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佔領什麼?

在「香港響應全球佔領運動」集會上的即場發言

林致良

由佔領紐約華爾街漫延至世界各地的反對金融資本的群眾行動,已經讓當代資本主義制度的本質愈來愈暴露於大眾眼前。

當代資本主義的本質是什麼?看一看我們身後的中環交易廣場吧!現在每天有價值近2萬億美元(!)的資金24小時不停地在國際金融市場上交易,其中只有1%是有關貨物和勞務買賣的正常商業金融活動,其餘純粹是投機活動。巨量的社會資源集中在一小撮大財團手上,他們愈來愈不把手上的財富投資於生產,而是寧願轉向金融炒作,以錢生錢。外匯啦,衍生工具啦,基金啦、次按啦,不一而足。一方面金融投機活動高漲到過去無法想像的程度,另一方面生產性事業以及醫療、教育和社會福利事業卻萎靡不振。

全球資本主義已經變成一個大賭場,變成所謂「賭場資本主義」。它甚至比普通賭場更壞透、更可怕。賭場上的賭徒賭輸了,頂多是你損手爛腳、貽害家人。但是「賭場資本主義」卻令那些從未參與過賭博的基層大眾都遭殃,或者慘被減薪裁員,或者辛苦累積的強積金供款突然間蒸發掉大半。

這是什麼鬼東西?不是別的,正是發展到金融壟斷時期的資本主義的腐朽性和反人民性。更不用說資本主義必然製造貧富懸殊和生態破壞了。資本主義已經變成一隻魔鬼。我們還會相信它能改邪歸正嗎?不,只有消滅這隻魔鬼,我們普羅大眾才有前途。

當然,我們也需要爭取局部改良,例如縮短工時、提高工資、訂立社會保障等等。這些要求都十分合理,也是普羅大眾迫切需要的東西。但是,我們明白,一天資本主義制度仍然維持著,一天權力仍然由1%的資產階級壟斷著,那麼種種改良就一定不可能全面地、認真地實現。只有推翻這1%的特權集團對政治經濟領域的宰制權,建立屬於普羅大眾的民主政府,才有可能全面落實有利大眾的種種社會改革。

是的,我們需要佔領中環,佔領華爾街,佔領一切象徵金融壟斷資本主義的空間。但是,這還不是我們真正需要進駐的地方,我們需要佔領什麼?我們要佔領被資產階級壟斷了的政治權力和經濟權力。我們需要普羅大眾當作主!

今天的國際性同步反抗行動稱為「全球革命」(Global Revolution)。這是一句有啟發性的標語。既然資本主義已經全球化,那麼反資本主義運動也應該全球化,革命也應該全球化。革命終於重新提上了議事日程。不過,革命不是那麼容易實現的。為什麼?

我們集會時經常唱的《國際歌》有一句歌詞很有意思,是說「讓思想衝破牢籠」。是呵!如果我們沒有思想上的革命,沒有革命的覺悟,就不論發生多麼廣大勇敢的群眾運動,也會誤入歧途,得不到實際成果,甚至慘敗。如果我們仍然被資本主義思想囚禁的牢籠所困住,仍然相信什麼「要讓資本家先做大個餅才可分餅」,相信什麼低稅制、低福利、自由市場,或者反過來,相信只要恢復「福利國家」的改良政策,就能逐步縮小貧富差距,達到社會平等和公義:只要這些幻想還沒有徹底拋棄,反資本主義的全球革命就不會實現。我們今天坐在中環,就是要開始反思資本主義制度,討論超越資本主義的可行性和迫切性,以及用一個怎麼樣的社會制度取代它。

2011-10-15

憑記憶筆錄,並作了少許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