直至所有人都能有工作,享有医疗保健、儿童保育和受教育的权利,所有人都免除掉消费贷款、住房贷款及助学贷款的债务,结束由美国及其附庸政权发动的所有战争。

占领运动的积极分子和全世界的工人都知道,银行里有足够的钱让我们能办到上述的一切。改良主义的解决方法,比如复兴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即,将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分拆),不能解决问题。对银行实施严格的监管(奥巴马对此绝无兴趣)也不会解决问题。唯一解决之道是名副其实的占领华尔街,那就是:接管银行,将之国有化,公开它们的账簿让大众检查,在这样的基础上由劳动人民组成的委员会加以监督。

然而,想达到那样的阶段,必须有一个在广度和战斗力两方面都获得了质的增长的工人运动。无疑,此刻的工人并没有采纳占领职场作为共同策略。三年前共和门窗厂的工人在芝加哥成功地占领了他们的工厂,这个举动引起全国关注,但并没有激发相似的接管职场行动,尽管劳工战士很希望会发生。今年早些时候,我们看到麦迪逊的公营部门工人占领了他们的州议会。这个运动本来很有希望扩展至全国的州议会,但如此的希望被支持民主党的工会上层官员打破了。他们结束了占领行动,而且偏离了原先的方向,把斗争引导到毫无意义的死胡同里,变成罢免共和党州议员的运动。

我们可以肯定,支持民主党的工会官僚及其同伙将会采取同样伎俩来反对占领华尔街运动。但是现在,运动已经如此强大,以致那些官僚被迫反复假意地说「我们不是要拉拢你们,我们到这里来是支持你们的」。他们太害怕了,甚至不敢让积极分子听见他们说出支持奥巴马的「就业法案」(即商业减税及削减社会福利计划)的话!

但是,随着2012年大选临近,这些工会官僚就会采取行动笼络占领运动,如果有需要的话,干脆破坏它,更不用说尽力阻止草根会员运用工会力量挑战老板了。

只有坚持本身权利的全体工会会员才能够阻止这些工会官僚的背叛行径。这就是为什么支持正在进行中的工人斗争(在纽约,例如支持苏富比的艺术品搬运司机,支持遭裁员解雇的学校助理在「美国州、县、市劳工联盟」领导下的抗争)是那么重要。

现在已有一个广泛而机动的「劳工支持及外展工作组」。同时,建筑行业的草根工会会员主动在斗争现场设立了一个平台,收集数以百计来到现场声援的工人的联系信息。

在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民众大会上常常听到的呼声是「占领一切!」,因为大家都明白:不仅要占领其它城市的中心,还要占领每个城市的数以百计的职场和小区,这运动才能取得胜利。这个雄心勃勃的战略构思,源自一个普遍的(虽然是抽象的)感觉,那就是:必须打造一个新形式的社会,而这目标能否达到,关键在于工人阶级本身的集体行动。

在统治者难免要动用警察来镇压之前,这些占领行动会蔓延到多远,它们的纲领会变成多么具体,现在还很难说。但是,在欧洲和阿拉伯世界,我们都见过群众占领行动和总罢工一浪接一浪地连续掀起,所以,一个浪潮的终结并不意味着整个运动的终结。

然而,全世界的工人和青年们需要一起从这些连续的抗争浪潮中汲取教训:是什么触发了它们,为什么它们会持续下去(或不能持续),什么样的要求将会有助于它们的再起、扩展和统一,以及要如何才能将反抗运动转变成为革命。

为了考虑以上提出的所有关注点,也就是对运动如何扩展和可能采取怎样的纲领作战略性及战术性的考虑,一个革命政党是必需的。革命党并非要来对运动发号施令的,那些对政党有戒心的人想错了。恰恰相反,一个名副其实的革命党反倒是贮藏过去和现在所有运动的经验教训的寳库;它由一批最富战斗性及最无私的革命战士组成,它是革命的人员和思想的精华,它正是由于不断深化自己与扩展中的运动的联系才壮大起来,并且以此为基础,在运动的每一个转折点上提出新的方针和政策。

我们的宗旨正是建立一个这样的政党——而且我们把我们的成员参与占领运动当作迈向建党的一个基本任务。因为只有扎根于真正的群众运动及以工人阶级为基础的团体的中心处,才能成为能够引导群众夺取政权的政党。

建立200个、300个占领据点!

把占领运动带到每一个职场,每一个小区!

2011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