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开始消失,抗争有待发展

——纪念六四22周年

许由

六四屠杀已经过去22年。只有在镇压了学生和工人的反抗,中共才能在往后22年完全复辟资本主义,把人民财产化公为私。经济繁荣掩不住政治专制和社会腐烂。它的倒行逆施正在驱使本来只求温饱的小市民或者不问政治的艺术家也起来反抗。

中共感觉到人民的不满,特别由于近年来不断增加的群众抗议和工人罢工事件,已经迫使中共提出一些改善政策。同时,那些惯于为中共涂脂抹粉的文人,更大力吹捧什么胡温新政,叫人民坐待统治者自我改良。然而,今天中国是最没有重大改良可能的国家之一。所谓胡温新政,所有改良措施都微不足道。提高最低工资,补助农业,建设公共房屋等等,抵不上专制统治之野蛮,官僚化公为私之暴烈,官商盘剥工农之无道,抵不上所有这些祸害之万一。即使是这样微小的改良,还是无法落实,泰半都被各级官僚侵吞霸占去了。而且,所有「新政」,统统限于经济利益;关乎公民政治权利方面的,不论是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等权利,还是自由竞选与自由选举,不只没有丝毫放松,反而螺丝拧得更紧。而公民一旦被剥夺了政治权利,等于被剥夺自卫的武器,无法抵御来自官商的侵凌。所以「新政」所许诺的经济利益,终究只是画饼。

如果说中共复辟资本主义还有一点点历史合理性,那就是它同时带来高速工业化。而在前苏联阵营则是相反。今天中国城市人口第一次超过农村人口,接近两亿青壮年农民变成城镇工人阶级,全部雇佣劳动者加起来超过三亿,与农民数字相当。在建国的前三十年,中国工人阶级也发展很快,但是由于当时实行所谓社会主义制度,所以就业有保障,工人即使有不满也不会达到革命程度。但是在最近三十年,资本主义复辟与高速工业化并驾齐驱,这一方面在更快速地壮大工人数量,另一方面也使到他们完全沦为次等公民和超级剥削的对象。他们的不满继长增高,自发罢工经常出现。中共高层里面一定有人记得马克思的名言:资本主义的发展必然制造自己的掘墓人。虽然事实上今天的工人的阶级意识与民主意识其实还远达不到革命意识——工人阶级的革命不止要破,还要立,把真正的社会主义民主建设起来。在这个方面中国工人还不具备。即使这样,中共已经对于新生工人阶级非常恐惧,所以加倍去压制他们的觉悟。在过去20年,中共做得非常成功,这不只是因为它现在的所作所为,还因为其对1989年民主运动的镇压,在人民中造成长期恐惧与消沉。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恐惧现在慢慢过去了。2008年的通钢工人成功反抗私有化,2010年本田工人罢工,不仅成功提高待遇,而且大胆要求改选工会,这分别代表了国企工人和私人部门的工人,在反抗性上的明显提高。十多年来,工人阶级一直只是挨打,他们最多是被同情一群,是所谓弱势社群,而很少人感到他们有什么力量。但是通钢工人的拳头和本田工人长达17天的罢工,象征着工人阶级的无所作为的阶段已经慢慢结束。

因为出现这个转折,中共才加快推出所谓新政,希望以怀柔之策来缓和阶级矛盾。这说明了,中共虽然强大,但它毕竟不是历史主宰。事实上,工人的自发罢工已经广泛到中共无法阻止的地步;它现在只能尽量软硬兼施地把它控制在纯粹经济利益抗争和单个企业内。然而,整个社会的加速腐烂,官商残民自肥日烈,都逐渐驱使工人的反抗溢出纯粹经济领域和个别生产单位。一句话,中共的专制统治正在更多任务人推向更广泛的反抗。

1989年前后,曾经有不少人认为中国民主的前途依赖企业家。20年过去了,事实证明资产阶级是官僚专政的支持者而非真正的反对者。中国的民主前途现在要寄望于新生工人阶级了。工人阶级不只是受压迫最深,而且因为占据着现代化生产的关键位置,所以也有力量去反抗专制。专制政府之害怕群众示威,远不及他们害怕工人阶级的政治性罢工。同时,工人阶级也有条件成为民主奋斗的旗手。由于人数集中,几千几万人共同劳动,而身份与地位也比较一致,工人比较容易形成平等与民主的习惯。不过,在专制文化的熏陶下,有些工人斗争有时难免带有权威主义的习气;但是,也有不少斗争从头起就具有民主精神,工人本能地用民主方式,由各个部门工人来推举代表,来领导抗争。本田工人就是这样。追求劳动解放和民主自由的仁人志士的任务,就是把工人这种可贵的民主精神充分发挥出来。

但是六十年的专制统治,1989年的残酷镇压,这一切所造成的困难,包括自主组织的极难发展,民主意识的低落等等,也是不容低估的。有志于民主事业的朋友,不能不以最大耐心,来为黎明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