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号外

保卫钓鱼台

七七大示威

学生血染公园

一九七一年七月八日出版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刊物「学联报」

香港大学学生会刊物「学苑」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刊物「中大学生报」

浸会书院学生会刊物「浸会学生报」

香港天主教大专同学会刊物「曙晖」

香港大专同学会刊物「臻文学讯」

香港大专学生社会服务队刊物「大路」

基督教大专学生公社刊物「锋芒」

 

通讯处:九龙窝打老道23C「香港专上学生联会」

 


事实的报导

昨晚有二十一人在参加由本港大专学生召开之七七和平示威时与警方发生冲突被捕。被捕者包括青年工人、学生、中年人士及穿着唐装衫衭的游憩者。其中有不小被捕者是受警棍殴打致受伤的。

二十一人被捕者,大部分被控以「非法集会」罪名,其中一人被控「阻差办公」。

流血的冲突,使整个和平示威场面变成可怕的暴力与反暴力的对峙。

警察在此次阻止示威行动中,动用了防暴队、警棍及老虎枪。

全部示威的群众及学生都是手无寸铁的。大部分示威者在警察挥动警棍走近时,祇能够喊出保卫钓鱼台作抗议。

多数被捕者都没有作出任何反抗被捕的行动。警察把被捕者的双手紧紧反锁在背后,然后把他们推离现场,带上驻在附近的警车上。

示威原定在当晚七时至八时半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广场举行,但在五时卅分左右,已见大批群众、记者及警察在广场中央云集。

六时四十五分,第一批为数十人以下的示威者开始从泳池方面的入口处进入公园,警察亦于该时候在三部守候在进口地方的警车中源源下来,并列成一字形的人墙。开始有人被逮捕。随着第一个被捕者陈树强之后,共有三个青年被捕。

七时左右,群众开始鼓噪,这时示威者还未曾进入草地静坐。有一个中年男子向群众发表演说,警方立即拥前将他扯走。跟着另一个背着红色旅行袋的青年也被警方捉去。警察此时开始向人群迈进,包围着集结附近的人群。就在这时候,示威者突然出现,在附近小食部前面的草地上坐下,展开标语横额及放发传单。人高举孙中山先生遗像及发表示威宣言。警察手上握着棍,并渐渐把包围圈缩小。

七时零五分,警察大举捉人,有个青年被捕,其中四个是中大学生,一个是浸会学生。

在这次的冲突中,有一位被捕者被警棍击中头部,血流如注,昏迷不醒。


我们的声明

(一)   钓鱼台列岛是中国神圣领土,绝无疑问,我们身为中国人,坚持保卫国土完整的责任。

(二)   人类应有和平示威的权利,此乃国际人权宣言所申明,不容否认。

(三)   我们强烈谴责警方以血腥手段镇压手无寸铁的静坐和平示威者。

(四)   是次血腥暴行激起广大市民的愤慨,致引起示威大会散会后的混乱场面。警方要负全责。

(五)   此次示威,警务处原则上批准于前,市政局则拖延并故意留难于后。由此可见,有关当局无非蓄意扼杀和平示威权利。

(六)   我们要求警方立刻释放被捕的学生和市民公开解释及道歉,保证同样的血腥暴行不再发生。

(七)   我们强调是次保卫钓鱼台行动,目的是针对美日勾结侵我神圣领土。我们誓必坚持到底。

(八)   是次七七示威,得到广大市民的热烈支持,即场为保释被捕者捐得七千多元,我们谨向他们致万二分敬意。


现场访问

纵观在示威现场的反映,参与示威者都是本着爱国的热诚,以不与警方冲突为原则的自发行动。但在不未开始之前,警方便在没有警告底下,无理的任意拘捕学生,顿时引起群众的反感。故此在示威开始之后,群众便高度团结,在学联领导人极度冷静的宣告中,群众有秩序的坐下,唱歌并呼叫口号。在警方手持警棍,狼入羊群似的冲向群众时,他们并没有抵抗,并没有逃跑。我们要问,是谁破坏社会的秩序,是谁阻扰市民,殴打市民?让我们听一听现场的实地访问,看看谁是谁非!

群众高呼:   「誓死保卫钓鱼台!」

                       「警察是中国人!」

                       「中国人民团结万岁!」

                       「打倒日本军国主义!」

                       「反对美日勾结!」

***

一位姓麦的教师说:「日本入侵中国,八年抗战经验并不含糊。现日本又恢复其入侵野心,实在罪无可恕。海外华人绝对有权表示他们的爱国心。港府殖民地政策,强夺人权自由,实属无理。」

***

一位年长同胞:「青年人,你们的吶喊已唤醒不少香港华人的迷梦。你们已渐成一股力量,继续会有更多同胞支持你们。」

有两位记者被打,引致记者群情激动。警方公共关系发言人说:「I just come to help don’t stir up feelings。」

某记者高呼:「你们差佬连记者都打,我们捞这一行有何保障。既然不愿我们报导,为甚么政府新闻处不供应现场图片呢?我们只作报导而已。」

***

陈╳╳:「当时我只手持国父遗像,静坐地上,警察冲到时,感到一阵头晕,手掌抚着头顶,发觉一片润湿,原来已经头破血流。后来得到一位中年女作家帮忙,到私家医生敷药。」

***

途人说:「打人是有罪的。可是警方任意殴打市民则是合法的。」

途人说:「警方凭甚么干预是次示威。阻街及骚扰市民安宁的是示威还是警方呢?」

一位青年学者说:「警方的措施是愚眜不智的。这次行动,祇有增加政府与市民的不谅解。暴力祇有激起更多人行动的决大陆。」

麦╳╳说:「警察的凶暴行动使人呕心!」

***

在示威进行中,有一老妇高声呼叫:「差人们,你们都是中国人,不要听那些外藉警司的命令,不要打青年同胞。」

***

一位被捕者:「拉吧!中国人是拉不尽的。中国人的爱国心,抵抗侵略的决心是不能以暴力压服的。」


邓肇坚医院急症室目击记

七、七、晚上

七时四十五分,急症室忙起来了。

1.     林╳君,二十三岁,男,穿白恤衫,右领口有鲜血从伤口渗出。伤口是右锁骨。伤者自述当时(七时二十分)他在示威人群中高呼保卫钓鱼台口号,被警司威利用警棍从后边向他的右膊重打三下。眼镜也被打跌。他挣扎逃出,自行在友人扶助下到急症室照X光。

2.     禹永威君,香港英文虎报记者,十字车把他送进来。他卧在担架上自述被警棍在现场向他袭击,他用左手挡住,并高呼「记者,记者」但无效,警棍继续向他右胁(近肝部位),打去,倒地不起,被担架送入急症室。

3.     梅锦洪君,星岛报记者,亦被殴伤,自行到急症室。

4.     吴╳╳君,二十二岁,男,在友人陪同下,头裹血淋淋的纱布入急症室。他自述自己在公园内与大伙一齐静坐示威。一洋警司手持警棍向他冲来,手起棍落,头颅应声而破,红血涔涔。他并未反抗,华警亦不拘捕他,反而有一员替他包扎伤口,着他去报案。

5.     一位哭哭啼啼的少妇扶着担架床抬进来,床上一位30余岁男子,满身鲜血。这位泪流满面的妻子断断续续的告诉我们他的丈夫当时在舒寮涛街家门乘凉(穿着睡衭背心)之际,忽遭一大堆带白帽的军装如狼似虎的以警棍向他们侵犯,她急与幼女逃入屋内幸免,丈夫却惨遭毒打,头、颔、胸、膊四处,到处伤痕鲜血,气息微薄。据悉,带白帽者是防暴队人员,重伤者名李贤,男35岁,住铜锣湾舒寮涛街5号地下。(见相片)

还有不少伤者未有到邓肇坚的,他们的遭遇对警方当晚的措施作了强烈的生动的写照。我们希望被殴者尽量向同胞诉说被打经过。

七时十五分,另一位学生束手被擒,两个警察将他双手夹持在背后,带离现场。

七时十七分,警方警告如果人群不从速离开公园便会用警棍乱扫。此时情况万分恶劣,中区警司威利指挥并带领使用警棍向坐在草地上的群众横扫及脚踢。

三分钟过后,有群众数人被打伤倒地,其中一名是「手无握鸡之力」的少女。有两名中英文报纸的摄影记者亦被乱棍打至重伤,被送入医院留医。

七时二十五分警察把人群驱迫至附近的小山上。示威者在山上继续呼喊及高举「保卫钓鱼台」标语。示威者与警察开始产生对峙。

草地上当时有不少游人在旁观热闹,也有些不是看热闹的,祇是在草地上闲坐。警察把示威者驱上山后,开始警告他们离去。一名穿唐装衫衭、状似苦力的中年男子对警方不加理会,我行我素,继续静坐,警方竟然动手把他抬上冲锋车。

七时三十五分,警察以纵队姿态出现,四十人一队操进示威地点,准备奉命进发捉人。在这段时间里,曾经有十分钟左右的松驰,有部分召回的警察在接受新训示,有部分在跑步练气,预备一拥而前,把示威者捉获。

这时,旁观的群众异常激动,有些高呼支持学生行动的口号,有些则大叫:「这是公众地方,有什么理由要我们离开?」「我们都是中国人!」甚而有冲动到连三字经、四字经都出齐的!

警方开始采取「人海战术」,为数大约二百余的警察向示威者推进并包围他们。

十二分钟后有两个示威学生被捕。

七时五十二分,示威者散开,在不同地点继续举起横额示。三分钟后,原来立在斜坡上的示威者,源源下来,集中于对开的草地上作最后一次聚会。这时,防暴队到达。

八时,四十人一队的防暴队,头戴钢盔,手持滕盾、警棍、老虎枪及催泪弹,从维多利亚公园的东面朝示威者方面推进。示威者此时一面拍手一面高呼「警察是中国人,警察是中国人,警察是中国人!……」

八时零五分,示威者作最后一次高举横额,准备离去。

两分钟后,防暴队迫近示威者,警方开始不作任何警告便采取行动。示威者被驱散至糖街方面,警察继续追逐示威者,追至豪华戏院时,有数十示威者冲入戏院里面,警察赶至将示威者殴打。

八时三十分左右,维多利亚公园几全部被警方占据,时铜像侧之草地尚有大量人群聚集,学联会宣布是次示威结束。学联会最后离开之数字负责人呼号人群离开及解散,然后人群渐渐离去。

是时在公园四傍的道路上,人群聚集极其厉害,水泄不通,交通阻塞,人数之多,难以估计。口号四起,情绪极其激动,已有无可控制之势。

八时四十五分,铜锣湾道中国联合银行对开路面,有一交通警察乘一辆电单车经过,为途人喝打,不久,该电单车被不明人士放火焚烧。七分钟后,消防车到达,将火势扑灭。而电单车起火后,防暴队立刻冲向人群,人群向后奔跑,防暴队挥动警棍追逐途人,有若干人遭受殴打,但并无进行拘捕。另一辆同样车辆在五十码附近的盘谷银行门口着火,不久也被扑灭。

当时附近街道上仍然聚集无数人群,防暴队到处冲击,不断驱散。由于防暴队已极凶狠,人群乃渐逃去及散离。

示威事件至此,已渐趋平静,示威者渐遭驱离。这时竟然发生另一件「杀错良民」之事。在舒寮涛道五号地下楼梯间,有一穿便装外出的男住客李贤,遭警方胡乱使用暴力,乱棍击伤头胸部,血流遍地,令人不忍卒睹。

示威至此趋近尾声。一场原可以平静无波的示威抗议行动,经警察的加入及滥用暴力,竟然变成为血淋淋的暴力事件。

最令人遗憾的事是:警察竟然使用鎗和长警棍对付手无寸铁的爱国中华同胞!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重要启示:

学联会员紧急全体大会(请携学生证参加)

事项:七七示威及保卫钓鲁台事

地点:香港大学陆佑堂

时间:七月十日(星期六)下午二时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