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劫贫济富必须终结

终结从管制资本入手

刘宇凡

(占领中环日)

占领华尔街行动在美国各地扩散,显示民众非常不满金融资本所造成的危机,更不满政府拯救金融肥猫却要普罗大众买单。但运动的发展,同时也向运动提出了新的问题,就是下一步怎么走。

金融危机这一幕,香港十年前已经上演过。它证明了,只有对于普罗大众,危机才是危机,但对于大资本家,却是发财契机在政府的支持下尤其如此。经济后来复苏了,但是成果都落到大资本家手里。正因为这样,危机的结果就是贫富悬殊更为尖锐。这就是近年来大家都在谈「地产霸权」和「官商勾结」的原因。

但是这种论述明显有其不足。「地产霸权」的主流论述单挑地产老板,实际上放过了整个金融资本,包括银行、保险、各种基金,以至整个金融市场包括股市和货币市场等等。其实,任何个别资本家,以至任何一个行业,其能够赚钱的前提,都是因为背后有整个制度保证了资本的循环和增值(钱生钱):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商品资本→增值了的货币资本[1]以地产行业为例,其资本循环的每个阶段,都需要金融资本的配合,以至整个法律制度和政府的支持,才能完成,才能赚钱。扩而充之,金融资本本身也需要整个资本主义法律和政府的配合,才能发财。所以问题是资本主义,而不只是地产霸权。

金融资本无疑是资本主义的制高点,是其赖以运行和作恶的基石。正正因为2008年开始的金融危机,欧美政府没有趁机去收拾金融资本,才导致金融暴龙在被拯救之后,回过头来再胁持政府继续为其罪行买单,实行「赚钱自己袋,亏了大众买单」。现在还不去针对整个金融资本,客观上都是帮助大资本家转移视线。

其次,关于「官商勾结」的主流论述,就其讲述事实一面而言,当然没错;但是就其理论前提而言,却是对错混杂的。官商当然不应该勾结,政府作为公共权力机构,当然应该公正公平。但这只是一种政治道德观,而不是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正确认识,本身不足以经世济民。要有对策,就要对资本主义有正确认识。在资本主义下面,钱就是权力,钱就是一切,钱必然可以收买官府和官员,所以官商必然勾结。只不过收买的方式,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包装得比较大陆那种丑陋资本主义更为巧妙而已。所有资本主义国家都不会向大资本征收足够税收来支付公共开支,都把税基主要放在中下阶层,结果入不敷支,政府又只有求大资本购买公债。公债买卖本身就是最大的官商勾结。香港政府表面上不靠公债,但其实它的土地政策就是一种隐蔽的公债,只有靠勾结地产商和金融市场来购买土地和为此融资,政府才有足够收入。所以,要废除官商勾结,除非你废除资本主义;否则官府永远都不会中立,永远要勾结商家。有些人以为只要有普选,就能够消除官商勾结,这是泛民派的幻想。普选当然要有,但是民生要有保证,公义要有基础,需要的是比较平等的资源分配,而不只是普选。把普选当成为唯一政治要求,其实是只敢针对政府,不敢针对大财团。

资本主义曾经起过历史进步作用,但是20世纪以来,它越来越祸大于利。到了21世纪,它更因为要无限剥夺自然资源来满足无限扩充的市场以便无限发财,已经造成全球生态破坏,已经威胁到人类后代继续生存的基础。资本主义早就该安乐死。

真正为千万工薪族和为地球环境而奋斗的团体和政党,都应该支持终结资本主义。

这当然是一个长期奋斗,但第一步至少做到管制资本(capital control)。只有开始这一步,才能真正谈到财富再分配。而管制资本至少包括下面几个原则:

小资本要管活(例如工时规管仍然需要);

大资本要严管;

金融资本要管死 意思就是把主要银行和保险公司收归社会所有,并按照大多数人的利益来经营。

而所谓管,不仅是通过立法管制,还要有社会运动的经常监督,更要有全面民主的社会。民主奋斗和经济公义本来就是相辅相成的。

现在还不首先针对整个金融资本,不但危机还会来,而且大有可能一次比一次猛烈!

20111013


        [1] 严格来说这只是产业资本的循环;金融资本的循环则直接以钱滚钱,不经过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