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http://utopia.e-channel.info/read.php?1272

反抗与革命的火焰在中东燃烧

—人民的出路在哪里?

安那琪

2011/1/30

2011125日,当成千上万埃及人民走上街头展开“愤怒之日”的抗议示威时,群众革命的火焰一发不可收拾。失业、糟糕的生活状况、粮价上涨、房屋短缺、低工资、打压言论自由、警察暴力及长年累月的紧急状态统治,将埃及人民压得透不过气,最后累积成熊熊的反抗烈火,并在受到突尼斯人民革命的影响下激烈地爆发出来。

尽管遭到军警的镇压,埃及人民仍然无畏无惧地继续上街示威,敦促掌权近30年的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2011128日,是“愤怒星期五”,埃及人民进行了更大规模的示威,埃及政府企图通过切断互联网和手机简讯网络去阻扰人民上街,但是却没什么成效。这一天也是群众抗争爆发后最血腥的一天,60多人在冲突中丧生。警方向群众发射美国制造的催泪弹,还有橡胶子弹和水炮,政府还甚至出动坦克装甲车到街头镇压示威民众。在苏伊士(Suez),数以千计示威者冲击并占据警察局,释放被扣在那儿的示威者。在塞德港(Port Said),数万人包围政府大楼并放火。在首都开罗,示威者也放火焚烧执政党民族民主党(National Democratic Party,缩写NDP)的党部。埃及政府颁布宵禁令,但是示威群众不予理会。

人民的怒火无可抵挡地扩散到全国各地,穆巴拉克政权摇摇欲坠,并正在作垂死挣扎。穆巴拉克于2011129日宣布解散政府以图平息人民的怒火。但是,穆巴拉克仍然担任总统一职,还委任情报总局局长奥马尔.苏莱曼担任副总统。埃及保安部队还派出便衣人员进行打家劫舍,以制造动乱局面去合理化政府对示威群众的镇压手段。埃及人民起义爆发后5天内,逾百人在暴力镇压下丧命,至少1500人受伤,而被捕人是多达千人。

1981年上台执政的穆巴拉克,在埃及实行的是独裁专政的统治,但是这个独裁者,并不是一人高高在上专断横行的独裁者,而是听命于西方帝国主义势力的忠心仆人。2011114日出走沙特阿拉伯而宣告垮台的突尼斯独裁者本.阿里(Mohamed Bouaziz),同样是美国为首西方帝国主义势力在北非的一个傀儡政权。无论是本.阿里,还是穆巴拉克,他们都推行维护西方资本利益的经济发展政策,让财富集中在少数统治精英、买办阶级和帝国主义资本财团的手上,结果导致了普罗人民面对着低工资、生活素质每况愈下等困境,还要遭到政府压制言论自由的权利。

独裁者还是帝国主义的傀儡?

近期在北非和中东所爆发的群众起义浪潮,对将矛头指向为普罗人民带来种种压迫、剥削及困苦生活的专制政权。不过,无论是突尼斯还是埃及,单单要当权者下台是不足够的,因为下台的只是傀儡,操纵着傀儡的幕后黑手(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势力)仍然稳如泰山地在操控局势。

帝国主义势力的老大—美国,满口说支持民主人权,但是它关注的只是在北非和中东以至世界各地的政府是否能维护帝国主义势力和跨国资本财团的利益。美国政府会放手让本.阿里垮台,因为希望得到它支持的新政府可以在平息激烈的民怨后,推行更多的新自由主义政策让跨国财团牟利。经过了激烈的抗争,突尼斯人民看来并不只是要换掉当权者,或更准确的说是替换掉受到帝国主义势力操纵的傀儡,因此,反对临时政府的抗议行动仍在进行中。

埃及于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推行了极具破坏性的国际货币基金所鼓吹的经济政策—粮食价格去管制化、大刀阔斧的私有化,以及大量削减社会开支的做法,造成埃及的普罗民众日益贫困,而经济也愈来愈不稳定。穆巴拉克因推行的牺牲普罗民众权益去换取资本财团盈利的政策,而被西方帝国主义势力和国际货币基金吹捧为“好学生”。

无论是本.阿里,还是穆巴拉克,他们可以独裁专政那么多年,而不会落得像同样曾经得到美国资助的伊拉克独裁者萨达姆.胡先那样的下场,都多亏他们“循规蹈矩”地执行帝国主义势力的指示。只是,到了最近,本.阿里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所以去沙特“度假”去了;至于穆巴拉克,美国政府其实很想保住他的地位,去“稳定”中东局势去让跨国资本能够继续搜刮利益,只是民愤已愈来愈难以收拾了,美国政府分分钟转态的可能性很高。话说,美国帝国主义势力收编埃及反对派和民间组织的行径很早就开始。美国通过全国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缩写NED)、“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等机构对埃及所进行的资助与收编行动,旨在当埃及出现政权替换时,这些被资助、收编的反对派势力可以迅速取得控制权,以避免局势失控演变成让进步力量夺取政权的人民革命。埃及目前被捧为反对派代表人物的改良派领袖—曾担任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穆罕默德.埃尔巴拉迪(Mohamed ElBaradei),最有可能被西方帝国主义势力收编,骑劫人民力量的抗争成果,以一个换上面貌但本质仍然一样的“新政府”,去继续推行让帝国主义霸权压榨普罗人民捞取利益的政策。帝国主义势力收编反对力量和民间运动领导去维护跨国资本利益及阻止人民抗争“失控”,曾在世界多个国家发生,离我们远的有1980年代东欧人民革命运动,近一点的则有1980年代的菲律宾人民力量革命,及1990年代印度尼西亚人民革命运动……

北非和中东地区的左翼政治力量,基于种种原因,包括遭到统治集团的镇压、政治战略上的严重失误,以及宗派斗争所造成的四分五裂局面,以至今天无法在这个地区起着重大的作用。这也让打着伊斯兰旗号的貌似激进实则保守甚至反动的组织,成为了领导跟独裁政权进行抗争的主要反对派力量,埃及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过去多年来,“穆斯林兄弟会”是埃及境内主要的反对力量。

不过,近期在阿拉伯国家所爆发的人民起义,其规模已经远远超越了原有反对派的动员力量。很多群众是在无法再忍受糟糕的生活困境及打压下,如火山般爆发出来。革命是没有时间表的,而往往都是群众走在革命团体的前头,促成革命的爆发。只是,革命爆发后,群众运动何去何从,能否带来实质的改变,这才是令人头痛的问题。

信息年代的动员战术

过去十多二十年来,电子通讯和互联网的迅速发展,给好些从事电子通讯器材生产和电讯业的大公司财团赚取了巨大的盈利,但是也同时为普罗民众提供了一个进行反资本主义抗争的利器。比起从前,现在的人民群众可以更快的获得最新的信息,互联网、手机短信等可以成为动员的工具。当然,资本财团也可能认为人民群众在排山倒海的资讯和广告信息的淹没下,变得麻木而失去反抗的动力。现在我们也听到很多论述说互联网上的面子书(facebook)、推特(twitter)等如何起着动员群众的巨大效果,不过这有着夸大互联网推进社会运动之嫌。没错,互联网以及电讯技术有助于广泛散布信息,但是所散布的信息只起着催化动员的作用,真正让人民群众可以持续动员的,是社会抗争本身。被互联网或手机信息动员起来的群众,可能只是一窝蜂“快闪”式地抗议后就散去,很难凝聚成实际的政治力量。但是,当人民群众走上街头,跟其他很多跟自己也有着同样不满、同样愤怒,甚至是同样意愿的人真真实实接触,一起游行示威并面对军警镇压而不再退缩时,他们才能真正感受到自己是具有那股可以改变现实的力量。而要让这股人民力量将抗争进行到底并促成社会改造时,就需要政治组织。

突尼斯人民起义并没有以推翻本.阿里的独裁傀儡政权而告终,这只是突尼斯人民争取民主与社会正义抗争的开始。埃及人民的抗争并没有因为政府的血腥镇压所退缩,接下来几天将会是关键,而更关键的是已爆发的人民力量能否演变成将矛头直指问题的根源—帝国主义霸权及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无论如何,突尼斯和埃及的人民已经再次证明了这样一个事实:人民是有力量的,革命是有可能的。

除了突尼斯和埃及,北非和中东地区的社会抗争正不断升级。突尼斯邻国阿尔及利亚近期爆发的人民不满住房短缺及粮食价格上涨的群众抗议浪潮仍在持续不断。约旦人民走上街头抗议通货膨胀及失业,并要求首相沙米尔.里法伊(Samir Rifai)下台。也门也有成千上万民众举行抗议示威,要求执政32年的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Ali Abdullah Saleh)下台。至于美国在中东的另一亲密盟友—沙特阿拉伯,表面上看似平静,但是仍潜藏着令统治集团感到忧虑的社会暗涌。

出路就在街头,在革命群众那里

中东以至世界各地人民的出路,肯定不是在少数政治精英那儿,尤其是那些跟帝国主义势力眉来眼去的精英分子……要将革命进行到底,只能在街头的群众运动中找到出路。

中东国家独裁专制政权在人民起义中垮台,将为该地区的社会运动打开一道大门,加强人民群众追求社会改造的信心,从而鼓舞世界各地人民为争取社会正义而奋斗到底。今天资本主义在世界各地造成各种社会不公、贫困、苦难,且还要强迫普罗民众为资本家自己搞出来的危机买单之时候,社会底层人民的反抗已经不是一个国家或者是一个地区的“专利”。欧洲劳动人民为了捍卫社会福利正在跟资产阶级政府进行激烈搏斗,拉丁美洲人民为了捍卫社会改革成果而跟帝国主义势力的干预进行顽强抗争,亚洲各地也出现劳动人民为争取更好的生活环境而进行的罢工、抗议等行动,现在北非和中东的人民也加入了这股正在席卷全世界的抗争浪潮。

过去几年拉丁美洲左倾政府的经验告诉了当地人民:我们不可能在帝国主义霸权及资本主义体制的框架下落实真正的社会改造,维护生态环境、公正平等、民主参与、可持续发展的社会主义,才是解放被压迫人民并解决全球危机的出路。当然,二十世纪社会主义在苏联、东欧及多个国家“实验”的失败也告诉了我们,社会主义革命是不能让民主缺席的。只有让普罗人民可以参与在民主治理中,才能够让社会主义改造起着有意义且可持续的作用。

埃及、突尼斯,还有其他阿拉伯国家人民力量能否取得胜利并实现真正的改变,从目前观察来看仍然前景不明朗,且分分钟被得到帝国主义势力和跨国资本支持的统治精英所骑劫。但是,很肯定的,人民力量不会白白被消耗掉,参与在民主动员中的人民群众,将会在这次波澜壮阔的抗争中吸取了宝贵的经验,并建立起“人民有力量”的信心,为接下来更加艰巨的阶级斗争铺路。

革命,已经回到了世界政治的日程表上。没有一个国家再可以对革命免疫。埃及与突尼斯,正为未来的革命运动进行着彩排预演……

相关信息:

The Egyptian Revolution

Revolution in Egypt – Power is on the street

Olivier Besancenot on Tunisia: `I know now that revolution is possible'

`All repressive regimes must go!' -- Asian socialists in solidarity with the uprisings in Egypt, Tunisia and the Middle East

Egypt protests: Hosni Mubarak in frantic bid to cling on to power

'Mubarak must fall' – all across Cairo the protesters' message is the same