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西亞和埃及革命向前邁進

第四國際書記局聲明

翻譯:魏雁竹,許由

革命之最確實現象,就是群眾的直接干涉歷史事件。在平時,國家——不問它是君主的或民主的——總超出於人民之上,而歷史則由這一行業的專門家:君王,大臣,官僚,議員,新聞記者所造成。但在這些緊急關頭,即當群眾再不能忍受舊制度之時,他們就打破那排斥他們於政治舞臺之外的一些藩籬,掃清他們傳統的代表,以他們自己的干預來替一種新制度創造最初的基地了。究竟這是好是壞,我們且讓道德家去判斷。我們自己則將歷史發展的客觀過程所呈現出來的事實,如其實地來加以處理。在我們看來,革命的歷史,首先乃是群眾強行踏進自己命運之主宰圈的一種歷史。

——托洛茨基《俄國革命史》序言

如同任何一場革命,情勢每個小時都在轉變。任何評價都將毫無疑問地在短短數小時或幾天內被新的事件所推翻。

不過,我們已經可以說,突尼西亞和埃及的人民正在書寫廿一世紀革命行動的第一頁。他們的行動衝擊了整個阿拉伯世界,從阿爾及爾到巴勒斯坦首都拉馬拉,從約旦的安曼到葉門首都薩那。這些在某個社會的特定歷史情境下展現的革命成果,源自於撼動了世界資本主義制度的經濟危機。

這些「窮人的暴動」同爭取民主的鬥爭結合起來了。世界經濟危機的影響加上高壓統治的獨裁政府,都削弱了帝國主義對突尼西亞和埃及的支配。是他們造就這場社會和民主革命行動得以綻放的種種條件。

種種革命前夕或者革命快要爆發所必須的元素,今天都出現了,這包括了工會和公民團體發起大量的遊行、罷工、群眾集會,人民的自衛委員會組織起來;所有社會階層都動員,包括底層民眾,也包括被捲入起義的中間階層;同時,統治者已經無法像過去一樣統治了;最後,所有激進政黨都一致反對舊制度了。

就在今日,我們看到埃及的轉變,成千上萬的勞動者、年輕人和失業者起而反抗穆巴拉克的獨裁統治。

在突尼西亞,血腥的獨裁政權已經被推翻。這個獨裁政府是整個社會、所有人民,特別是年輕人最憎恨的對象。

本阿里政權,它的高壓統治和貪污腐敗得到了美國、法國和歐盟等所有帝國主義強權的支持,現在已被人民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同樣的群眾運動現在正橫掃埃及。兩個國家因為各自的歷史而形成差異。埃及在阿拉伯世界裡是人口最多的國家,在地區上的具有地緣戰略地位。它的政府架構,政府機關和軍隊的角色不同於突尼西亞。

儘管兩國之間有所差異,但影響著它們的卻是相同的基層人民運動。

突尼西亞的群眾再也不能容忍一個讓他們飢餓的經濟體制了,雖然,在世界貨幣組織總裁史特勞斯卡恩眼中,突尼西亞是「世界經濟的好學生」。在這個經濟制度下,日常主食漲價、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三十、數以萬計受過訓練和具有專業知識的年輕人找不到工作。凡此種種都成為孕育社會變革的沃土;加上政治危機,終究導致革命。

2006年到2008年,包括米、麵粉和玉米在內的基本生活物資的價格急遽攀升。五年裡,稻米的價格漲了三倍。2003年,每噸米平均約六百元,到了2008年五月,米的價格已飇漲到每噸1800元以上。糧食價格的綜合指數在2010年下半年跳升了32%,可見情況之嚴重。

大幅漲價的糖,穀物和油籽產品,使到十二月的世界糧食價格達到創紀錄水平,超過2008年水平——當時已經引起世界各地騷亂。同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貿易組織還要求各國取消所有關稅壁壘和停止所有食品補貼。最近的食品價格上漲在全球以前所未有的規模促成了飢荒,打擊了許多非洲國家和阿拉伯世界。

埃及也經歷了這次爆炸性糧價上升的影響。埃及經濟不能創造足夠的就業機會,去滿足人民的需要。自2000年以來,新自由主義政策的實施,已造成貧富懸殊暴升,和百萬計的家庭陷於貧困。埃及的8000萬人口中,有四成人每天所得不到兩美元。有九成失業者是30歲以下的年輕人。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埃及全國工會聯合會——其領導就是政府成員——自突尼西亞起義以來,已經局部撤回了對政府的支持。他們要求價格管制,增加工資和分發補貼食物等等,因為人民連基本必需品,如茶或食油,都不足夠。工會領導人要求這些東西,這是前所未有的,因為他們一直是新自由主義的堅定支持者。這是突尼西亞起義的影響。

在突尼西亞,這場革命有深刻的根源。目前的社會運動,是一連串運動和動員的結果,而這些鬥爭又是從突尼西亞人民及其組織的歷史性鬥爭中獲得力量,特別是許多人權及民主團體和工會,例如突尼西亞總工會轄下的工會。這些歷史性鬥爭包括:

——1999年為某些社群爭取表達自由和旅行自由;

——2000年的高中學生運動;

——2001年反對伊拉克戰爭的運動;

——2002-3年第二次起義;

——2008年在加夫薩的罷工和示威遊行;

——20106月在Ben Guerdane的鬥爭;

——20106月在西迪布宰德(Sidi Bouzid)的鬥爭更為這次革命拉開序幕;

由社會起義來推翻獨裁政府,這是歷史性時刻,而且今天還在深化。這是一場激進的民主革命,具有反資本主義的社會要求。本阿里不得不逃離,但其流氓政權還在。群眾動員的力量迫使了本阿里的支持者逐步離開政府,但在我們起草這份聲明的時刻,總理仍然在位,而他是本阿里的支持者。

革命本身要繼續深化。群眾提出了“執政黨滾蛋!”,“總理滾蛋!”。在這些要求的背後,是要求整個政治制度,所有機構,所有的鎮壓機器,都應該根除。要消滅本阿里和整個制度,要爭取所有民主權利和自由,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還有罷工權,示威權,結社自由,包括組織工會和政黨。更要廢除總統,建立臨時革命政府!

要廢除獨裁統治和所有旨在保障統治階級的權力的制度,需要今天就開始爭取自由選舉產生的立憲會議。為了確保這個立憲會議不致為一個新的寡頭政權所把持,需要人民組織起各種委員會,各種協調組織和各種人民代表會議來推動召開立憲會議。

在這個過程中,反資本主義者將捍衛一個致力與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決裂的綱領,這個綱領包括一系列要求:滿足人民一切基本需要——麵包,工資,就業機會,按照人民基本社會需要來進行經濟重組。這些需要包括免費而足夠的公共服務,學校,衛生,保障婦女權利,激進的土地改革,銀行和重點行業收歸社會所有,擴大社會保障的失業,公共醫療和退休金,取消債務,國家主權歸人民等等。這是一個為工人和人民服務的民主政府。

同時,無論是組織自衛隊,從國家行政機關或大公司趕走執政黨領導人,還是組織分配食物,都有工人和年輕人成立委員會和舉行集會來執行這些任務。其中最有鬥爭性和最激進的團體,需要支持,鼓勵和協調所有這些群眾自發組織。我們需要依靠他們來建立人民的民主政權。

在埃及,當我們正在寫這份聲明,該國正處於起義。儘管血腥鎮壓,人民革命的浪潮持續。上百萬示威者在開羅,亞歷山大和蘇伊士街頭示威。執政黨的總部及政權的一切象徵都遭到襲擊。人民對穆巴拉克的仇恨,對腐敗的痛恨,和甄切要求滿足基本社會需要和反對價格上漲等等,刺激了所有下層人民的動員。這個政權動搖了。

由美國支持的軍隊,其頭領想進行一種所謂自助政變,就任命蘇萊曼這個秘密警察頭子和現政權的砥柱,來作穆巴拉克的副總統。但軍隊處於困境。出現了人民和士兵之間的聯歡。但面臨埃及人民萬眾一心,軍隊的領導也可能採取對抗和嚴厲鎮壓。數以百萬計的街頭人民的要求是很清楚的:穆巴拉克必須滾蛋,它的整個政權,整個鎮壓機器,必須打倒;一個民主進程必須開展,以保障所有權利和自由。而呼籲21日的集會則是下一個步驟。

在埃及,有必要打到專政,開創民主化進程,保障一切基本民主和自由權利。目前的運動是1977年麵包暴動以來最重要的,而且同上次一樣,有深刻的根源。

穆巴拉克在過去30年一直維持著獨裁政權,監禁和殺害對手,壓制任何獨立表達意見的社會運動和政治反對派。最新的例子,是201011月搞的偽選舉,完全受控於執政黨,才贏得八成以上的席位。過去的幾年,有過重大的罷工運動,特別是艾—馬哈利亞的紡織工人總罷工,和其他人的示威遊行和抗議;還有大型反帝國主義的群眾動員,反對2004年軍事佔領伊拉克和阿富汗。這在在標誌著這個政權多麼孤立,它根本不為人民所承認;它只靠美國和歐盟的支持而苟延殘喘。

埃及,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是帝國主義在中東政策的三大支柱。美國,以色列和歐洲將盡一切可能來阻止埃及擺脫其影響,並盡一切可能來阻止抗議活動發展為革命。

突尼西亞革命點燃了阿拉伯世界。這也是整整一代人的第一次革命。一切都可以隨埃及人民的起義而改變。這裡的群眾動員無疑將影響整個區域,特別是鼓舞了巴勒斯坦人民,並凸顯阿巴斯的聲明的可恥。

我們要在突尼西亞和埃及革命進程的周圍建設團結之牆,並在阿拉伯世界促成聲援運動。我們不要忽視本阿里的反擊可能,或忽視卡達菲的恐嚇。如果這些政權決定要對抗革命,那些軍隊領導人就會進行血腥鎮壓。

面對革命的深化過程,西方列強和統治階級會努力奪回控制權,以便毀滅革命所帶來的無限希望。突尼西亞和埃及人民必須有來自整個國際勞工運動,來自各種全球正義運動的支持。我們要促成各個工會,協會,左翼政黨,致力支持阿拉伯世界人民的鬥爭與起義浪潮。

突尼西亞革命萬歲!

與阿拉伯世界的人民鬥爭團結一致!

第四國際書記局

2011130日,巴黎晚上八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