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佔領華爾街」行動團結一致

美國左翼團體「團結社」聲明

Solidarity with Occupy Wall Street!

Solidarity

譯者按:這是美國社會主義左翼團體「團結社」政治委員會(Solidarity Political Committee)上周發出的支持佔領華爾街的聲明。聲明指出華爾街是全球資本主義的中樞神經,它是一只大蜘蛛,但問題不在於蜘蛛——而是蜘蛛網,那就是資本主義。為了爭取一個真正民主和平等的社會,需要建立一個自主自為的人民運動,把阻礙著實現人民利益的蜘蛛網沖破。原文聲明見:http://www.solidarity-us.org/

佔領華爾街運動幾乎是2008年經濟危機初次爆發以來在美國發生的最好的事情。佔領行動正在擴展。我們正站起來並反抗。而且我們正展示出另一種方式的共同生活是可能的。

我們是一場弱勢者的運動。我們擁抱失業者,無家可歸者,釋囚,窮困潦倒者及被壓迫者。我們歡迎那些遭歧視的人,那些流浪的人。這正是民主的意義所在。而且我們正建立一個為民主而奮鬥的獨立自主的運動。

在「99%」內部

今年七月,白人的官方失業率是8.2%——但黑人的失業率是16.8%以及拉丁美洲族裔的失業率是11.3%

2009年,白人中等家庭資產為$113,149,而黑人的是$5,677,拉美裔的是$6,325

200915% 的白人家庭財富為零或者負債——但35%的黑人家庭及31%的拉美裔家庭也是如此。

黑人占美國人口不到10%,但占全部在囚人士人數的35.4%

我們在此處擁有各種各樣的人,來自所有的種族,來自所有的宗教,男人和女人,不同性傾向的人,各個年齡的人聚到一起來建立一個強大的力量以反對華爾街和華盛頓的貪婪腐敗。

我們不是昨天才開始的。不像今年六月較早時候反對紐約市政府削減教育和公務員經費的「彭博村」(Bloombergville)那樣的工會和社區抗議被置之不理,現在我們正逐日地變得更強大。整個世界正在注視著:而且紐約的工會及社會公義組織已經抵達佔領現場。我們邀請每一個參加遊行的人加入佔領行列,或回到抗爭現場。

我們知道現今銀行和財團支配著美國。我們知道公司CEO和金融業內部人士與共和黨及民主黨串通一氣來決定國家議程。他們一同制訂規則——而且他們獲利。我們付出代價。是時候終結它了。

在這個國家裡我們需要一種新的財富分配。我們需要給所有人一份有「生活工資」(living wages)的工作。我們需要給所有人提供免費教育及醫療保健。而且這也是能夠做到的。我們需要從結束對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戰爭,讓所有的士兵回家並且關閉遍佈全球的數百個美國軍事基地開始。最重要地是:我們必須改變這個制度。

930日通過的「佔領紐約的聲明」(The Declaration of the Occupation)揭露了財團是失業,無家可歸,環境破壞及帝國主義的罪魁禍首。聲明描述了美國及世界其餘部分的資本主義所造成的破壞。

華爾街是全球資本主義的中樞神經。我們在這裡用眼睛盯著蜘蛛。但我們知道問題不在於蜘蛛——而是蜘蛛網。

現在,我們正象徵性地打擊著華爾街這個資本主義制度的心臟。在往後的日子裡,我們需要著手建立一個運動,一個能夠把現時制度轉變為建基於真正平等和民主的運動。我國的每一個人——乃至世界上所有人——應獲得體面的生活。阻礙它實現的是此時聚集在華爾街上的金融機構。障礙物是蜘蛛網:資本主義。

我們需要強化我們的運動。這個運動的力量不只是個人的參與,而是依賴於我們的家庭及朋友,我們的社區及職場,我們的工會,學校及宗教團體。我們需要將這些不同領域的人集合起來,作為建立在勞動階級與被壓迫者團結基礎上的一種社會力量和一種政治運動。不是他們的政治。不是銀行家和老板的政治。不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政治。

我們的政治是認識到某些方面不得不改變的政治。我們的運動是由那些沒錢唸書、沒有工作的青年組成的。它必須是失業者的運動,失去住所的家庭的運動,以及從來沒有充分享有機會的有色人種的運動。我們正共同努力來建立力量,創造一個新的民主制度,給我們的社會帶來公義。

我們在這裡是多麼令人吃驚和令人激動。我們必須向解放廣場上的埃及人學習,向西班牙廣場上的「憤怒者們」(indignados)學習,以及向威斯康星州的罷工工人學習。佔領華爾街已開啟了遍佈全國的佔領運動。我們是要求民主和社會公義的國際運動的組成部分。我們是能改變歷史及世界走向的運動的組成部分。這個運動能夠帶來一個不一樣的制度,拯救地球及居住其上的人民。

2011105

敬基 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