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性局勢走向總罷工

桑德拉德馬奇

An explosive situation Towards a general strike

Sandra Demarcq

法國的政治局勢佔主導地位的是反對養老金制度改革建議的反對運動。這個改革是薩科齊緊縮政策的核心。雖然它表現為一個明顯的人口統計上必要性,但它遭遇到越來越多的公共輿論的反對。

自五月開始的動員和六月的第一天行動以來,運動一直在增長。九月初以來,三天的罷工和示威遊行(97日,23日和102日)每次帶出了300萬人。總工會(CGT)估計,動員開始以來,有5百萬人參加了罷工和示威活動。

在每個行動日,我們看到,有更多的私營部門的工人,更多的年輕人——甚至高中生開始動員起來並罷課——和更激進的要求。

民眾拒絕薩科齊的政策

反對養老金法律草案的戰鬥也顯示了大眾對整個薩科齊政治的拒絕。目前不僅是養老金問題,許多部門行業都針對各種主題全力發動罷工:郵局,醫院的護士——麻醉師,碼頭工人……

面對這種反抗,政府越來越不得人心。這些重重的困難正在右派內部挑起危機。

薩科齊為了嘗試重新確立他的控制,加強了他的種族主義和安全政策,特別是有關羅姆吉普賽人的問題。而且在過去數星期,政府一直突出恐怖危險,以圖讓人們忘記社會問題。但用處不大。

不滿越來越烈,形勢是“爆炸性”的。面臨示威和罷工的成功,政府不為所動,說不會改變其提案。危機和債務是把改革合理化的可憐藉口。

薩科齊和他的政府希望做他們的改革。面對政府的決心,很多工人知道,為了贏得勝利,必須要立下社會決心。

在眾多的行業裏,現在是全面罷工的時機。例如,巴黎公共交通系統(RATP),法國國營鐵路公司(SNCF),還有化工行業也有可能從週二舉行一個持續的罷工。[1]

我們知道,1012日星期二,罷工和遊行示威的第二天,一定會成功。而現在,我們能贏得勝利,這個想法,越來越強。

這場運動的狀態

目前,它是一個真正的政治運動。這次罷工力度強勁,但不意外。現今運動的自我組織性非常低。各部門行業的大會參與率非常低。

這是一個一致的運動。有一個跨聯盟協調委員會[2],它給出了運動日程,但它是由政府的頑固態度和激進好鬥團隊推動的。

這一運動的特點是大規模的拒絕改革,是對權力,對薩科齊的一個巨大不信任,但我們不知道這場對抗會有什麼樣的最終結果。一切都是可能的。

在政治層面

新反資本主義黨與整個法國左派,包括了社會主義黨(PS),但不包括工人戰鬥運動(LO),參與了反對養老金改革的一致運動。

這個一致運動,由阿塔克和Copernic基金會推出,要求所有人在60歲可享有退休金,取消那個法律。

雖然所有的左派都同意這兩項要求,但有幾個分歧。圍繞訴求,同社會主義黨有特別的分歧。他們同意60歲的退休年齡的要求,但他們堅持認為,工人必須工作更長的時間才能獲得全額退休金。因此,他們投票支持右翼代表,增加領取全額退休金的工作資格年限。

在戰勝政府和撤銷該法律草案的戰略方面,也有分歧。不但同社會主義黨有分歧,同共產黨和左翼黨(Left Party)也有分歧的。社會主義黨要求我們等待2012年的下屆總統選舉,其他政治力量要求全民公決,把階級鬥爭轉變為一個憲法問題。他們都拒絕了爭取勝利必須的社會對抗。

新反資本主義黨的行動情況

自運動開始,新反資本主義黨在兩個方向上行動:

第一:完全一致地行動,捍衛60歲的領取全額養老金的法定年齡。我們還要求撤銷新法律。奧利維爾是党的發言人,參加了全國各地的一致行動會議。

對我們來說,主要的訴求是財富再分配和工作分享。我們的綱領很清楚,自去年五月以來,我們就一直為一個巨大的社會和政治鬥爭工作。

由於政府非常不得人心,我們的要求之一就是解僱勞工部長韋爾特和總統薩科齊。

20101011

桑德拉德馬奇是法國的新反資本主義黨(NPA)執行委員會的成員,以及第四國際領導成員。


注釋

[1]罷工是法國憲法賦予的權利。工會必須為被視為合法的罷工工人給出罷工“警告”(préavis)。在這些行業出現了一個“可再傳播的”或全面罷工的“警告”(préavis),這個罷工是每一天由工人再投表決定的。

[2]在“工會聯合會”匯集了五個聯合會,其中包括兩個通常劃分為“右的”,CGTCFDTFOCGCCFTC;激進的團結工會和郵政,運輸和健康部門,FSUUNSA(教師和公共部門)的重要植入。

感謝十月評論雜誌社允許轉載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