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工运文献三篇

(译者:吴季)


 

抗议埃及的反革命(摘译)

Protests against counter-revolution in Egypt

By a correspondent

http://www.wsws.org/articles/2011/mar2011/egyp-m28.shtml

2011328

325日,成千上万人上街反对美国支持埃及的反革命。总理谢拉夫于23日通过法律严禁所有的扰乱经济的示威抗议和罢工,严惩一切违法行为。革命的关键要求之一即取消紧急状态法,军政权现背道而行。这是意图残酷镇压罢工的信号。埃及证交所指数暴跌10%

最近几周来,各国高官纷纷前往埃及,以确保新政权将继续如旧政权一样稳固地保卫西方帝国主义利益。

某接受采访的失业记者曰:军队仍在旧势力手中,坦塔维是穆总的老友和美国的亲密盟友;美国在埃及事件中伪善得没个底,希拉里在塔利尔广场东跑西窜,倡言民主政治的美德。但我对用来对付我们的美制武器和催泪瓦斯记忆犹新。

周三,军方殴打开罗大学的学生。

数百人在广场示威高喊,情绪无所畏惧。下午四点,抗议队伍准备离开广场前往国家广播电视大楼。

人民对军队的不信任日益增长,特别集中于坦塔维身上。有年轻学生证实,许多人起先对军方有幻想,最近几周来这一幻想已烟消云散;军方不代表我们利益,而是代表美国利益;新法律完全不可接受;革命以来,贫困与饥饿者的境况没有丝毫改变;军政权承诺多多,兑现的一个都没有,比如1200埃磅的最低工资承诺,“除非很快起新的变化,否则将会有一场新的革命”。


 

埃及超过十万人抗议军人统治

Over one hundred thousand protest military rule in Egypt

By our correspondent

201144

链接:http://www.wsws.org/articles/2011/apr2011/egyp-a04.shtml

http://www.wsws.org/images/2011apr/a04-egyp-squa-480.jpg

塔利尔广场上星期五的示威

41日,全埃及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反对近期的政治发展,要求继续革命。估计有10万人在塔利尔广场示威。亚历山大市1万多人游行穿过市中心。苏伊士省的许多港口城市也发生示威。

抗议者将这天命名为“挽救革命日”,以示对陆军元帅坦塔维为首的军政府及谢拉夫总理公然反革命的政策之巨大而广泛的愤怒。

在最近几周,新政权日益表明,它和统治了30年的前独裁者穆巴拉克一样敌视埃及人民的民主和社会权利。军方于323日禁止所有扰乱经济和社会生活的罢工和抗议,违法者处以重罚。实即恢复紧急状态法。

塔利尔广场一幕

新法公布不久,军方便显示了加以贯彻的决心。它野蛮地疏散开罗大学的静坐学生。目击者称,士兵用电棍实施袭击,并逮捕了许多学生。

军方接管政权以来,数百人被捕,并被军事法庭判处入狱(包括39日军政府以暴力清理和平抗议的广场示威者)。据说其中一些人先前在埃及博物馆里就遭到拷打。据大赦国际的报告,妇女挨士兵的揍和电击,之后遭“处女测试”。

新政权的兽行当然不会令西方政客们有丝毫触动。这些人现在麇集在军政权周围,以确保他们在埃及的经济和政治利益。美国奥巴马政府和其它列强都支持军方的新政。高压的反罢工法公布当日,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访问开罗,宣布支持军政权并讨论正在进行的、美国领导的对利比亚的战争。几天前,国务卿希拉里向军方致以敬意。

标语:“停止对利比亚的不义入侵”

确保得到美帝撑腰后,军方委员会上周三颁布了一项临时宪法,声称到下届总统选举前,军方要行使一切独裁权力来保持政府部门。宪法包括62个条款,很大程度上即彻底不民主的1971年宪法的翻版。

只有9个宪法条款事先提交给人民,由全民投票来通过——这是对基本民主原则的嘲弄。而在付诸表决之前,军方已绕开投票表决,通过法令宣布了临时宪法。

备受争议的旧宪法第2条——宣布埃及为伊斯兰国家,并设立伊斯兰教法作为所有法律的基础——毫无变动地延续了下来。

军方以此确保穆斯林兄弟会和萨拉菲团体(Salafi groups)之类的伊斯兰势力的支持。伊斯兰势力和穆总统的旧的执政党民族民主党(NDP)是支持临时宪法以及在投票中求得赞同的最佳基础。民族民主党之外,穆斯林兄弟会是埃及最大的和最有组织的政治势力。对致力于结束抗议活动的军方来说,它变得越来越有用。

军政府的这一策略得到华盛顿的全力支持。前总统候选人、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约翰•克里在今年三月访问开罗期间强调说,美国并不担心穆斯林兄弟会夺权。在向一群学生演讲时,他说,大多数埃及人希望“稳定”,在将要举行的选举中,这将完全由埃及人亲手做出决定。

接着他坦率地承认,美国的外交政策关心的是保卫国家利益,包括获得石油。提到前独裁者穆巴拉克时,他说:“他在诸如和平与地区关系等很多问题上对我们非常有用。突然说一句‘够了,你走吧’可真不容易。”

美国与穆斯林兄弟会随后的和解,再次暴露出美国外交政策的玩世不恭。几十年来,无条件支持独裁者老穆的主要论据,就是他的统治可保证对抗伊斯兰教在该地区的发展。现在,工人和青年的革命运动扫除了穆政权,美国毫不迟疑地依靠伊斯兰主义来限制革命,保卫美国在该地区的战略利益。

穆斯林兄弟会的历史已证明,它也相当乐于服从帝国主义利益。面对工人阶级的强大热潮,它始终如一地与帝国主义及埃及执政的政府合作。

早在老穆倒台之初,兄弟会的主要代表即明确表示,所有看来激进的形势都可通过谈判解决。关于以埃和平条约——美国在中东政策的关键基础——兄弟会发言人埃利安(Essam al Erian)对阿拉伯半岛电视台说:“兄弟会不会把他们的念头强加给埃及人民。兄弟会是社会的一部分,埃及人接受的它就接受,没人能把条约一笔勾销。”

埃利安没有提到的是,绝大多数埃及人口反对以埃和平条约,反对美帝。埃利安的声明仅表明穆斯林兄弟会并不代表埃及群众的利益,而是代表一个对革命的热望敌意日增的部份埃及资产阶级的利益。

由此来看,穆斯林兄弟会对出席星期五的抗议不予重视,这毫不奇怪。示威者主要是工人和年轻人,以无数自制的标语牌来表达他们的要求。其中包括立即废除反罢工法和临时宪法,起诉旧政权的所有主要角色,取缔民族民主党,重新分配财富,以及取消军事委员会。

“坦塔维和其他所有穆政权的代表都应该立即滚蛋”,一位年轻的示威者告诉WSWS。他接着说:“这是革命的要求。从一开始,我们的口号始终是:‘人民希望推翻政权。’但政权仍在掌权,只有几个上层头目被撤除。坦塔维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更代表旧制度。他在老穆手下当了20年的国防部长,革命爆发时他身在美国。”

Ain Shams大学的学生们还强调了埃及彻底摆脱旧体制之必要。像穆巴拉克和民族民主党其他领导人物如纳齐夫(Ahmed Nazif,前首相)、谢里夫(Safwat El Sheriff,前民族民主党总书记)和阿兹米(Azmy,总统参谋部头子)之流必须立即绳之以法,他们说。最近几周的进展,尤其是反罢工法,是绝对“非法的”,并且是倒退到革命之前时期的一步,学生们声言道。其中一位穆罕默德报称,军方在开罗大学逞凶,其行径一如在Ain Shams大学对学生的野蛮攻击。

另一个示威者说:“事实上,新政权仍是旧的那个。一切都没有变,乃至这个国家的外交和国内政策也都没变。甚至向以色列输出天然气也没有停止。革命必须继续下去。”

星期五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表明,埃及工人和青年的广泛层份仍旧大胆地反对军方及其帝国主义支持者的反革命措施。

上星期,不顾新法出台,全国性罢工再次爆发。周三,政府住宅部门的1000多名员工示威,要求提高工资。在不稳定的受雇条件下干了20年以上的数百名临时工在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举行抗议,争取固定合同。尼罗河三角洲西北省Beheira的工人也开始在周三绝食罢工。他们要求医疗保健,房租补贴和增加奖金。据一家独立的日报Al Masry Al Youm报导,在Al Wadi Al Gadid、西奈半岛南部和Damietta等省份,也发生了类似的抗议活动。

劳资对抗要以胜利告终,革命要继续下去,对埃及工人和青年来说,至关重要的是建立新的、独立于资产阶级势力、立足于国际社会主义纲领的群众组织。推翻穆总统之后发生的事件已表明,在资本主义制度框架之内或通过埃及官方的政治权力,埃及群众的社会要求或民主要求一个也不可能实现。


 

埃及军队在开罗杀害抗议者(编译)

Egyptian military kills protesters in Cairo

By Niall Green

2011411

http://www.wsws.org/articles/2011/apr2011/egyp-a11.shtml

说明:前面简译。后面谈老穆受审可能令现政权、埃及资产阶级及西方政府和公司陷于尴尬及美埃关系的部份基本从略。

周六(9日)约凌晨3点,埃及军方动用催泪弹、警棍、泰瑟枪和实弹,对驻扎在塔利尔广场上的数千名抗议者发动致命袭击。安全部队杀死6名抗议者。埃及卫生部报告71人住院。前一晚,数十万人在广场上举行老穆下台后最大的一场示威抗议,要求军方立刻将权力移交给选举出来的文官政府。口号:“坦塔维就是穆巴拉克,穆巴拉克就是坦塔维。”此人作为老穆帮凶在埃及广受鄙视。抗议者还要求以酷刑和贪污为由起诉老穆及其二子,以及其他官员。

示威者固守,并迫退了安全部队和军队。军方事后发表声明,谴责“暴徒”制造骚乱,否认有人被军警杀害或打伤,并威胁要在星期六晚上清场,凌晨2点至5点实行宵禁。

示威者置之不理,坚持露营,并在广场周围以带刺铁丝网设下路障。某抗议者曰:首先,坦塔维元帅必须滚蛋;老穆必须受审;过渡时期应成立平民议会(a civilian council,前面“文官政府”原文为“civilian authority”。此词存疑)。

周日,1000多人继续聚集,高呼“革命,革命”,烧毁坦塔维画像。据路透社报道,有10辆满载士兵的装甲车等在广场附近。

军方在老穆垮台之初受到的广泛支持应归功于巴拉迪和兄弟会。但几周来其反民主特征日益清楚地暴露于群众之前。面对提高工资、工作保障、社会改革与民主改革的要求,军方转向采取日益增加的镇压措施。

军方暂时让步,避免与工人阶级的重大对抗。据称还要做些让步,诸如将老穆所指派的某些地方长官撤职。但它反对工人和农村贫民所提出的要求。

军方在充当美帝入侵利比亚的爪牙,为美国中情局所支持的班加西“叛军”领导人提供武器。奥巴马致力于与其盟友在开罗建立一个美埃企业基金,据美国国务院的网站所述,这家新机构的宗旨是:“刺激私营部门投资,支持竞争性市场,为企业提供低成本的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