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反資本主義左翼大會宣言
Declaration of the European Anticapitalist Left Conference

季耶、張光明 譯

2011611-12日歐洲反資本主義左翼在倫敦召開大會,達成了本宣言。

全球經濟危機已步入第四個年頭,所有跡象已表明它不是以往「常規的」週期性衰退,而是一場在規模和破壞力方面堪比1930年代大蕭條的系統性經濟危機。和大蕭條一樣,本次危機的發展也被經歷了若干階段:信貸緊縮,金融崩潰,全球衰退以及當前以大規模失業為代價的「經濟復蘇」,主要資本主義國家之間競爭加劇和主權債務危機。站在左翼的立場尋找導致危機的各種原因,它們是因為追尋利潤最大化而產生的呢,還是因為被新自由主義產生的具體問題束縛了呢?但不管怎樣,要想克服當前的危機將很困難。

為了防止2008-2009本次經濟危機發展成像1930年代那樣的大蕭條,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統治階級最願意做的工作就是大規模地提高公共支出和借債。2009年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赤字增加相當於國民收入的5%。他們拒絕民眾拋棄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呼籲,反而把日益增高的國債當作其實施財政緊縮政策的藉口,這將助長新自由主義、威脅到福利國家的生存。但當前歐洲遍及政府各處的資產階級右翼力量卻在強制實施這些政策。

不過由經濟危機引發的劇烈階級鬥爭已經開始嚴重威脅到統治階級了。這種情況首先在埃及、突尼西亞乃至阿拉伯世界廣泛出現了。由美國和歐洲支持的阿拉伯國家由於實行私有化導致了大量年輕人失業、食品價格高漲等經濟情況,伴隨著人們長期以來對本國政府貪污腐敗、野蠻、歧視女性等現象的不滿,於是政治危機集中發生了。這場革命展現了人民驚人的革命力量,雖然其前景暫時不能確定,但現在革命已然回到了政治日程。

除了阿拉伯的革命浪潮以外,在2010年歐洲也爆發了更大規模的抵抗運動:法國民眾抗議退休金改革的鬥爭,葡萄牙、西班牙的大罷工,希臘多次爆發的大罷工,英國、法國、義大利的學生運動和葡萄牙的反血汗外籍臨時工(anti-precarity)運動。西班牙515日爆發的大規模抗議運動,口號是「要真民主」、「不當政客和銀行家的商品」,它與此前發生的數萬青年人參加的廣場運動相互呼應。年輕人已經在全國建立了自己「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s),並自我組織起來,充滿自信地堅持自己的不合作主義。這種局勢吸引了很多人的同情,這很有可能蔓延到其他國家。在希臘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但希臘人更為活躍,他們把廣場運動和罷工運動結合起來。

威斯康星州(Wisconsin)的勞資談判運動說明嚴峻的局勢已經波及到了美國。這一方面是由於共和黨去年11月在茶黨(Tea Party)的幫助下贏得了中期選舉的勝利,另一方面也是美國工人階級持續鬥爭的結果。工人運動在長達一代人的時間裏一直被新自由主義侵害,現在終於迎來了反擊的機會。

要進行大規模的持續反擊,反資本主義左翼就要和那些有大量普通工人參與的、民主而敢於鬥爭的工會運動相結合。為此我們要拋棄階級合作的政策,因為它經常主導著工會組織,並已經成為工會領導人牽制工人鬥爭的工具。只要反資本主義左翼不斷加強對工會的影響,草根工人不斷增強信心和自我組織能力,我們一定能夠拋棄這些舊的觀念。

具體地說,我們要做到:

捍衛工人們和普通民眾的民主與社會權利,支持青年人反對政府財政緊縮的行動,民眾要有自己獨立的聲音,努力制定出完全獨立於老闆、政府等機構的政策,在工會組織裡尤其要這樣;

堅決反對資產階級右翼,嚴厲批判所有對新自由主義妥協的所謂社會主義黨派,包括工黨、社會民主黨等;

在進行民眾動員、競選活動以及議會鬥爭時,要向人們展示與資本主義社會決裂後的未來景象。與資本主義的決裂,我們既要發動全體民眾起來反對資本主義的寡頭政治,也要開始就如何建立一個工人和普通民眾廣泛參與的民主政府的問題進行討論。

我們要持續地、創造性地制定出工人階級鬥爭的統一戰線策略,批判地與一切反對新自由主義的其他政治力量、社會運動與工會組織進行合作。

如果我們能夠在反對財政緊縮政策運動中堅持做到這些舉措,將很可能會取得積極的效果。這次危機的嚴重程度必將使我們面對意識形態的問題:財政如果不緊縮,那又能怎麼辦呢?西方的統治階級早已拋棄了凱恩斯主義和社會民主思想,而反資本主義左翼要反對削減公共支出、公共服務機構私有化和債務審計運動(campaign for an audit of the debt),就必須提出一套與利潤邏輯完全不同的方案,比如把銀行、能源、鐵路國有化,把大型工礦企業交給工人進行民主管理,對收入與財產實施更合理的稅收,取消金融投機製造的債務,投資環保事業,既能降低碳排放,又能實現更多就業等等。我們堅決支持冰島人民拒絕為破產銀行抵債。

反資本主義的鬥爭還要繼續和反帝國主義的鬥爭相配合。美帝國主義已經被伊拉克的崩潰嚴重削弱了力量,埃及和突尼西亞的革命也在繼續削弱它。但聯合國安理會關於利比亞的決議已經對西方列強在中東重建霸權的軍事干預亮了綠燈,我們激進的、革命的左翼必須既要支持反對卡達菲的鬥爭,還要反對美國、法國、英國和北約對利比亞的軍事干預。當然我們仍然要繼續反對其佔領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鬥爭。

「反恐戰爭」的一個惡果就是助長了歐洲和美國的種族主義與排外主義。一些官員們像默克爾、薩科奇、卡梅倫都發表了反對文化多元的言論,以討好極右翼勢力(比利時的懷爾德(Geert Wilders),法國的勒龐(Marine Le Pen),英國保護聯盟(English Defence League)),從而使反穆斯林的種族主義具備一定的民眾基礎。長期以來羅姆人是歐洲各地種族主義攻擊的主要目標。我們要建立廣泛的聯盟反對種族主義和恐伊斯蘭症,反對法西斯組織的選舉活動與街頭活動,這是我們的重要任務。

為此我們要重新組織社會鬥爭與政治鬥爭的聯合陣線,努力團結被壓迫階級,破壞統治階級分化瓦解民眾的技倆。因為那些投降者和膽怯者所造成的社會道德敗壞,嚴重助長了反動的意識形態。要重新組織社會領域的鬥爭,我們還必須要樹立一種新的社會主義階級意識。

顯然時局已經向我們激進的、革命的左翼提出了很多的要求,因此我們必須要組織起來提高能力應對這些要求,包括擴大隊伍、進一步紮根工人社區等等。另外我們還要通過更廣泛的合作來加強力量,反資本主義左翼應該建立像資本主義那樣規模的國際組織。因為我們自己的力量都是有限的,只有聯合起來才能更強有力。我們希望通過廣泛的合作和討論,我們能夠確立一個統一的歐洲反資本主義組織的政治基礎。

基於以上,我們希望大家在方便的地方和我們一起參與下列活動:

716日,在都柏林舉行的反對IMF的「受夠了」運動(ENOUGH campaign);

101日,在倫敦舉行反對緊縮和私有化的歐洲會議;

1015日,在全歐洲發起反緊縮的憤怒運動(indignatos movement);

111日,在法國舉行的反對20國峰會的抗議運動。


比利時:革命共產主義聯盟(LCR/SAP

克羅地亞:拉德尼茨卡戰鬥報(Radnička borba

丹麥:紅綠聯盟

法國:新反資本主義黨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NPA

英國:Counterfire,社會主義抵抗,社會主義黨,社會主義工人黨

希臘:反資本主義政治組織(APO),社會主義工人黨(SEK

愛爾蘭:人民高於利潤(People Before Profit),社會主義黨,社會主義工人黨

荷蘭:國際社會主義,社會主義另類政治(Socialist Alternatieve Politics

波蘭:波蘭勞動黨

葡萄牙:左翼集團

西班牙:En Lucha,反資本主義左派(Izquierda Anticapitalista),革命工人黨(Partido Obrero Revolucionario

瑞典:社會主義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