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號外

保衛釣魚台

七七大示威

學生血染公園

一九七一年七月八日出版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刊物「學聯報」

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刊物「中大學生報」

浸會書院學生會刊物「浸會學生報」

香港天主教大專同學會刊物「曙暉」

香港大專同學會刊物「臻文學訊」

香港大專學生社會服務隊刊物「大路」

基督教大專學生公社刊物「鋒芒」

 

通訊處:九龍窩打老道23C「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事實的報導

昨晚有二十一人在參加由本港大專學生召開之七七和平示威時與警方發生衝突被捕。被捕者包括青年工人、學生、中年人士及穿著唐裝衫衭的遊憩者。其中有不小被捕者是受警棍毆打致受傷的。

二十一人被捕者,大部分被控以「非法集會」罪名,其中一人被控「阻差辦公」。

流血的衝突,使整個和平示威場面變成可怕的暴力與反暴力的對峙。

警察在此次阻止示威行動中,動用了防暴隊、警棍及老虎槍。

全部示威的群眾及學生都是手無寸鐵的。大部分示威者在警察揮動警棍走近時,祇能夠喊出保衛釣魚台作抗議。

多數被捕者都沒有作出任何反抗被捕的行動。警察把被捕者的雙手緊緊反鎖在背後,然後把他們推離現場,帶上駐在附近的警車上。

示威原定在當晚七時至八時半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廣場舉行,但在五時卅分左右,已見大批群眾、記者及警察在廣場中央雲集。

六時四十五分,第一批為數十人以下的示威者開始從泳池方面的入口處進入公園,警察亦於該時候在三部守候在進口地方的警車中源源下來,並列成一字形的人牆。開始有人被逮捕。隨著第一個被捕者陳樹強之後,共有三個青年被捕。

七時左右,群眾開始鼓噪,這時示威者還未曾進入草地靜坐。有一個中年男子向群眾發表演說,警方立即擁前將他扯走。跟著另一個背著紅色旅行袋的青年也被警方捉去。警察此時開始向人群邁進,包圍著集結附近的人群。就在這時候,示威者突然出現,在附近小食部前面的草地上坐下,展開標語橫額及放發傳單。人高舉孫中山先生遺像及發表示威宣言。警察手上握著棍,並漸漸把包圍圈縮小。

七時零五分,警察大舉捉人,有個青年被捕,其中四個是中大學生,一個是浸會學生。

在這次的衝突中,有一位被捕者被警棍擊中頭部,血流如注,昏迷不醒。


我們的聲明

(一)   釣魚台列島是中國神聖領土,絕無疑問,我們身為中國人,堅持保衛國土完整的責任。

(二)   人類應有和平示威的權利,此乃國際人權宣言所申明,不容否認。

(三)   我們強烈譴責警方以血腥手段鎮壓手無寸鐵的靜坐和平示威者。

(四)   是次血腥暴行激起廣大市民的憤慨,致引起示威大會散會後的混亂場面。警方要負全責。

(五)   此次示威,警務處原則上批准於前,市政局則拖延並故意留難於後。由此可見,有關當局無非蓄意扼殺和平示威權利。

(六)   我們要求警方立刻釋放被捕的學生和市民公開解釋及道歉,保證同樣的血腥暴行不再發生。

(七)   我們強調是次保衛釣魚台行動,目的是針對美日勾結侵我神聖領土。我們誓必堅持到底。

(八)   是次七七示威,得到廣大市民的熱烈支持,即場為保釋被捕者捐得七千多元,我們謹向他們致萬二分敬意。


現場訪問

縱觀在示威現場的反映,參與示威者都是本著愛國的熱誠,以不與警方衝突為原則的自發行動。但在不未開始之前,警方便在沒有警告底下,無理的任意拘捕學生,頓時引起群眾的反感。故此在示威開始之後,群眾便高度團結,在學聯領導人極度冷靜的宣告中,群眾有秩序的坐下,唱歌並呼叫口號。在警方手持警棍,狼入羊群似的衝向群眾時,他們並沒有抵抗,並沒有逃跑。我們要問,是誰破壞社會的秩序,是誰阻擾市民,毆打市民?讓我們聽一聽現場的實地訪問,看看誰是誰非!

群眾高呼:   「誓死保衛釣魚台!」

                       「警察是中國人!」

                       「中國人民團結萬歲!」

                       「打倒日本軍國主義!」

                       「反對美日勾結!」

***

一位姓麥的教師說:「日本入侵中國,八年抗戰經驗並不含糊。現日本又恢復其入侵野心,實在罪無可恕。海外華人絕對有權表示他們的愛國心。港府殖民地政策,強奪人權自由,實屬無理。」

***

一位年長同胞:「青年人,你們的吶喊已喚醒不少香港華人的迷夢。你們已漸成一股力量,繼續會有更多同胞支持你們。」

有兩位記者被打,引致記者群情激動。警方公共關係發言人說:「I just come to help don’t stir up feelings。」

某記者高呼:「你們差佬連記者都打,我們撈這一行有何保障。既然不願我們報導,為甚麼政府新聞處不供應現場圖片呢?我們只作報導而已。」

***

陳╳╳:「當時我只手持國父遺像,靜坐地上,警察衝到時,感到一陣頭暈,手掌撫著頭頂,發覺一片潤濕,原來已經頭破血流。後來得到一位中年女作家幫忙,到私家醫生敷藥。」

***

途人說:「打人是有罪的。可是警方任意毆打市民則是合法的。」

途人說:「警方憑甚麼干預是次示威。阻街及騷擾市民安寧的是示威還是警方呢?」

一位青年學者說:「警方的措施是愚眜不智的。這次行動,祇有增加政府與市民的不諒解。暴力祇有激起更多人行動的決大陸。」

麥╳╳說:「警察的兇暴行動使人嘔心!」

***

在示威進行中,有一老婦高聲呼叫:「差人們,你們都是中國人,不要聽那些外藉警司的命令,不要打青年同胞。」

***

一位被捕者:「拉吧!中國人是拉不盡的。中國人的愛國心,抵抗侵略的決心是不能以暴力壓服的。」


鄧肇堅醫院急症室目擊記

七、七、晚上

七時四十五分,急症室忙起來了。

1.     林╳君,二十三歲,男,穿白恤衫,右領口有鮮血從傷口滲出。傷口是右鎖骨。傷者自述當時(七時二十分)他在示威人群中高呼保衛釣魚台口號,被警司威利用警棍從後邊向他的右膊重打三下。眼鏡也被打跌。他掙扎逃出,自行在友人扶助下到急症室照X光。

2.     禹永威君,香港英文虎報記者,十字車把他送進來。他卧在擔架上自述被警棍在現場向他襲擊,他用左手擋住,並高呼「記者,記者」但無效,警棍繼續向他右脇(近肝部位),打去,倒地不起,被擔架送入急症室。

3.     梅錦洪君,星島報記者,亦被毆傷,自行到急症室。

4.     吳╳╳君,二十二歲,男,在友人陪同下,頭裹血淋淋的紗布入急症室。他自述自己在公園內與大夥一齊靜坐示威。一洋警司手持警棍向他衝來,手起棍落,頭顱應聲而破,紅血涔涔。他並未反抗,華警亦不拘捕他,反而有一員替他包紥傷口,著他去報案。

5.     一位哭哭啼啼的少婦扶著擔架床抬進來,床上一位30餘歲男子,滿身鮮血。這位淚流滿面的妻子斷斷續續的告訴我們他的丈夫當時在舒寮濤街家門乘涼(穿著睡衭背心)之際,忽遭一大堆帶白帽的軍裝如狼似虎的以警棍向他們侵犯,她急與幼女逃入屋內倖免,丈夫卻慘遭毒打,頭、頷、胸、膊四處,到處傷痕鮮血,氣息微薄。據悉,帶白帽者是防暴隊人員,重傷者名李賢,男35歲,住銅鑼灣舒寮濤街5號地下。(見相片)

還有不少傷者未有到鄧肇堅的,他們的遭遇對警方當晚的措施作了強烈的生動的寫照。我們希望被毆者盡量向同胞訴說被打經過。

七時十五分,另一位學生束手被擒,兩個警察將他雙手夾持在背後,帶離現場。

七時十七分,警方警告如果人群不從速離開公園便會用警棍亂掃。此時情況萬分惡劣,中區警司威利指揮並帶領使用警棍向坐在草地上的群眾橫掃及腳踢。

三分鐘過後,有群眾數人被打傷倒地,其中一名是「手無握雞之力」的少女。有兩名中英文報紙的攝影記者亦被亂棍打至重傷,被送入醫院留醫。

七時二十五分警察把人群驅迫至附近的小山上。示威者在山上繼續呼喊及高舉「保衛釣魚台」標語。示威者與警察開始產生對峙。

草地上當時有不少遊人在旁觀熱鬧,也有些不是看熱鬧的,祇是在草地上閒坐。警察把示威者驅上山後,開始警告他們離去。一名穿唐裝衫衭、狀似苦力的中年男子對警方不加理會,我行我素,繼續靜坐,警方竟然動手把他抬上衝鋒車。

七時三十五分,警察以縱隊姿態出現,四十人一隊操進示威地點,準備奉命進發捉人。在這段時間裡,曾經有十分鐘左右的鬆馳,有部分召回的警察在接受新訓示,有部分在跑步練氣,預備一擁而前,把示威者捉獲。

這時,旁觀的群眾異常激動,有些高呼支持學生行動的口號,有些則大叫:「這是公眾地方,有什麼理由要我們離開?」「我們都是中國人!」甚而有衝動到連三字經、四字經都出齊的!

警方開始採取「人海戰術」,為數大約二百餘的警察向示威者推進並包圍他們。

十二分鐘後有兩個示威學生被捕。

七時五十二分,示威者散開,在不同地點繼續舉起橫額示。三分鐘後,原來立在斜坡上的示威者,源源下來,集中於對開的草地上作最後一次聚會。這時,防暴隊到達。

八時,四十人一隊的防暴隊,頭戴鋼盔,手持滕盾、警棍、老虎槍及催淚彈,從維多利亞公園的東面朝示威者方面推進。示威者此時一面拍手一面高呼「警察是中國人,警察是中國人,警察是中國人!……」

八時零五分,示威者作最後一次高舉橫額,準備離去。

兩分鐘後,防暴隊迫近示威者,警方開始不作任何警告便採取行動。示威者被驅散至糖街方面,警察繼續追逐示威者,追至豪華戲院時,有數十示威者衝入戲院裡面,警察趕至將示威者毆打。

八時三十分左右,維多利亞公園幾全部被警方佔據,時銅像側之草地尚有大量人群聚集,學聯會宣佈是次示威結束。學聯會最後離開之數位負責人呼號人群離開及解散,然後人群漸漸離去。

是時在公園四傍的道路上,人群聚集極其厲害,水洩不通,交通阻塞,人數之多,難以估計。口號四起,情緒極其激動,已有無可控制之勢。

八時四十五分,銅鑼灣道中國聯合銀行對開路面,有一交通警察乘一輛電單車經過,為途人喝打,不久,該電單車被不明人士放火焚燒。七分鐘後,消防車到達,將火勢撲滅。而電單車起火後,防暴隊立刻衝向人群,人群向後奔跑,防暴隊揮動警棍追逐途人,有若干人遭受毆打,但並無進行拘捕。另一輛同樣車輛在五十碼附近的盤谷銀行門口著火,不久也被撲滅。

當時附近街道上仍然聚集無數人群,防暴隊到處衝擊,不斷驅散。由於防暴隊已極兇狠,人群乃漸逃去及散離。

示威事件至此,已漸趨平靜,示威者漸遭驅離。這時竟然發生另一件「殺錯良民」之事。在舒寮濤道五號地下樓梯間,有一穿便裝外出的男住客李賢,遭警方胡亂使用暴力,亂棍擊傷頭胸部,血流遍地,令人不忍卒睹。

示威至此趨近尾聲。一場原可以平靜無波的示威抗議行動,經警察的加入及濫用暴力,竟然變成為血淋淋的暴力事件。

最令人遺憾的事是:警察竟然使用鎗和長警棍對付手無寸鐵的愛國中華同胞!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重要啟示:

學聯會員緊急全體大會(請攜學生證參加)

事項:七七示威及保衛釣魯台事

地點:香港大學陸佑堂

時間:七月十日(星期六)下午二時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