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反资本主义左翼大会宣言
Declaration of the European Anticapitalist Left Conference

季耶、张光明 译

2011611-12日欧洲反资本主义左翼在伦敦召开大会,达成了本宣言。

全球经济危机已步入第四个年头,所有迹象已表明它不是以往「常规的」周期性衰退,而是一场在规模和破坏力方面堪比1930年代大萧条的系统性经济危机。和大萧条一样,本次危机的发展也被经历了若干阶段:信贷紧缩,金融崩溃,全球衰退以及当前以大规模失业为代价的「经济复苏」,主要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竞争加剧和主权债务危机。站在左翼的立场寻找导致危机的各种原因,它们是因为追寻利润最大化而产生的呢,还是因为被新自由主义产生的具体问题束缚了呢?但不管怎样,要想克服当前的危机将很困难。

为了防止2008-2009本次经济危机发展成像1930年代那样的大萧条,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统治阶级最愿意做的工作就是大规模地提高公共支出和借债。2009年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赤字增加相当于国民收入的5%。他们拒绝民众抛弃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呼吁,反而把日益增高的国债当作其实施财政紧缩政策的借口,这将助长新自由主义、威胁到福利国家的生存。但当前欧洲遍及政府各处的资产阶级右翼力量却在强制实施这些政策。

不过由经济危机引发的剧烈阶级斗争已经开始严重威胁到统治阶级了。这种情况首先在埃及、突尼西亚乃至阿拉伯世界广泛出现了。由美国和欧洲支持的阿拉伯国家由于实行私有化导致了大量年轻人失业、食品价格高涨等经济情况,伴随着人们长期以来对本国政府贪污腐败、野蛮、歧视女性等现象的不满,于是政治危机集中发生了。这场革命展现了人民惊人的革命力量,虽然其前景暂时不能确定,但现在革命已然回到了政治日程。

除了阿拉伯的革命浪潮以外,在2010年欧洲也爆发了更大规模的抵抗运动:法国民众抗议退休金改革的斗争,葡萄牙、西班牙的大罢工,希腊多次爆发的大罢工,英国、法国、意大利的学生运动和葡萄牙的反血汗外籍临时工(anti-precarity)运动。西班牙515日爆发的大规模抗议运动,口号是「要真民主」、「不当政客和银行家的商品」,它与此前发生的数万青年人参加的广场运动相互呼应。年轻人已经在全国建立了自己「解放广场」(Tahrir squares),并自我组织起来,充满自信地坚持自己的不合作主义。这种局势吸引了很多人的同情,这很有可能蔓延到其它国家。在希腊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但希腊人更为活跃,他们把广场运动和罢工运动结合起来。

威斯康星州(Wisconsin)的劳资谈判运动说明严峻的局势已经波及到了美国。这一方面是由于共和党去年11月在茶党(Tea Party)的帮助下赢得了中期选举的胜利,另一方面也是美国工人阶级持续斗争的结果。工人运动在长达一代人的时间里一直被新自由主义侵害,现在终于迎来了反击的机会。

要进行大规模的持续反击,反资本主义左翼就要和那些有大量普通工人参与的、民主而敢于斗争的工会运动相结合。为此我们要抛弃阶级合作的政策,因为它经常主导着工会组织,并已经成为工会领导人牵制工人斗争的工具。只要反资本主义左翼不断加强对工会的影响,草根工人不断增强信心和自我组织能力,我们一定能够抛弃这些旧的观念。

具体地说,我们要做到:

捍卫工人们和普通民众的民主与社会权利,支持青年人反对政府财政紧缩的行动,民众要有自己独立的声音,努力制定出完全独立于老板、政府等机构的政策,在工会组织里尤其要这样;

坚决反对资产阶级右翼,严厉批判所有对新自由主义妥协的所谓社会主义党派,包括工党、社会民主党等;

在进行民众动员、竞选活动以及议会斗争时,要向人们展示与资本主义社会决裂后的未来景象。与资本主义的决裂,我们既要发动全体民众起来反对资本主义的寡头政治,也要开始就如何建立一个工人和普通民众广泛参与的民主政府的问题进行讨论。

我们要持续地、创造性地制定出工人阶级斗争的统一战线策略,批判地与一切反对新自由主义的其它政治力量、社会运动与工会组织进行合作。

如果我们能够在反对财政紧缩政策运动中坚持做到这些举措,将很可能会取得积极的效果。这次危机的严重程度必将使我们面对意识形态的问题:财政如果不紧缩,那又能怎么办呢?西方的统治阶级早已抛弃了凯恩斯主义和社会民主思想,而反资本主义左翼要反对削减公共支出、公共服务机构私有化和债务审计运动(campaign for an audit of the debt),就必须提出一套与利润逻辑完全不同的方案,比如把银行、能源、铁路国有化,把大型工矿企业交给工人进行民主管理,对收入与财产实施更合理的税收,取消金融投机制造的债务,投资环保事业,既能降低碳排放,又能实现更多就业等等。我们坚决支持冰岛人民拒绝为破产银行抵债。

反资本主义的斗争还要继续和反帝国主义的斗争相配合。美帝国主义已经被伊拉克的崩溃严重削弱了力量,埃及和突尼西亚的革命也在继续削弱它。但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利比亚的决议已经对西方列强在中东重建霸权的军事干预亮了绿灯,我们激进的、革命的左翼必须既要支持反对卡达菲的斗争,还要反对美国、法国、英国和北约对利比亚的军事干预。当然我们仍然要继续反对其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斗争。

「反恐战争」的一个恶果就是助长了欧洲和美国的种族主义与排外主义。一些官员们像默克尔、萨科奇、卡梅伦都发表了反对文化多元的言论,以讨好极右翼势力(比利时的怀尔德(Geert Wilders),法国的勒庞(Marine Le Pen),英国保护联盟(English Defence League)),从而使反穆斯林的种族主义具备一定的民众基础。长期以来罗姆人是欧洲各地种族主义攻击的主要目标。我们要建立广泛的联盟反对种族主义和恐伊斯兰症,反对法西斯组织的选举活动与街头活动,这是我们的重要任务。

为此我们要重新组织社会斗争与政治斗争的联合阵线,努力团结被压迫阶级,破坏统治阶级分化瓦解民众的技俩。因为那些投降者和胆怯者所造成的社会道德败坏,严重助长了反动的意识形态。要重新组织社会领域的斗争,我们还必须要树立一种新的社会主义阶级意识。

显然时局已经向我们激进的、革命的左翼提出了很多的要求,因此我们必须要组织起来提高能力应对这些要求,包括扩大队伍、进一步扎根工人小区等等。另外我们还要通过更广泛的合作来加强力量,反资本主义左翼应该建立像资本主义那样规模的国际组织。因为我们自己的力量都是有限的,只有联合起来才能更强有力。我们希望通过广泛的合作和讨论,我们能够确立一个统一的欧洲反资本主义组织的政治基础。

基于以上,我们希望大家在方便的地方和我们一起参与下列活动:

716日,在都柏林举行的反对IMF的「受够了」运动(ENOUGH campaign);

101日,在伦敦举行反对紧缩和私有化的欧洲会议;

1015日,在全欧洲发起反紧缩的愤怒运动(indignatos movement);

111日,在法国举行的反对20国峰会的抗议运动。


比利时:革命共产主义联盟(LCR/SAP

克罗地亚:拉德尼茨卡战斗报(Radnička borba

丹麦:红绿联盟

法国:新反资本主义党Nouveau Parti AnticapitalisteNPA

英国:Counterfire,社会主义抵抗,社会主义党,社会主义工人党

希腊:反资本主义政治组织(APO),社会主义工人党(SEK

爱尔兰:人民高于利润(People Before Profit),社会主义党,社会主义工人党

荷兰:国际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另类政治(Socialist Alternatieve Politics

波兰:波兰劳动党

葡萄牙:左翼集团

西班牙:En Lucha,反资本主义左派(Izquierda Anticapitalista),革命工人党(Partido Obrero Revolucionario

瑞典:社会主义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